百年前產金量豐富‧勞勿──沉睡中的龍

: 12/09/2007 - 18:00
彭亨州勞勿最出名的是什麼?勞勿榴槤、新巴力花生或豆腐卜?這些答案都對,但對地道的勞勿人來說,答案是黃金。在100年前,黃澄澄的頂級純黃金曾讓勞勿這個小鎮名揚海外。黃金的誘惑吸引了許多外國投資家直舉進入勞勿武吉公滿大量開採黃金,讓馬來半島成為世界產金量最多的國家之一。雖然現代人不知道勞勿曾有過這段輝煌的歷史,但,近年來有一些企業家相信勞勿仍是腳下三尺有黃金,而展開新一輪現代化的採金活動。勞勿會否再次披上“金縷衣” 再現繁盛光芒?一連4篇《勞勿金醒時分》的系列文章,探尋勞勿鎮的新黃金面貌。從吉隆坡驅車一個半小時抵達勞勿,漫步在那唯一的一道大街上,穿越百年老店的長廊,擦身而過的只有稀稀落落的車輛和路人,其靜謐的小鎮風貌,無法再現其在七八十年前車水馬龍的繁華盛況。已在城裡工作的當地年輕人形容今日的武吉公滿“荒涼”;但卻有人說,武吉公滿仍遍地黃金。他們形容它是“沉睡中的一條龍”。一位年輕人受訪時說,他從小就聽說武吉公滿遍地黃金,而且看過一些歷史書籍記載,在19世紀初,南非金庫裡最純正的黃金,大部分是來自武吉公滿。黃金當貢品獻暹羅王他也笑說,只有外地人才稱這個地方為武吉公滿,當地人都說“暹埠”,可能是早期有很多暹羅人來到武吉公滿採金,然後把黃金載回暹羅,又或者當時的統治者把黃金當作貢品獻給暹羅王。提起勞勿的黃金歷史,他說,早在800年前柬埔寨黃金商在勞勿採金,然後以大象運載黃金到吳哥窟裝飾寺廟。雖然他沒有經歷過也無法想像武吉公滿最輝煌的“黃金年代”,但有一兩個黃金時期留下的歷史遺跡讓他們感受到勞勿曾有過的繁忙。他指出,武吉公滿內有兩個歷史味道的路標――“火車路背”和“馬寮”。在早期,這兩種交通工具不是用來載人的,而是用來運載材料和含有黃金的礦石。因為黃金,武吉公滿這個彈丸小鎮,或當地人說的“倔頭路”(死胡同)的發展蓬勃,甚至也帶動了週邊地區,包括勞勿的發展。建3英里馬路運金條全馬第一座最具規模的水力發電廠就建在勞勿內。這座水力發電廠建於1900年7月4日,位於森邦(Sempam)河畔,它是通過8英里半的森林地帶用以輸送電流至武吉公滿金礦場。它不但提供電流以啟動礦場裡的機器,照亮金礦區裡的住戶和採金的地底隧道,更輸送電流至勞勿各地。當時規模最大的勞勿澳洲金礦公司也興建一條穿越沼澤和森林地帶、長約3英里的馬路,方便運送金條。這便是當地的首條公路,也就是現今的武吉公滿路。至1909年,勞勿公路是全彭亨州最好,也是最多的。今年84歲的劉觀發當年就在武吉公滿金礦區當木工。他說,在三四十年代時,當地就有小型飛機場,澳洲人以飛機把金澄澄的金條運回去澳洲。可見,黃金是上天賜給武吉公滿最珍貴的寶藏,它讓一個沼澤之地以麻雀變鳳凰之姿,蛻變成一個發展快速和富裕的小鎮,改變了一個村莊的落後容貌。昔日勞勿因黃金人口劇增黃金,不只提昇了當地的基本設施,也讓許多人富起來,生活日漸寬裕,村民閒暇時的最大娛樂就是賭博。由於獲得當地最大的金礦公司――勞勿澳洲金礦公司的護航,所以村民公然賭博,警察也只能干瞪眼。1903年,武吉公滿新井已進行開採,由於其黃金產量極豐富,加上附近地區也陸續建立其他礦井,這吸引了無數的礦工在這一帶建立家園,武吉公滿新村也因此形成。在1937年時,武吉公滿已經有完整的基本建設,如道路及溝渠,排水系統,林立售賣各種工具和日用品,村內也設有屠房及巴剎。當時的人口有約2570人,承包商(五金及木料),日用品供應商、小販及與採礦有關的各行業人士都聚居在此。今日勞勿發展停滯武吉公滿村民江亞祥(78歲)回憶說,他原來是霹靂和豐人由於當年勞勿的發展蓬勃,工作機會多,所以在20多歲時跨州到勞勿尋找生計,之後便定居在武吉公滿至今。他說,在50年代,勞勿大街車水馬龍,非常熱鬧,“鬼佬”很多,另外米店、雜貨店林立,咖啡店也有十多間。遺憾的是,隨著採金業的沒落,這個當年的黃金重鎮卻像個歷盡滄桑的老婦,華光盡失。江亞洋述說當年情景時仍懷念夜夜笙歌的日子,“以前在晚間有很多人出來吃宵夜,現在到了八九點, 大街就少有人跡,很少有人出來街上吃宵夜。”在吉隆坡工作的少強說,勞勿像個沈寂的死城,這裡的東西都很陳舊,沒有新發展,沒有快餐店,也看不到寰宇電視頻道。“我媽媽也建議說,這裡的屋子沒有價,打算賣掉祖屋,把錢留給我們姐弟在吉隆坡買房子。”他指出,勞勿的年輕人自中學畢業後都迫不及待的要飛往城裡去工作,之前也有很多年輕人到英國和日本“跳飛機”、“洗大餅”,因為這個小地方沒有任何發展機會,工作機會少、薪金低,沒有什麼前途可言。“現在長住在勞勿的都是老人與小孩,只有在九皇爺誕、觀音誕和新年的時候,勞勿才會出現短暫的熱鬧情景,大節日過去之後,它又恢復沉靜。我們已習慣了城市生活,對這慢步調的小鎮是當作度假和探親的老地方。”
光明日報•2007.12.09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