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戰將(上) 賽車手李瑞隆 “人車一體才是王道”

: 01/09/2007 - 11:19
李瑞隆,30年前國內知名賽車手,外號叫“Saba leong”,曾在數十場的比賽中取得驕人戰績。他說,車是死的,人是活的,形成人車一體的共同生命體,在他眼中才是王道。他說,參加比賽首先要選擇一輛自己熟悉的賽車,而他對摩多的熟悉程度,就如同熟悉自己的身體一樣。“在賽場上,殘酷的征戰沒有玉帛,只有干戈,車子是鋼鐵機器,一部好車從某種意義上可以成就一個冠軍,同樣的道理,再好的車如果沒有好車手去駕馭,也是枉然。車與車手,是賽場上的英雄和戰馬,書寫傳奇,缺一不可。” 60歲的李瑞隆,雖然早在30年前卸下賽車服,但憑著當年尚未流乾的“汽油”,今日的他不減夕日風彩,“嗡”一聲,摩多和人一下子就不見蹤影。“習慣了賽場上的廝殺,劍拔弩張,老爸人老了,就是心不老,朋友至今都不願上他的摩多,看來這位老戰神認定賽車是一輩子的追求和理想。”兒子的口氣看似不放心,但卻掩飾不了對老爸的自豪和欽佩。雖然如此,一旦兒子駕駛超速,李瑞隆就會在後面吼罵:“不要命了嗎?”他常說,要跑,就到賽車場去,身為一名賽車手,李瑞隆的危險意識極高,自己的命早不看在眼裡,但孩子家人的命卻千金不換。作為賽車手,李瑞隆的價值體現在賽道上,與時間賽跑、與自己競爭,而不是在公共道路上,拿自己和別人的生命去冒險。“老爸後期會宣佈退出賽場,那是因為他開始感覺到自己的命不再是他自己的,而是屬於太太和孩子的,後期下場都會倍感壓力,牽掛太多,不再是稱職的賽車手。”人人都說賽車手都不適合有家庭,這個說法好像不無道理。34歲,李瑞隆毅然退出早已成為他生命一部份的賽車場,全心全意當德士司機,後來又轉去當水果販,認認真真的作一名平實穩重的丈夫和父親,賽車,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回首過去的賽車生涯,李瑞隆表示當年其實一點頭緒也沒有,完全是誤打誤撞。16歲那年,一領到摩多駕駛證,在糊裡糊塗的情況下,李瑞隆就被死黨們拉上非法賽車場,死命的踩油、往前衝,在獲得理想戰果後,才讓他發掘了自己的潛能。當他亢奮得跟隊友擊掌交換觀點時,想當賽車手的種子已悄悄埋下,並無聲無息的萌芽。“小時家裡哪買得起摩多,我的第一輛摩多是開摩多店的朋友借給我的。經過他特別改裝,雖然馬力只有100cc,但跑起來速度卻比175cc的摩多還快,這就是我們最挑戰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技術。”年少輕狂不怕警方追捕愛上飆車後,他每晚都和朋友們聚在一個特定的地點,開始了又驚又險的非法飆車生涯。因為超高的技術和大膽嘗試了某些驚險動作,總會引來一大群的支持和圍觀者,大聲高喊著Saba leong的名字,讓他越戰越勇。“雖然偶爾也會被警方追捕,但這當年對我們來說卻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每次,警察都被我們遠遠拋在後頭,儘管警方摩多的馬力比我們大,但最終都只能氣呼呼的在後方追逐,百般無奈。然後我們都會因順利逃脫而得意萬分,年少輕狂啊。”翻車被人撞倒是常有的事,這一些李瑞隆從未害怕過,他說:“賽車手的生命一早已交給了賽場,盡全力衝到終點是唯一的目標。”“戰神Saba leong”的名字很快就傳開來,不是沒跟家人討論過這件事,瑞隆的老爸就第一個跳出來極力反對,反應一如他預料的:“再開,就別給我回來!”他抗議得微弱,連自己聽起來都覺得牽強。所以,為免給父親逮住,他曾經好幾次都到朋友家“避難”去,甚至有時避到彭亨去,差點把父親氣昏。“或許看到了我的堅持和耐力,媽媽和弟妹們卻相當支持我,有時還會悄悄跑到我們的聚點去,一起為我加油打氣,那時的我真想掉淚,沒想到我的任性和自私,卻可以得到家人的諒解,出乎意料之外。”後來認識了一些賽車界的朋友,也瞭解了真正的賽車意義,他說:“作為一名賽車手,除卻本身的潛質,後天的努力之外,還要有團隊的合作精神,虛心好學的品質。”在開始了解之前的生活是荒唐和無法超越自己時,他慢慢朝專業賽車手目標前進。賽車手忘煙酒當拿到賽車證件後,他就積極參與各項比賽,精湛的技術和冷靜的態度讓他達成目標,獲不少獎項,來自世界各國的賽車手也敗在他的堅毅下。慢慢地,父親默許了,母親與弟妹們也無需再瞞著父親,可以坦蕩蕩的拉著大布條,在賽場上大聲為老哥加油。“發動機是賽車的靈魂,也等於一位長跑運動員強勁的心臟,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到達終點。”他說,冒險精神、穩定性、冷靜與處變不驚的心理,是一位成熟賽車手應具備的條件。”他說,職業賽車手最重要的是體能和健康的生活方式。鍛煉體能的同時也要不斷的訓練自己的反應及協調能力,此外,生活也無不良嗜好。不吸煙,喝酒也少,因為這都會麻痹人的神經系統,是車手的“天敵”。“但目前的我卻是煙酒不離手,回首當年,也佩服自己當時的勇氣,但對賽車的喜愛,是發自內心的。” “天若有情”般的浪漫就如電影“天若有情”的情節般,在賽車的過程中,李瑞隆也遇上了自己命中注定的“Jojo”(吳倩蓮)。“認識她時,我就已經是賽車手,常坐上我心愛的摩多去拍拖、兜風,她深深瞭解摩多是我的生命,從來沒有一句怨言或異議。”他笑說,有時他還會表演一些驚險動作,比如載著太太時,前方的他就放開駕盤,雙手撇開,然後站在摩多上,刺激到頂點。婚後生子後,太太就抱著孩子,拖著一大一小到賽場去。兒子那時已非常崇拜父親,長大後,更分票給同學,成群結隊去捧老爸的場。“可惜,我們都不是賽車的料,只遺傳了老爸一半的細胞,車子是開得蠻快的,但技術就沒他的四分之一。”他的孩子說。載舅公掃墓銀紙全飛走 說起大家對李瑞隆的駕駛技術“不敢恭維”,其實是有一個典故。話說有一回清明節,瑞隆載著舅公去掃墓,回程時舅公卻堅持不上瑞隆的摩多,臉色發白,雙腳更是抖個不停,最後還得勞動他人把舅公送回家。“我認為我開的是一般的速度,卻沒想到抵達目的地時,銀紙和杯子全都飛走了,只剩下一個茶壺。後來又看到舅公的表情,我才知道自己又超速了,真的很不好意思。”現年60歲的他,速度依然不改,但體力是差了,想法也變得不同。“以前的我是車開得越快越好,但到了這階段卻覺得不同了,在路上駕駛時,也學會了讓人,回想起來,在這10年的賽車生涯中,我多次翻車,但自己都沒有受過大傷,也算命大了。”
光明日報/副刊/封面主打‧報導:林春蓮‧2006/01/09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