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做大頭夢

: 01/08/2007 - 13:34
我當然不像我的女兒那麼浪費,看報紙只看娛樂版。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可以由頭看到尾連人家的訃告也不放過,真的如吃飯連汁都“撈埋”般見“底”。不為甚麼,師奶本性嘛,“食得都別浪費”,其次是,報紙的新聞大都很娛樂性,豐富多彩(講這樣的話雖有點不近人情,但真實信念是存在的)。我不看恐怖戲,覺得是花錢買難受,把自己嚇餐死何苦來哉。但報紙上的新聞來得恐怕連好萊塢的編劇也要嘆為觀止——這是甚麼世界?戲如人生?還是人生如戲?我在想,哪日真的退休了,找塊有點地皮的小屋,也不必貪心,小屋有個庭和睡房、屋前屋物後有些泥土,僅此而已。得空種種我的花草,烤個蛋糕,叫三幾位好友來吃吃喝喝。報紙雜誌?不看也罷,那我肯定會長命點。我家老牛听了就笑,謂我必定是近來忙壞了腦筋,報紙雜誌不看外面的世界變得多猖狂都不知道,賊佬進到家門還以為是太平盛世讓客人進來哩。我媽以前常說,不是肚大就吃得飯多,而是長命才能吃得多飯。但社會環境變了,長命不是自修養生就能得到。無錢無物的老人院都會引來無良歹徒虎視眈眈,喪失天良的壞人壞事早已沒有了人性。而最恐怖的,是壞人壞事又未必是肉眼就能理解的,例如,要避免一個情婦的糾纏,可以用上炸彈滅尸滅證。煙消情散,其實都是完美無缺的一了百了的結局,對某一方面來說。像我們這種老派的人,當然也相信在人世間真有天網恢恢這回事,但現代事例似乎又有新的注解,任何天網其實可以用鈔票的顏色來塗改,恢恢(灰灰)也就可以不灰色了。所以說,報紙雜誌還得要看,以便追上“社會步伐”,除了有錢的不可露白外,無錢的也可以聊以自慰煩惱比有錢的少一點。更重要的是,要自求多福,活在當下的意思就是,好吃的又吃得下,就要快快吃掉,還擠得下那條漂亮的裙子快快穿了,然後睡個好覺。吃得好、睡得飽,別跟著別人把減肥當人生企業也。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6/01/08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