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卵巢就快切除 王美晶女兒趕來報到

: 01/16/2007 - 14:37
媽媽:王美晶(30歲、美容師)爸爸:駱聞和(33歲、汽車營業員)孩子:駱煒葹(2歲)7年前,王美晶的卵巢長了一顆13公分大的血瘤,切除半年後卻在同一位置再度滋長,讓婚後原想先享受兩人世界的美晶不得不在有限的時間裡努力懷孕,生育後再切除半個卵巢。“醫生要我在血瘤惡化前先嘗試懷孕,在沒有心理準備且壓力下強迫自己受孕,結果越強求就越不成事,用了三四年的時間一直都無法如願,很絕望也很打擊。”從極度渴望到最後近乎放棄,醫生宣告她有喜了。女兒趕在美晶決定進行半個卵巢切除手術的關鍵時刻報到,促成圓滿結局。王美晶1998年結婚,婚後堅持先過兩人世界,才來考慮生育計劃。 “我是一個需要空間,比較浪漫,也講求生活素質的女人。儘管結了婚,我還是對生孩子一事沒多大熱衷,覺得承受不起太多的生活壓力,更對當媽媽沒有很大的信心。所以一早已和先生協調好,生孩子一事遲些再打算。”這其實也是大部份現代女性心照的事,生孩子絕對是人生一大重事,在沒有完整的心理準備之下,都是能延則延。兩年後,一個意外完全擾亂了美晶的計劃,一次檢測發現她的卵巢長了13公分大的血瘤,情況非常危急。醫生一聲令下,她馬上入院動手術。原以為切除就沒事了,卻不知,這其實才是惡夢的開始。半年後,卵巢同一部位又長出一樣的血瘤,惡夢重演,此次醫生建議要將一半的卵巢切除,美晶開始感到不安,第一句就問:“我還能當媽媽嗎?” 切除13公分大血瘤“我一直以為我不喜歡小孩,也沒耐心去照顧孩子,常常對媽媽說,我以後有了孩子,一定要勞煩她幫忙照顧,我一定不行。”沒想到聽見自己可能不孕的消息後,反應會如此強烈。 對付這可惡的血瘤,醫生表示將一半卵巢切除,是唯一的方法,但切除後懷孕的機率就降低一半,也就是說,要當媽媽,不再是一件易事。“所以,醫生建議我在切除手術前先懷孕,因為當時卵巢3公分大,還有時間。”接下來的日子,美晶和先生就依照醫生的吩咐,赶在血瘤惡化前努力懷孕,每天都在期待醫生宣佈喜訊。然而,事與願違,往往你越想得到,偏偏就越得不到。“這一段日子的確過得好辛苦,我給自己很大的壓力,雖然先生一直都在安慰說‘不生也無所謂。’但我有點不甘心,看週圍的人身邊都有一群活潑可愛的孩子,我領悟了一個孩子對一個家庭的重要性,想當媽媽的念頭,日益強烈。”美晶足足失望了4年,漸漸接受了這個事實,告訴自己說:“我不能生了,別再想了,保命要緊。”剛要下決定,卻發現生理期此時好像不順了。“十多天來月經好像都沒正式來,只是不斷有少量的經血排出,一檢查,原來我懷孕了,不遲不早,就正好在這個時刻。” 除了意外,驚喜是更多更多的,胎兒一動,美晶和先生就緊張非常,第一次當父母,竟是如此的美妙期待,這是他們完全想像不到的。 工作時下體大量出血 懷胎3個月,美晶在工作的某一天,下體忽然大量出血,把她嚇呆。“那時我在服裝店工作,正好在拆線,經血忽然像流流水般湧出來。聽人說這是孕婦的大忌,現在想起來,好像不無道理。”當時同事火速將美晶送院。還好,醫生診斷是胎盤發育不完整所致,只要留院觀察即時治療,就沒大礙。此後,美晶變得非常“聽話”,除了上廁所,就盡量躺在床上動也不動,格外小心。目前,美晶已切除一半的卵巢,仍有一半的懷孕機會,她說一切順其自然,有了女兒已很滿足。考最後一名有禮物“朋友的孩子全班考最後一名,朋友卻每年都會送禮給孩子,而且每次都會告訴孩子:‘下次努力再進前幾名。’孩子受到鼓勵後,果然在下學期考了最後第2名,小小的進步,都讓朋友開心不已。”美晶說,朋友的教育方式讓她很感動也很認同,不對孩子要求太高,只要求他有進步。爸媽們,你們可曾站在孩子立場去想?“將來我會不時給孩子讚美,就算她只有小小的表現,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安慰。有了鼓勵,孩子才會有前進的動力,才會感覺受重視。”她說,她會努力讓孩子改變,而不是迫她改變,孩子不是天才,她時時刻刻都會記住這一點。“我會當一個很開通的媽媽,好的壞的都會與她分享分擔,她想做的想去的,不管是對或錯,我都會陪著她。迪士高就由我帶她去,補習有沒有補也無所謂,我只要她快樂。”給媽媽的話孩子可能會佔據你很多時間,但她的窩心和笑聲,她帶給你們的幸福,會遠遠超越你所想像。生孩子,也會讓一個女人變得更偉大、無私。以前,我以為我一定受不了孩子的哭鬧聲,現在的我卻可以每天都照顧她至三更半夜。她身體稍微一動,我就會很自然地起身來看看她。這或許就是母性,一個女人與身俱來的本能。所以,不要小看自己當媽媽的潛能哦。見招拆招Case 1當孩子吵鬧不休、亂丟東西、不收玩具,你用甚麼方法讓他冷靜下來?對策:我會選擇馬上走開,孩子最怕被父母拋下的感覺。切記勿提高聲量來壓迫或威脅孩子,我也不贊同直接將孩子拉開或大聲訓斥孩子的不是,最怕言語間傷了孩子的自尊。Case 2孩子不但挑食,還不愛刷牙,你會怎麼做?對策:我就將孩子愛吃、愛玩的東西暫時禁止讓他觸碰,作為懲罰。表現改善了,才逐步解禁。
光明日報/副刊/My Dear‧文:林春蓮‧2007/01/16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