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含冤9年 家人吁目擊者說出車禍直相

: 01/03/2007 - 19:08
(居林訊)9年前,當時28歲的準新娘梁愛珠因車禍變成了植物人,讓她家人深受打擊。在2007年來臨的這一刻,愛珠的家人許下心願希望她能痊癒。他們懷疑愛珠是遭人攔截搶劫,但無奈此案被列為車禍處理。9年了,他們從不放棄任何尋找目擊證人的機會,希望有人挺身說出真相,讓愛珠含冤昭雪。1998年9月22日晚上約8點,在威省麥曼珍製衣廠生產部擔任策劃人員的梁愛珠(現37歲),騎摩多從製衣廠回家途中,在高巴三萬收費站旁的單行摩多車道上發生意外。這一場事故不僅摧毀了愛珠的幸福,令愛珠有口難言,寸步難行,也讓她家人的世界變了樣。除了要面對經濟上的負擔,也讓家屬面對心理及生理上的負擔。70歲母親照顧起居年近70歲的母親在愛珠發生事故後,9年來每天都活在悲傷中,並咬緊牙關撐起了年老的身體,照顧女兒的生活起居,期望女兒有一天能康復。愛珠的母親及哥哥懷疑當年愛珠是遭人半途攔截搶劫,但苦無目擊證人,家人只能無奈接受此案被列為車禍案處理。當時本地各大報章也曾以車禍案大事報導。愛珠的母親說,事發地點是摩多單行道,絕不可能遭對面的摩多撞及。“如果是車禍,愛珠的摩多不可能只是輕微損傷。而且,愛珠的手鏈、項鍊、手錶及手提袋在事發後都不見了。”她說,女兒意外當晚,她曾接到一名女士的電話通知她愛珠入院,並叫她來取回手提袋。對方說,她是從姪兒拿回來的手提袋裡找到愛珠的家裡電話。較後,愛珠的母親去取回手提袋時,那名女士還責怪姪兒再次搶人的手提袋。“當時我有要求見這名女士的姪兒,但她不願意。較後我多次去找她,還是見不到她姪兒。我最後一次找她時,她說她姪兒已被警方扣留在戒毒所了。”愛珠的哥哥梁順林說,延遲治療是愛珠變成植物人的原因之一。愛珠從發生意外至送院獲救,之間相距4個多小時。由於腦部重創後長時間缺氧,腦壓比平常人高出三倍,妹妹的頭部因此受到二度的重創,腦部中樞神經嚴重損傷。“當時醫生都說不要期望奇蹟出現,要做好照顧愛珠一生的心理準備。”臉部表情呆滯只有雙手能動目前愛珠雖不再昏迷,但臉部表情依然呆滯,雙腳耷拉在床,只有雙手可以活動。平時她會以點頭、喊叫或微笑來表達情緒,無法像當年一樣開朗健談。愛珠的母親說,女兒的手及嘴碰到東西時都會扯著及咬著不放,有好幾次她與兒子都被愛珠扯傷及咬傷。當時他們就要忍著痛,平靜地安撫愛珠,讓愛珠將手或口放鬆。“早期為愛珠做物理治療時,由於長時間蹲著拉動愛珠的腳走路,導致她的膝蓋受傷,因此無法再為愛珠做這類物理治療。我體力有限,就聘請了女傭協助我。”她每天都花約5小時為愛珠做物理治療,與女傭扶著愛珠靠床站立,並用木板來固定愛珠的頭部。每次讓愛珠站立約1小時,以便愛珠的腳板不會萎縮。此外,她們每半小時會為愛珠翻身一次,以及按摩愛珠的手部及腳部。愛珠,你快好起來媽快撐不下去了愛珠的母親指出,她有幾次情緒差點崩潰,幸有一些慈善機構的人常常探訪他們,給予他們開導及精神上的支持。“我每天都會跟女兒說:‘愛珠,你要快快好起來,不然媽媽快撐不下去了。’我也天天向神明祈求她會好起來。”她曾夢見愛珠康復了,醒來後卻看見女兒依然無法說話及走路,心中非常難過。說到這時,她潸然淚下說:“這麼多年來,我為女兒伸冤,得到的卻是一次次的失望。”回顧2006年發生的多宗攫奪案,其中有不少是摩多攫奪案。記者也希望通過此事,喚醒公眾不要忘記攫奪案或車禍所帶來的,不僅是社會治安問題,也為一個家庭帶來長期的悲傷。
光明日報‧2007/01/03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