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我家的新寵“貓”

: 02/10/2007 - 19:41
我們家在假期裡是電腦波發射的高峰期,白天同時五台電腦在運作。我有點憂心忡忡,那白鴿籠即小且門窗又沒有開,我們會不會被電腦的輻射影響健康呢?憂心歸憂心,誰個也關不得電腦,一家四口在趕工,另一架似乎比工作更重要──24小時開著同時在下載他們父女三人要的電影和歌曲。自從歐洲出現了一位反網絡霸權主義的網絡革命家,讓網友可通過聯網自動互相傳達私自的收藏,別問我那是什麼回事,那父女三人對這架電腦的關切,別說比他們手頭上的工作還著緊,事實是比任何東西都著緊了。那架下載的電腦放在走廊旁,那父女三人每逢走過必定停下來動動那老鼠,然後細看一番。那老牛和小比都沉得住氣,“暗林靜耳”地不露聲名,只有那大小姐,每一次查看一遍都會鬼叫一聲︰“嘩,阿比,你的《宮》下載到快得像飛車黨般死鬼快呢!”又或者︰“阿爹,你下載得是什麼來的?快得像屁樣!”說得好像只有她要的沒什麼進展似的。他們父女搞什麼名堂,我是一無所知,他們說的電腦術語,我也一竅不通,就沒那麼好氣也沒那麼空閑去理會,自己手頭的死線已叫我忙得廢寢忘食,只好一頭栽進工作中什麼都充耳不聞了。以前假期時,她們的爹把一架小電視給搬進她們的房間,今年改為搬了台電腦。偶爾上廁所經過小比的房間,她就躺在床上抱著睡枕,嘻嘻哈哈地看她的韓國電視連續劇。地震過後,我們上網苦不堪言,但走廊那架天不受影響,我罵小比,你在那兒塞線是嗎?她委屈萬分地說︰“媽咪,那不一樣的,e-貓不受影響的。”我給工作的死線逼到屁股都燒著火了,什麼又貓又老鼠倒是管不著了。但是我就知道,自從走廊那架爛手提電腦(一次老牛帶出門把它的銀幕給壓壞了一角),重新獲得新任務後,那大小姐就不再對她爹出門去哪國當外勞那麼感興趣了,因為不必再過關斬將(偷偷列出名目讓他買了回來才給我知)央求他替她帶什麼好戲回來了。我突然才想到他們都樂意把我“慣”成電腦白痴,其實居心叵測有不懷好意的打算的。我要管要罵就像老鼠拖龜,都無從下手嘛。(電腦的大時代似乎要把我們師奶逼到鞭長莫及的死角了。)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2.10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