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要學習丟的瀟灑手勢

: 01/05/2007 - 17:45
我沒有丟東西的習慣,在朋友群中早已是“惡名昭彰”。一個C9朋友人家從國外送了兩盒巧克力給她,巧克力吃完了,剩下兩個很別緻漂亮的鐵盒子她不捨得丟,但放著又沒用。一日我剛巧到她家,她如遇知音般急快叫我拿回家。我說我也沒用處,鼓勵她留著當裝飾品繙}亮也好。兩個師奶推推讓讓,她就是不管一切放進我的車,結果,你說慘不慘,我家平白又多出兩個垃圾。我從來沒買過那種“糯米瓷”的荔枝來吃(這麼甜的水果我們都不會吃),可是出奇嗎,我家有好多個那種藤籃子。那可是多得吾友夏小姐,別人吃的、她自己吃的,誰不要那藤籃子她都收來給我。“很好用的!”她叫我拿回去時這樣說。結果我不就是垃圾裝垃圾,用來裝我那些“不等使”行如垃圾的東西。我的老妹更絕,有些是她的美國朋友“掛沙”給她的,她搬回來時一骨碌就“轉贈”給了我。例如,一大罐從不要的衣服拆下的各種各樣的鈕扣、布偶、藤籃子等等。她如今沒跟我住了,獨佔一屋為主,她的同事不要不舍得丟的東西(例如幾張舊時咖啡店的老椅子、油不完的漆等等)統統成了她的“收藏品”。(她的同事把不要的東西“掛沙”給她,還笑說她的家像二手市場哩。)她呢,拿的時候都很爽快,一點也不需考慮或遲疑——因為她不要時,馬上就可轉手轉送過來我的家。換句話說,她是小小“收藏家”,而我是大大垃圾婆也!可是,我昨天到一個朋友的家,人家小小的公寓(比我家的白鴿籠還整整少掉兩百多方尺)怎麼看起來像個“展示”屋的?收進櫥櫃的東西不要說,放出來的東西每樣都像是繕馱H家看的。換句話說,人家的屋子根本沒有多一件沒必要或不等使的東西也!回來之後看到自己的屋子越看越不像樣,根本與垃圾堆沒兩樣。想想,這新年可真的要做點什麼才行——統統沒用上的東西都非得讓它們“上帝的歸上帝,撒旦的歸撒旦”不可!(家人一听我這“宏願”都笑,說,除非馬上載走,否則不必等五分鐘我想想之下,必會逐樣又搬回進家裡來。)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6/01/05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