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理想和現實是失散兄弟

: 01/24/2007 - 11:25
看日劇阿部寬主演的《不能結婚的男人》,最叫人心領神會的是他對廚房那套理論。他是個單身的建築師,臣類房子的重點在廚房上,因為他覺得那是一個家庭的中心。在劇中我們看到的是他個人的廚房,他愛美食,也愛下廚。但畢竟是個單身,且是個男人,在我們師奶眼中,那個廚房還是顯得有點太過井然有條得“冷靜”,沒甚麼“家庭味”。我只看上的是他那張在廚房中央、雲石做的、超大工作桌。想象在上面 面捏粉,並可以一字擺開所有準備好的原料。雖然說也早習慣了白鴿籠狹小的廚房,但習慣於並不等於接受或喜歡,那是“捏頸就命”的忍受而已。我煮飯炒菜常鬧出的糊涂事,連一年都不下一次廚的牛醫生都取笑說,他都不會這麼烏龍。我想這不是沒有原因的,要怪只能怪那豆仁般小的廚房,以及連個功夫桌都沒有。切好的肉和菜都沒個適當地方放,只能東放西擺,油鍋都燒紅了,急著下肉,放在不著眼處的蒜米可不就忘了嘛。偶爾雜菜配炒肉類,開飯時才看到漏了加進那小碟蘿卜絲,因為想到那是可以生吃的菜,不用炒太熟等到最後才加進去,於是擺在另一桌面上,結果就成了“眼不見為淨”漏掉了。有時炒三鮮,上桌時只得兩鮮,一點也不出奇,因為預早洗淨的蝦放在另一個冰櫃裡,敢敢就忘了。家裡的人早就習慣我這種糊涂烏龍“漏鍋之菜”的事端,幸好他們也吃得馬虎,若不是我自己想起哇哇叫,他們根本是一無所知的。現實就是“捏頸就命”所以,你說當我看到阿部寬那張闊大堅固明潔的功夫桌,是不是眼都紅、口水都流?當然世事很多東西都不能強求,真正來說有兒女的家庭,甚至如我們這種每餐每樣(連面包)都得親自動手做的人,根本就不適合住白鴿籠式的公寓。公寓只適合單身,或不是天天開灶火的小家庭的。但在種種現實跡象表明,已抽離了所謂的跡象,就只剩下現實,而現實就是“捏頸就命”吧了。做為一個師奶,一個煮婦,搞得出一日三頓,也就不管兩鮮三鮮,吃的人不嫌,煮的人也就馬虎過關。理想與現實一向是失散的兄弟,某些機緣下,有時他們相遇相認結為一家親,但大都時候他們都無緣,儘管他們都知道對方的存在。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1/24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