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得豪氣(完) 千金不換美酒 林炎葵滴酒不沾愛收藏

: 01/24/2007 - 11:20
林家的酒是用情和義釀的。換句話說,滴酒不沾的美酒收藏家林炎葵,用收藏的價值觀在於酒的紀念意義,只談情不談價。不喝酒,只愛藏酒的林炎葵30多年來前後收藏了200多瓶美酒,價格從200令吉至2000多令吉,只要是有紀念性或限量版他都“照單全收”。而且一收就是一輩子,價格再暴漲,他還是那一句:“我家的酒是千金不換的。”他說,就是不喝酒的人才是最佳的收藏家,因為很多酒是收得越久越香醇,價值也隨著年歷提高,他的收藏品往往都是收了整30年。“愛喝酒的收藏家只怕按捺不住,早就把酒喝光了。”喝在別人口裡,美酒是香醇的,但對林炎葵來說,卻是又苦又澀的。他說:“我就是無法對酒提起興趣,總覺得酒是這世上超難喝的東西,更不明白為何人人為它痴迷。”但他彷佛太早下定論,30多年前的一次香港旅程,他對酒徹底改觀,更成了今日朋友口中的“酒痴”。“香港的朋友是個標準的美酒收藏家,和他聚餐的那個夜晚他開了一瓶值4000馬幣的美酒,我瞄了它一眼後,就馬上為它而瘋狂,原來酒是可以如此動人的。”吸引他視線的不是杯中物,而是盛美酒的酒瓶。那一夜,他又參觀了那名朋友家中的美酒貯藏室,從此以後就跟隨朋友收藏美酒。“酒影"是生活的動力剛開始時,他先是花幾十令吉買了各項美酒的“樣本”,滿足一下自己對酒的渴望。接著卻欲罷不能,一看到漂亮或特別有感覺的美酒,從幾十令吉到幾百令吉,他都會想盡辦法擁有它。“家人在初時都對我這嗜好蠻反對的,他們認為一個不喝酒的人去收藏昂貴的美酒,真是太浪費了,看到我對酒瓶又擦又看的,而且一看就是好幾個小時,都感覺老爸很不可思議,傻得太可愛了。”林炎葵是每天“無酒不歡”的,他總會在住家及辦公室里擺設不少美酒,為的就是時時刻刻都可以看到他最愛的“酒影”,那已成為他生活的動力之一。開封美酒再美也不收雖然林炎葵只愛酒瓶,對美酒不感興趣,但他卻很堅持自己的一套收藏原則:“要完整的,美麗的酒瓶一定要有美酒才有它的價值,空的酒瓶再美再特別,對我也毫無意義,美酒一開封,就不在我的收藏範圍內。”“各項美酒我都有收藏,尤其是馬爹及XO酒,但葡萄酒除外,因為葡萄酒通常收不久,對我這不愛酒的收藏者來說,就失去了收藏的意義。”近幾年,他的“胃口”又增加了,2000多令吉的美酒他也開始面不改色地收藏,多年來各國旅行,每到一個國家,肯定會到當地的名酒或老酒專賣店參觀,一有奇形怪狀的特殊美酒,他通常是很任性地“有殺錯,沒放過”。 有殺錯,沒放過“開始買那2000多令吉的美酒時,我也是考慮了好久,來回看了十多趟才決定買下,我最終以一個理由說服了自己。”理由就是他一生除了忙著賺錢就沒甚麼嗜好,對這僅有的興趣,他應該撇開顧慮,儘情為自己活一次。一次錯失的經驗,讓林炎葵養成了買酒當機立斷的習慣。“曾經在中國廣州看中一瓶酒,馬幣要5千令吉,我當時身上現金不足,店內又不收信用,只好抱著下回再來買的心情回家。沒想到,3個月後,就再也買不回了,很多事物往往就在你一時的遲疑,而讓你遺憾終生。那瓶酒現在還不斷浮現在我腦海裡,好辛苦。”所以,想買時就得千方百計買下它,這也成為了往後他的收藏原則。純粹收藏不牟利儘管林炎葵總想盡辦法來擁有美酒,但有時始終無法如願。“那間店的老板是我認識很多年的老朋友,和他買了很多酒,但就是多年前我看中的一瓶酒,多年後他都不肯出讓。”老板和他一樣,也是標準的酒痴,“唯獨它最好”的心情他懂,所以也不再強求。“我還不是那樣,朋友到我家做客,‘哄’了很久我都還是捨不得出讓我的收藏,偶爾會破例,但通常都是市場上還有存貨的,限量版的怎麼說都不行。”林炎葵一直有一個想圓的夢,他說,未來如果有機會,他會計劃開一個屬於他的美酒珍藏展覽會,與所有的朋友分享他收藏的心得和點滴,因每一瓶酒對他都有某一個階段的美好回憶,目前的他可單憑聞一聞酒味,就可以對酒評分。收藏美酒好投資雖然林炎葵藏酒志在興趣,但他說,收藏美酒的確也是一個很好的投資。“我前幾年就一口氣以十多萬買下7箱已故聞人珍藏的美酒,那是馬來西亞未獨立前(超過50年)1972至75年馬爹的老酒,一個月後我轉讓1600多瓶就賺多了15%(約10多千令吉),非常好價。”當時他也為自己留下了5箱,過後與朋友分享後,目前僅剩10多瓶,成了他的非賣品。“像我這樣的收藏家就只是純粹的收藏家,如果較理性的話,可以很成功地從收藏中得到很不錯的利潤。”出高價買酒助友友情讓酒價暴增,所謂“友情酒”,就是在他的收藏品當中有好一些是為“救濟”朋友而買下的。“朋友經濟出現困境時,我曾以高出4倍的高價買下他的美酒,間接就是對他最好的支持。”這其實是另類的“兩肋插刀”法。話說朋友女兒深造,需要一筆很高的學費,但不願接受友人幫忙,林炎葵只好以酒為由,以高價買下這名朋友的收藏品。“原價百多令吉的馬爹我用500令吉買下它,而且買了5瓶,說我愛酒,不如說我很重視這個朋友,在這種情況下幫忙他,我相信他心裡會好受一點。”有時候,他也會因友情而“贏”得美酒。“我曾幫過忙的一些朋友,他們有時會送美酒來報答我的恩情,而那些很有紀念價值的酒,更是意義深重,再多錢也不賣。”
光明日報/副刊‧文:林春蓮‧2007/01/24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