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移民的故事

: 01/30/2007 - 18:10
我敢說一句,大馬所有的中產階級華人移民國外,有90%都是以“孩子的教育”為大前提作為移民的理由。我有一個朋友,有四個兒女,左算右算那筆教育經費,結果乘45歲來臨前快快辦了澳洲移民手續。這是因為45歲之前,可以專業人員做移民條件,否則的話就得以投資者身份申請了。兩者之間,分別當然很大。其實認識的人,真的有不少移了民,偶爾間接或直接听到他們的消息,都是安居樂業了,就如一般童話結尾那句︰從此快樂直永遠。當然其中也有壞消息的,例如舊同事多玲,全家移了民,結果婚姻生變,主要是丈夫在彼邦事業不得意,而她如魚得水還找到新的戀情,結果的結果是那做丈夫的黯然神傷回流了,真個賠了夫人又失業。最近一位移民的朋友是我們C9俱樂部的成員,做了奶奶級的她之所以移民,是因為她有一個孫子是天生患有自閉癥。為了確保獲得移民準則,做老爺的條件比兒子好,只好由他們夫妻出面申請,安頓了兒子一家,C9朋友就做空中飛人了。無可置疑彼岸的教育對她的孫子有良好的幫助,三不五時她回來我們就聚集會,听到的都是她孫兒不斷有改進的良好故事,大家都替她高興。她這也說不上是甚麼犧牲,有錢好辦事倒是真的。認識的人還有個類似的移民例子,他是到了彼邦才發現,我們這兒的醫生是以先進國已在十年前放棄的藥來壓抑他那多動兒癥的兒子,以至他無法正常長大,所以他是十分慶幸他早早做了移民的行動計劃。錢是萬能的事實又是一個鐵證。那天在巴剎遇到一個已移民的師奶朋友,我還道她回來度假,不意她只短短的說了句︰“搬回來了。”後來從其他朋友的口中得知,她接到風說留在這裡打拼的丈夫“好像”找到人代替她了,嚇得她還不連夜回流。他們原先的計劃是,做太太的帶著兒女在彼邦坐“移民監”,以後再由太太申請丈夫過去。這原是一石二鳥的天衣無縫好計劃,但卻沒把善變的人心計算在內,於是成了人算不如天算,白忙了一場。移民的故事說上一千零一夜都說不完,有海水的地方即有華人,其實不是一項榮譽,背景不外是適者求存的現實寫照。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1.3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