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系列1 手工琉璃製作師劉宇 哪天沒灼傷只因沒開工

: 02/12/2007 - 12:00
在攝氏900多度的高溫火焰下,新一代的手工琉璃師傳劉宇氣定神閒的坐在小小工作台上,一手拿著一根綠色的,另一手是紅色的器料棒,一邊在藍靛色火焰下燒著,一邊不停翻轉手中器料棒,待燒融的器料貼合起來,一手換上另一把挾子,捏捏壓壓,才一會兒,一朵七彩絢麗的牡丹花,綻放風姿。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外人看似簡單的手工琉璃製作,可花了劉宇幾十年的時間才學成。在那一段學習過程中,幾乎每一天都有被火灼傷的記錄,“沒燒到,就等於那一天沒開工啦。”他笑著說……似乎已把那一次,被炸開的小火石灼傷眼睛,險變“單眼龍”的危險事給忘了。提起那一宗意外,劉宇根本就不把它當一回事。“沒甚麼,小事小事。”帶著濃濃的北京腔,劉宇向記者這麼說。其實那是2個月前發生的事。當時他正燒著一朵牡丹花,突然“碰”的一聲,手上提煉著的器料突然炸了開來,臉也來不及閃,急著把眼睛一閉,但說時遲那時快,融化了的碎石朝向他的眼睛飛濺而來,最後,把上下眼睫毛給燒焦粘上了,痛得他呱呱大叫。劉宇被逼休息了一個星期。“其實幹這一行,有哪一天不被火給燒著?一天沒被燒,就是因為那一天沒有開工。”他說著。隨即又指著右手無名指一處新灼傷的“戰跡”給記者瞧,一臉威風的模樣。母親是真正的大師劉宇,是當代手工琉璃製作者,他自認剛剛出師,還稱不上大師,但其母親邢蘭香倒是真正的大師級人物。“我母親是中國手工琉璃製作的第6代傳人,如今是京城百工坊的琉璃大師。我小時候,都是從母親那兒學琉璃製作,直到30歲才接受正統的培訓,正式由師傅指導。”他在幼年時是隨著母親到北京器料廠,在耳濡目染下愛上琉璃的精湛工藝,“當時我才五六歲,就會燒些小汽車、小彩球、小馬或小豬的,拿回去和小朋友換蛋捲吃,而興趣,就是這樣慢慢培養起來的。”邢蘭香一心想栽培孩子成為琉璃界的藝術工作者,但事與願違,劉宇為了飯碗問題,長大後竟然當了汽車工業技術員。無論如何,劉宇半途折回,30歲時進入京城百工坊接受正統訓練,正式視自己為“琉璃的一份子。”“在那個時候,靠手藝吃飯根本就吃不飽,我母親16歲進這一行,直到45歲才賺到2萬人民幣(約1萬令吉),我也是因為這個原故而去當技術人員的,但可能命中注定吃這一行飯吧,兜兜轉轉之下,又返回琉璃工藝這條路。”如今,在中國的手工琉璃製作中,邢蘭香、劉宇、劉宇的父親和弟弟組成了一支強大的團隊,除了揚名中國之外,也經常受邀到國外參與文化展出,例如新加坡、法國、意大利等。手工琉璃在中國的需求量非常驚人,劉家4人每天工作至少10小時,每人每天頂多只能燒出30件作品,4人合計120件,量多時可以達到150件,但是,幾乎每天都被訂購一空,需求源源不絕。劉家所製作的琉璃系列,包括白菜系列、牡丹系列、花卉系列、水果系列、動物系列等,種類多達110種之多。幸好有楊惠珊夫婦由台灣導演張毅和楊惠珊夫婦所創辦的“琉璃工房”令琉璃揚名海外,間接的,也令中國手工琉璃藝術備受重視,令手工琉璃火速竄紅!劉宇指出,琉璃手工藝術在中國雖然廣為人知,但遺憾的是,卻未能躋身世界舞台,所幸有楊惠珊夫婦的“琉璃工房”的推動,無論稱它是明星效應也好,說它真的以創作振奮人心也罷,總之,就是因為他們,而間接的令中國手工琉璃揚名國際。他表示,中國手工琉璃和楊惠珊夫婦的琉璃製造屬於不同派系,各有不同的創作空間,但這也無妨,總之,那是為琉璃事業打開一扇門,也是好事一樁。眼到、手到、心到和神到手工琉璃藝術作品,一直是劉宇所堅持的;眼到、手到、心到和神到,是劉宇對每一件手工琉璃的基本要求,但對於模型琉璃工藝,劉宇只管叫它為商品,稱不上藝術品。劉宇在示範手工琉璃製作的過程中,全程一絲不苟,雖然他一邊解說一邊燒融器料,但其用心和專注,早已感染了週遭圍觀的人士。大家都對一根器料棒,如何燒出一朵朵精美的牡丹花,或者是一棵棵蔥綠的白菜,從驚愕再讚嘆:手藝真棒!劉宇強調,每一件作品都須有其神韻,“我和父親所燒出的白菜就不一樣,父親的手工精細,但少了活潑,我做的牡丹花就生動多了,你瞧,每一朵牡丹都像在綻放笑臉一樣。”如何突出每一件作品的神韻是製作過程中最艱難的事,因此,劉宇對事對物都觀察入微,甚至隨身帶著數碼相機,看到喜愛的花草樹木,卡嚓一聲,就給拍攝下來,然後再以橡皮泥來模仿捏出其形態,最後,才以琉璃燒出來。為了滿足顧客的要求,例如當場要求燒出一隻喜鵲、一匹馬等等,劉宇常常得把各種不同物品的形態和神韻給“寄住”在腦袋裡去,當要用上,馬上就掏出來表現在手工琉璃藝術上,而這樣的本事,是經過長年經驗累積下來的,急也急不來。器材冷卻雕塑就不成琉璃製作,現今在中國被歸納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它靠的是一根根不同顏色的器料棒,透過攝氏900度至1400度之間的高溫,將器料燒至融化,然後再經過捏、壓、拉等步驟,製成一個個晶瑩剔透,具有靈氣的物件。琉璃,含有57%的二氧化硅以及47%金屬和礦物質成份,當這些金屬或礦物質接觸高溫時,會散發不同的色彩,這也是為甚麼,琉璃被燒出來之後,能變化出這麼多絢麗燦爛的色彩。琉璃,亦被稱為器料。劉宇指出,琉璃有點像泥塑,都是趁它處於柔軟的狀態下,捏出各種形狀和模樣,惟一不同的是,琉璃是在火裡雕塑,利用溫度來控制,製作過程是一次性的,如果溫度一降下,器料冷卻,就自然雕塑不成了。編按:配合農曆新年的到來,中國有多位著名民俗藝術師來到大馬展現精湛手藝。《光明副刊》已採訪多位大師級的藝術者,並以“年味”系列報導呈現。手工琉璃製作師劉宇於新年期間在吉隆坡谷中城購物中心現場製作琉璃。
光明日報/副刊‧報導:高寶麗‧2007.02.12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