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算死草的青少年

: 01/18/2007 - 16:48
接到這個月的電話費,嚇了一大跳,整整高出好幾倍,不會是電話費起了價我們都不知曉吧?細看下,整條龍般長的打出電話,不是起價,而是被濫用之故!自從家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手提電話(對不起,小比還沒有啦,我取笑她家裡的電話就是她的專線),而網絡也改成寬頻後,家中這台電話簡直形如虛設(小比仍在被管轄不準煲電話粥的規律中),每月我們都只是付最基本的收費。但自從那大小姐考完試後,這電話就開始忙碌不已了。我就奇怪她的朋友怎麼不打她的手提電話,她大刺刺地說,在家裡當然用家裡的電話嘛!而她也學得很聰明,要打給朋友也就用家裡的電話,如此這般,我們的電話費怎麼不就三級跳呢!這些我們口中的“笨蛋癲哎者”,個個還不賺錢拙花錢如流水,而且一點也不笨,精打細算得都是算死草。父母以為有張良計,給他們預付的電話卡可以管轄他們的電話開銷,誰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們可聰明得很,煲電話粥就用家裡的,他們自己的電話就只拿來傳短訊。有時與父母出外,還好意思借父母的來打。那他們的電話拿來幹嘛?“都不夠錢用!”我家大小姐這樣投訴。這有兩方面的說法,一是給她60令吉買預付卡,她只買30令吉,另外30令吉袋袋平安了,所以電話不夠錢用。二是開支大,零用錢不夠,只好東刮西刨拿來當開支了。說到開支,他們的開支比一家子的開銷還要大,逛街看戲三五成群天天都有約會。明明家裡已煮好飯,而他們卻趕著出門,因為“我們約好了一起吃了東西去看電影。”這叫父母怎生奈何?最近我們師奶見面,不是互相打听進哪間學院的事,而是“你給多少零用?”互相通報好大家心裡有個底。說起來,我們都個個都嘆一聲︰“我都想做他們哦!”我們那年代哪有像他們如今這般好命,就算是此一時比一時,這些城市孩子就是花樣翻新,因為住家近在有購物廣場。丟他們回鄉下,讓他們有錢都無處花,大概就省卻很多麻煩吧。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1/18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