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人生必經之路

: 01/15/2007 - 11:01
新學年又開始了,大家總是患得患失的心情面對新的挑戰。其實在假期最後幾天,小比就有點悶悶不樂了,常在行話間已表露對開學的郁悶。我故做輕松的對她說,快點開學不好嗎?明年就上中學了,你不是一直迫不及待要長大嗎?你看長大多好,像你的阿姐般快活得像會飛了。這小瓜很容易哄,想想也很有道理,也就沒有再多說了。這小瓜的郁悶是可以理解的,一是我們今年沒上那兒玩,開學了回校與小朋友大概也乏善可陳;其次是升上小六,今年要面對人生中第一個政府的大考。她一向都“怕輸”,除了與同齡的小朋友比,也與家中大她剛好一個階段的姐姐比,自然會有點壓力。她上小學正好是她姐升上中學,如今她姐到學院了,進入人生另一個階段,她還在啃著小學書本,當然就不好受啦。不止一次她就曾表示十分懊悔,政府為甚麼要廢除3年級直升小五的檢定考試,也不止一次她曾問我為甚麼要等到那麼遲才生她(不就說了,她是個“問題兒童”嘛)。我也不止一次問過她幹嘛要迫不及待地長大,好好享受童年,按部就班人生許多事都自然會到來的。但說歸說,她的郁悶還是難解。她的姐姐也常說,她做小的特別幸運,因為凡事都有人為她做了開路先鋒,求都不必求還有鼓勵。原本小比假期時要參加學校旅行,支票開了卻因人數不足最後被取消了。她姐到如今仍“憤憤不平”在小四時,無論她如何苦苦哀求都得不到批準參加學校的旅行團。女兒的爹常慶幸地說,兩個女兒相隔遠點是好事,飛走一個還有一個在身邊,教育費也有充沛時間準備。這當然是大人一廂情願的說法,小孩倒是兩不相歡。大的曾抱怨妹妹小得不能和她溝通玩樂,小的眼巴巴看著大的“好事連連”自己還要望穿秋水。這個假期大小姐最過癮了,大考完了沒停止過玩樂,畢業旅行回來和朋友同學的約會相聚購物逛街沒終止,到新年倒數還在狂歡。我們只有看的份兒,看著她像個花蝴蝶般穿梭家門。大小姐的好友是個獨女,我們兩家從她們小學一年級就開始親近。不止一次那獨女的爸爸就以十分緬懷的口吻說,真希望女兒還在小學生。孩子大了要留也留不住,我們也真寂寞。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1/15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