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固定裝置的失策

: 01/26/2007 - 10:58
不喜歡大興土木的裝修,自覺那是最浪費資源的作法。但看到有鄰居把牆拆了將廚房擴大了,並把地磚改換了的全屋煥然一新,不得不後悔自己當日的小眉小眼固執己見的想法了。其實當日有想過要將全屋改換成地板(除了廚房),但一念之差沒做,到現在後悔莫及甚麼也做不來了。裝修其實是值得的,因為人住在裡面,日對夜對若非自己的心頭好,越看就越眼怨,日久更積怨成恨。但裝修其間,夫妻的意見往往都有相左,也看過朋友因為裝修房子,兩公婆鬧得差不多要離婚般嚴重。但爭爭鬧鬧後得到互相配合,完成後入住倒是從此有個安樂窩,一切都覺得是非常值得了。現在才發現“削足適履”是自己性格上最大的致命傷,當日應該堅持的東西而沒有堅持,今日要怪的也只有自己了。其實我不喜歡特地固定的裝置,因為一做了下去,就沒有了轉變的餘地。生活和生長是會變的,有變才能活,活的都會變。例如女兒的房間,當日她們還是小女孩,給她們做了固定的床和書桌。但自老妹搬走後,小比不再與她姐同房,大小姐房中那張多出來的床就十分阻礙地方和空間。而如今大小姐也長大了,衣物講究也添多了,最應該就是有個私人的衣櫥和梳妝隈。但在她們小時都是可折疊的T衫,所以做的都是拉放抽屜的櫥櫃。現在人家大個女了,衣服都要燙要掛的,衣服只好掛放在另一個房的櫥櫃去。每早她要扮美美上學院,跑到人家的房摸黑去找著實不方便,開燈又打擾到別人睡覺。這種種跡象,就表明了當日做固定裝置的失策。想換家具都不行像我們這種原本就呆板的人和生活方式,再加上屋子有限的空間,而做了揭不起、移不開、挪不動的固定裝置家具,簡直就是一成不變得悶上加悶了。偶爾想轉變一下心態和心情,跟家具來玩個大風吹的游戲都不行,更別說改變下甚麼風水啦。幸好我們日常生活都忙,日出日落各人都把心神放在自己的事務上,誰也也沒心思去挑剔甚麼,對房子之中的種種要不已視若無睹,要不也老早習以為常。所以我家大小姐,也毫無投訴還住在連個梳妝隈也沒有的小女孩般的房間。(她大概想著離家的日子已近了,都懶得投訴吧?)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1.26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