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胖妹 莊雪珠頂著125公斤身軀 開心辦社團活動

: 01/30/2007 - 12:07
一個女人頂著125公斤重的身軀,身手自然無法敏捷,但她能做到的,相信一般人未必能達成。她曾經跑完21.5公里的馬拉松,每天步行1公里到辦公室,至今共有74次捐血紀錄,每年都不辭勞苦到外州開會辦社團活動。她是莊雪珠,一個不因身型肥胖而影響生活的開心果。她接受自己的肥胖,絕不因為肥胖讓自己陷入痛苦,更不會千方百計去減肥折磨自己。儘管肥胖在生活中難免帶來一些不便和困擾,她都坦然面對。她視肥胖為上天給她的考驗,她能接受,所以開心。莊雪珠是在15歲發育時期開始發胖,她猶記得當年月事來潮後,變得好吃好睡,不知不覺中就從90磅增至120磅。當時正值學校年終長假,快開學時,驚覺校裙不再合身,母親只好暫時把兩件正在輪替著穿的校裙來個二合一應急。接下來的日子,她的體重有增無減。六兄弟姐妹當中,也只有她一人發胖。家人擔心她因肥胖帶來健康問題,鼓勵她瘦身。她曾經試過靠節食減肥,一整天只喝清水,結果熬出胃病來,令她後悔莫及。後來她改而積極運動,也顯得杯水車薪。經西醫、中醫檢查後,發現她的肥胖是因賀爾蒙變化引起,因此她開始接受了自己肥胖的身型,更何況減肥對她本來就不是初衷。曾有直銷公司介紹她攝取調養飲食配套,但她覺得沒有必要而推辭了。實際上那時候的她經濟條件也不寬裕,而且一朝被蛇咬,擔心陪了夫人又折兵,所以她是不會花大錢去減肥的。那時候她大約70公斤。從學校到社會,雪珠遇過不少對她身型有意見的同學同事,甚至陌生人。其中有些是真誠關心,有些純屬開玩笑,也有些帶有取笑諷刺。對於關心的慰問,她表示感謝;對於存心譏諷她的,她也不會放在心上。“人家說我肥,我的確是肥啊,他們又沒有說錯。如果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耿耿於懷,那我豈不是每天都要苦著臉了?”說這話的時候,雪珠一臉淡然,可以感覺到,她真的做到了把旁人的閒言閒語當耳邊風,也免疫了庸俗之輩的指指點點。身為女人,誰不希望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雪珠也曾遺憾自己不能穿上漂亮衣服和高跟鞋,但她接受自己的身型,認為這些裝扮不屬於她,也就不奢求。反之,現在她每天都是T-恤和長褲,省下了裝扮的時間和金錢。每天走山路維持身體健康雪珠說,因為肥胖,她的動作必須放慢。例如東西掉了要彎身拾起,別人可能不費吹灰之力,她卻必須小心翼翼。她比較,同樣是跌倒,肥胖者的撞擊和創傷是一般人的數倍。不過,肥胖並不會對日常生活構成甚麼阻礙,除了走路慢一些,爬樓梯容易喘,雪珠幾乎事事親力親為,不必依靠別人。反之,她能做到的,未必一般人能做到哦。最好的例子,就是她每天徒步約1公里的能耐。住在升旗山的她,每天必須走山路約20分鐘下山,搭巴士到市區,再走約25分鐘到上班地點。她走路的習慣,一來是因為沒有私人交通工具,二來則為身體健康。“我每天這樣走,無形中訓練了腳力。由於我下半身偏肥,腳力對我的平衡很重要。走山路時,我必須用一支樹枝或木棍充當枴杖協助,才比較好走。”搭巴士的時候,雪珠也遇過尷尬又委屈的事情。當巴士司機急轉彎或突然煞車,她的身體總不小心碰撞到其他搭客。遇到善良的搭客,他們體諒不計較,遇到小氣鬼時,就會被對方破口大罵。她說,她遇過一個搭客一直謾罵到下車為止,還作狀要動手打人。這令雪珠覺得難過又無奈,肥胖又不是她的過錯,離譜的是,對方也是肥胖一族,怎麼那麼不懂得將心比心呢?就算覺得洩氣,雪珠也不會難過太久,她才不和這些人一般見識,沒有人可以左右她開心生活的原則。肥胖也能救人一般女性體重需達50公斤才符合捐血資格,以雪珠來說,絕對夠格,她也樂此不疲,至今已有74次的光輝紀錄。有些女生見血即昏,有些怕痛,有些則對捐血概念誤解而拒絕。而雪珠,總是大大方方地按時到各大醫院捐血,並一路堅持。這是她引以為榮的,並笑說肥胖還可以用來救人。所以,奉勸那些愛嘲笑肥胖者的庸俗之輩收斂他們的惡行,說不定哪天你需要這些被你嘲笑過的人捐血救你呢。雪珠已由醫師診斷發胖的原因是賀爾蒙的變化,所以捐血引致發胖的說法並不成立。她坦言每次捐血過後胃口的確比較好,但她的食量並沒有增加。胖或影響婚姻不放在心上她不為減肥煩心,惟一擔心的是健康。她定時體檢,還好都沒有任何毛病。她不奢求公主的華麗,但求健康的體魄。她不會覺得上天對她不公平,因為她有好手好腳。她說,肥胖一族自我要求不要太高,就可以生活得開心。“減肥減到病倒誰來可憐,因肥胖放棄人生也很愚昧,何不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外表對一個人的人生不應佔太多席位。”現在依然單身的雪珠,也不埋怨肥胖阻礙了她的姻緣,她從來就不看重婚姻,極享受單身的自由。兄弟姐妹都已成家,各有各忙,父親去世後,她正好能照顧和陪伴母親,這也是她的安慰。獲選參加馬韓青年交換計劃肥不是廢,這點讓雪珠積極生活。她寫得一手娟秀好字,有很強的記憶能力,更活躍於社團。她勤勉細心,每天收集剪報。報紙是她的好朋友,閱讀讓她的視野和思路變廣,生活心態也就更加豁達樂觀。多參加活動,人生道路變得比較寬,生活也更有意義。以前,雪珠傾於“躲”在家裡不敢出門,生活圈子小。直到她參加了第一次的賽跑,從此走入社會人群,改寫了人生。“因為肥胖不敢見人,意志消沉躲在家裡是錯的,人可以胖,但不可以自卑自閉,封閉自己只會帶來負面情緒。”她不擔心不被人群接受,就算部份人士拒絕與她為友,在群體中她始終是個受歡迎的人物,因為她有內涵。這些年來,她參加過青年領袖訓練營,也是許多社團的活躍會員,並擔任理事要職。例如參加莊嚴同宗會,她一年內到巴生總會開會數次,有時與同行共車,有時自己搭巴士。其他團體有馬來西亞青運、馬來西亞國際交流中心、華人大會堂、田徑體育會等。最令她難忘和自豪的,莫過於曾被選為馬韓青年交換計劃的15名成員之一。對了,她在工作崗位擔任詢問櫃檯小姐,是組職裡的招牌人物哦。所以,肥胖有那麼可怕嗎?採訪手記:肥胖,可以是一種驕傲成功就是能開心地生活。雪珠說,如果上天給了她一副窈窕身段,也許完全改寫她的人生,但她不確定可以擁有今天的快樂生活。曾幾何時,我們的社會有了一套定論─瘦即是美,肥就是醜。用肥瘦來論斷美醜,似乎已經僵化,但實情真的如此嗎?看,肥胖讓她的人生變灰暗了嗎?有些人對於肥胖者帶有排斥或歧視眼光,甚至口出惡言中傷,說甚麼“影響市容”、“給人帶來壓迫感”雲雲。實際上,心美看甚麼都順眼。容不下肥胖者的體積,只說明了自己的心不夠寬。肥胖,可以是一種悲哀,也可以是一種驕傲,就看你怎麼看。
光明日報/副刊‧報導:楊美萍‧2007.01.30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