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公升的眼淚(1)手腳趾萎縮‧男友離去翠芳自殺不逐不如好好活

: 01/01/2007 - 11:22
年齡:33歲 職業:繪畫老師 病症:類風濕關節炎 經歷:20歲時發現患上罕見的“類風濕關節炎”,發病時手腳腫痛,關節走形,行動極為不便,當下即放棄正在修讀的廣告設計課程,回家鄉醫病。在患病的這13年來,她前後動了兩次膝部及臀部關節手術,也曾自殺無數次,健康和感情上的打擊和失意,都一度讓她放棄了自己。張翠芬和已故台灣作家劉俠(杏林子)一樣,患上罕見的疾病“類風濕關節炎”。更巧的是,她倆同日同月出生(2月28日),也有著同樣卓越的藝術細胞,從消極到積極,她們都是從信仰中體驗到生命的價值和尊貴。張翠芬是於20歲那年發現自己患上了世間罕有的疾病,高燒退後又復發,全身關節部位不時巨痛發燙,手指和腳趾也漸漸變形。整整6年,她除了痛哭和埋怨,也曾無數次企圖自殺,在“死不去”的情況下,甚麼也做不成。正值黃金年華,她被迫放棄了大好前景和美好的生活體驗,去廁所也得由媽媽扶著去,就連最親的男友在她患病兩年後也離她遠去,理由是:“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的眼淚早已流乾,現在我要積極生活,有尊嚴快樂地活著,還有,我要存夠錢,讓爸媽到中國旅行去。”張翠芬,一個從小就有目標及遠見的女生,很早已規劃好自己的未來:“畢業後我會朝廣告設計業發展,25歲後擁有自己的車子,30歲後存一筆錢讓爸媽到中國旅行,而且絕對會遲婚,因為還有太多太多的事等著我去做。”雖然當時她已有一名感情很好的男友,但她一直都對自己說:“以事業為重。”20歲的夢想,她實現了,她順利的在吉隆坡進修廣告設計,她的筆觸纖細而且要求完美,每一刻都盡力做到最好。她說:“我相信我已與我的理想靠得很近了,我熱愛美術,可以將它融入我的工作,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也在20歲那一年,當她很努力的實踐夢想之際,卻莫明奇妙地被一場反復的高燒給“纏”上了,讓她更感到恐懼的是,高燒不只不退,還讓她好幾次昏迷了過去。“發現情況不對後,我曾拿假回大山腳的老家去看醫生,但醫生找不出病因,只開了一些止痛藥給我,我原以為沒甚麼大礙,又回吉隆坡繼續學業。”幾天後,她就發現不妥了,全身關節部位刺痛又紅腫,那感覺就如患有嚴重風濕病的人,而且比那還要痛上好幾倍,有時痛得連畫筆也提不起來。“有一次在我昏迷醒來後,終於忍不住打電話回家向家人求助。接著,爸爸和弟弟當天就連夜赶火車來吉隆坡找我。還記得當時我已痛得全身乏力,完全站不起來,是爸爸一路上坐火車揹著我回家的。”由於當時“類風濕關節炎”並不普遍,醫生只因她發高燒、喉嚨發炎,就診斷為“扁桃線”,又是打消炎和止痛針,幾天後,病情還是沒有起色,在親戚的建議下,她申請出院,又去接受中醫“刮痧”的治療。“中醫師在我每一發痛的關節部位刮痧,痛得我淚水直流,一番折磨後,燒是退了,但發痛的部位還是很痛,讓我們無助又恐懼。”之後,她又開始了一連串的治療,甚麼方法都試了,求神猛吞“符水”,那用來燒的符像一張報紙那麼大,每一次她都是連同淚水一塊吞下肚。“在一次驗血後,我終於知道自己的病症──類風濕關節炎,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字眼,但至少我知道,只要能降低關節的發炎反應和疼痛,保護關節的功能,就能防止關節變形。”自從知道這病症無法根治,她必須長期服用藥物後,翠芬每日都躺在病床上,睡醒就哭,哭了就向家人發脾氣。她哭時,媽媽就跟著她哭,爸爸則會傷心責備媽媽說:“你就讓讓她吧。”翠芬發脾氣時,爸爸也會氣惱地說:“你可以不要這樣嗎?”整個家就因為翠芬的這場病而變得不安寧,大家脾氣都暴躁,大家都在暗地裡傷心。“我沒辦法讓自己心情好起來,除了頭髮,我全身都在痛,痛得想死去,痛得無法控制只想發脾氣。” 開始覺得自己拖累家裡時,她就接受了這個事實,也慢慢讓自己振作起來。她找了一些家庭工來賺外快,但就是不出門。她剪48片的胸墊可賺取40仙,每天從早上剪到晚上,只希望能分擔家裡的負擔。“剪胸墊須用到大量的手力,我忘了醫生告訴我不可拿瘦小的物品,那會導致手指變形,就是從那時開始吧,我的手指走形得很嚴重。”後來,她也到家裡經營的咖啡店幫忙,雖然行動不便,但她也很努力地從輕微的工作做起。某日,咖啡店來了一名創價協會的會員,他瞭解額翠芬的病情後,熱心地遊說她從宗教信仰中重拾信心。自從參與一場座談會後我完全改觀了。我發現在那裡我得到了平靜,並試著調整自己的心境,心情在剎那間變好了,真的非常奇妙。”心境一轉變,她發現自己的身體也跟著變好了,原來人越沮喪一切情況就會越糟糕,有祈求有期待,人也有了推動力。可以教畫畫“上天待我不薄”99年,她人生又有了很大的變化,原本失去的,又慢慢地回到她身邊。她決定“創業”,在家教畫畫,用自己的專長來尋找出路。“目前我的學生已有50人,我很享受和孩子相處的時光,又可以投入自己的興趣,我覺得上天已待我不薄。”她前後也開了兩次膝部及臀部關節手術,傷口分別高達6寸長,但對她來說已不算什麼,種種的難堪和恐懼,她早已克服。“我做手術後還坐著輪椅要媽媽推著我去逛街,以往悲天憫人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好傻,不會了,以後會好好地過,為自己也為愛我的家人,不再傷他們的心了。”雖然超過25歲她才實現了買車的夢想,但她很有信心地說:“下一個目標就是為爸媽籌旅行費。”還有,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能遇上一個愛惜和接受她的人,不過一切順其自然男友要走自己的路“我也不想拖累他” 患病兩年後,男友向她提出分手,他說:“兩年了,你還是這樣,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能陪你了。”“在我患病的這段日子裡,我一直慶幸我有一個愛我疼惜我的男友,沒想到,連他也放棄了我,但我不怪他,坦白說,我也不想拖累他。畢竟我患上的病症不是一般的傷風感冒,甚至連上廁所都要有人扶,他有權選擇他要走的路。”剎那間,張翠芬甚麼都失去了,她曾想過跳海,但又行動不便,上吊自殺,卻又痛苦得跌落下來,吞了幾十顆安眠藥,卻全都吐了出來,想死原來也並不容易。“現在的我也比很多人幸福了,懂得這樣想,人就會快樂。”同病相憐捐錢助患者 翠芬在報章上看到一名37歲的女子也患有相同的病症時,她感到很激動,隔天就打電話到報館去要求和這名女病患見面。“原來她和我一樣患病10多年,她目前需要動手術,和她交談後,我決定將我手術後餘下的基金全捐給她。”翠芬不只堅強樂觀,還有一顆熱心腸。“我與她分享了我的經歷,也告訴她如何照顧自己的病情,她比我幸運多了,手指都沒走形,所以更應該要勇敢地走下去。”至目前為止,翠芬走起路來還是較緩慢,一枴枴的,但她卻樂觀地表示:“我可以開車了,也可以去逛街,更可以打扮自己,比想像中更好,我對現狀已很滿足。”
光明日報/副刊/封面主打‧報導:林春蓮‧2006/01/01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