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老人移民

: 01/31/2007 - 12:20
當我們說移民是,自然而然想到的是還有作為的年輕一族,但老年人的移民又是怎麼回事?我有一伙30年之交,當年大家離鄉苦哈哈來到都門,有緣成為同屋或同房住一起的,如今大都成為社會棟梁了,好像只有我成為師奶而已,實在有點令人汗顏兼羞愧。這伙30年之交,有五個在美國落地生了根,偶爾有人回來,相聚一塊聊的還是當年的情節,念的也是當年的友誼。當然也免不了讓他們奚落一番,因為我是一伙中第一個吵嚷出國的,偏偏又臨陣脫逃跑了回來的。他們之中有兩個申請了父母過去,前幾年還听他們說得老人家在彼岸過得如何如魚得水,喜歡加州的天氣,舊雨新知住得近,兒子一家離得又不遠,又有政府供給的全免老人組屋,醫藥福利照顧萬般齊全,每月還可領老人福利金。另外三個看了都“心郁郁”,拼命鼓勵父母也辦移民,可惜他們的老人家題不為心動,害得他們有“走寶”之感。但是這個聖誕節,老友打來長途電話聊天,故事倒有了新版本︰兩家移民的老人都回流了!這時老友才慶幸她老爸的先見之明(她是老爸不肯移民所以想移民的老媽也移不成了),什麼地方再好也好不過老年人的家鄉了。原本如魚得水的老人家,在去年一位中風了,雖說政府有醫藥照顧,但出入都得依賴他人扶助才成。兒子在石油公司工作,終日都飛來飛去,平常無病無痛,相約吃頓飯倒還好,現在終日要人服侍就有難題了,光靠老太太當然吃力又難過。左想右思兩岸的子女經商量後,寧願放棄什麼政府福利,讓他們回來算了,兒子每月寄點美金回來,請兩個印尼佣人服侍還可當太老爺。另一家見狀,想想也好像留下來沒什麼意思,萬一自己也遭遇到同樣的病痛,語言又不是很通,總有孤家寡人的淒涼感,所以兩家同時間回來了。人家說,美國是孩童的天堂、青年的戰場、老人的墳場,這話雖然有點武斷,臣也不失其真實性。說什麼老人福利好(老友說每年都在削減中),住吃無憂,但“那頭比這頭還近”的老人家吃住得了多少?人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戶,真正心靈上的慰幸似乎都全欠奉,還不若回來這裡同聲同氣的。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1.31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