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爬格與打字

: 02/09/2007 - 18:03
我們以前那時代念的中文都是繁體字,但一代下來,到了孩子上學倒是全改到成簡體了,所以我們家空有一壁櫥的中文書,就連是書蟲的小比都因看不懂而興致缺缺。對於簡體字,簡單普通或常用的我們當然沒問題,但偶爾遇到關鍵性的用詞時刻,就非要寫出來請教她們了︰“現在還有沒有用這些字?”若遇到她們迷惑不解地搖頭,情況有兩個可能性,一是這些字可能真的是成了“絕世好字”,簡到與其他同音字共用了(例如,頭發與發財的“發”字);其次就是她們的知識水平仍未達那水準,字識得她們,她們不識得那字。在這種情況下,若在以前用手寫的年代我們照繁體寫下去,編輯先生或小姐看了都知道什麼一回事。但現在電腦的時代,這首歌仔就唱不通了。繁體字穿插在簡體版內,就會出現亂碼的危機,而編輯先生或小姐在不知道已亂了碼的情況下,大概為了尊重作者,都不會平白亂改內容文字。問題是,我們打拼音的,只要音沒變,全部同音的字都會出來,包括簡體和繁體。這倒叫我們難于區分,到底哪些字已被簡化和棄用了?例如,有“人”字旁的“家”和“私”(這兩個字不能直打出來,那天就看到出來成了我都不認的亂碼字),現在到底還有沒有用?但去了“人”旁就成了“家私”,照字面好像就完全與原意似乎變了離婚的親戚,相差何止十千八百里。有“人”字旁的“家”和“私”,是指桌椅板凳的家具,可“家私”就有點“家裡私事”的意思去了。難道前述那兩粒字,已完全被拼棄不用只有籠統一依以“家具”取代了嗎?其實遇上這種困境的時刻例子多得不勝枚舉,我們這些所謂“文字熟練工人”,原本是吃這行手做工的飯幾十年,但經電腦時代的來臨,卡在這種困境下,成了半個不熟練工,真的好生為難和尷尬了。不過我算十分幸運了,因為家裡有各大小電腦“專才”,還沒出聲就會有人搶著來打救。相比之下,有些還沒與時並進的同行,依舊還在一字一格地做著爬格動物,只好等著一是報館沒有了打字員只好告老封筆,二是自己老得手抖得寫不成形字而封筆啦,大家談起真的笑餐飽。(有時不得不想,電腦到底是幫了我們還是害了我們也。)
光明日報/副刊‧文:山離‧2007.02.09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