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有教莫如不教

: 01/29/2007 - 11:26
有一C9朋友在幾年前申請了移民,臨行前她的丈夫心髒病暴發,後來干脆就放棄了,因為申請的是投資移民,去到彼方要勞心勞力開創新事業,自覺不勝負荷。我們偶爾八八掛掛問起她,後不後悔?她倒說出真心話了,她其實不想走,在這裡有女佣服侍,有朋友可埋堆,生活寫意吃甚麼都有。他們當日只是一心想著孩子教育問題而已,此外真的找不到另一個更好的理由離開。扯扯下,自然而然話題就溜到我的身上,還加多一句,問我有沒有要再次離開的意思。無法接受“孩子大過天”說出來,大概還真沒幾個人願意相信,我們當日決定要回流時,是一心想著孩子的教育問題哩!這听來有點本末倒置似的,但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呵。我們不見得特別熱愛中華文化,生活方式在某方面比起我那一票二毛子朋友更洋化。但否決不了的是,我們是華人,還受著許多華人的傳統影響和牽拌著。還有一點就是,我想我絕對做不到接受不到“孩子大過天”的文化︰連罵一句孩子都非得經過三思而後,忍無可忍重新再忍,都不能罵出口;而孩子偏偏只能動不動就告訴你,他的基本人權特權!真個去他的人權特權也。我看過我台灣的朋友,夫妻倆還帶著一口台灣腔的英語,在家也逼著他們的孩子說中文,但上了幼兒園的孩子回來後,從此打死都不說中文了。這樣還不止,漸漸懂事後,她十分以父母的破英語為恥,一次家里招待小朋友回來玩,做媽媽的做了餃子請他們吃,還殷勤的招呼著。誰知童言無忌,一個老美小朋友脫口而出︰“你媽說話很‘有趣’,你家吃的東西也很‘有趣’。”老美指的“有趣”有時是禮貌上的貶義來的,敏感的女兒一听,當場臉色都變了。聚會後來草草散場,但產生的“後效應”,繃叫做母親的痛心疾首,也只有像我們這種“外籍”媽媽才能領會那種無奈和無力感。老天,她女兒不但從此不讓她“現臉”任何小朋友的聚會,更不願意與她扯上任何關系似的。“你帶給我恥辱!”女兒這樣對媽媽說。你听了是不是很想摑她一巴掌,然後狠狠地揍她一頓。但行不得也,姐姐,若你這樣做了,不但要到警察局報到,恐怕連監護權都給沒收掉,因為從兩歲起,你已教會她一遇麻煩如何打911急救電話。你要是打了她,她會毫無遲疑馬上撥通那電話呵!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1.29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