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媒到發展中國家誘騙少女 不是所有妓女都自願

: 01/01/2007 - 21:47
(八打靈再也訊)世界走向文明,可是逼良為娼的戲碼依然上演,不少發展中國家的少女,被不法集團以工作為餌,騙到我國賣淫,其中包括一些未成年的女孩。婦女援助中心輔導員王妤嫻披露,該中心去年曾處理18宗被騙來我國賣淫的外國少女的個案,最小的受害者只有14歲。她說,這些少女來自柬埔寨、中國、印尼等國家。少女們是基於家鄉貧困,難以謀職求生,而到國外工作,不料遭賣入火坑。王妤嫻強調,這表明並不是所有妓女都是自願的。“有些妓女是被迫的,她們原以為到我國打工,沒有想過賣淫。”她說,目前人們有一個錯覺,認為所有妓女都是自願賣淫的。這個錯誤的觀念需糾正過來。回國再被賣至淫窟“事實上,有不少妓女是通過一些同情她們的嫖客而獲救的。”她披露,這些嫖客會把情報通知相關的非政府組織,讓他們與警方配合,拯救非自願賣淫的妓女。這些被救出火坑的少女將被收留在安全的地方,過後將被安排回國。不過,王妤嫻表示,由於這些少女很多時候是被相熟的人,例如家鄉友人或鄰居所騙,如果她們貿貿然回國,很可能會再遭賣入火坑。她披露,曾有一名女郎被救出送回國後,又被賣至淫窟 。  “為了安全起見,在送少女回國之前,我們會與當地非政府組織配合,安排少女到安全地方居住。”大馬皇家警察數據顯示,從2004年至2006年2月,警方從火坑救出344名外國女郎。其中印尼女郎最多,有150人。其次為中國女郎,有76人;泰國62人;菲律賓52人;緬甸2人;俄國1人;柬埔寨1人。 如遭“重複強姦”輔導員王妤嫻說,非自願賣淫者事實上是被人“重複強姦”,從這個角度看就可想像事態有多嚴重。“非自願的性行為,就是強姦,試想想這些少女的苦況。”她指出,這些被逼賣淫的少女似乎只有等到好心的嫖客向外通風報信後,才能獲救。“可是,並不是每一個少女都這麼幸運。”用暴力阻嚇逃跑她表示,如果社會及公眾能關注這個問題,關心非自願妓女的處境,情況或許會有所改善。“公眾的一通電話(通風報信)就可能改變她們的一生。”王妤嫻披露,賣淫集團一般上會使用暴力手段來威協這些少女,阻嚇她們逃跑。她說,曾有一個少女逃跑後,被捉回來,淫媒竟然把她倒吊,然後抓她的腳去碰觸正在旋轉的風扇。“她哭泣、尖叫,然後昏倒。當時,其他女孩就在旁邊看著。”“有個曾經逃跑的女孩說,她們其實最希望警方掃黃抓人,那麼她們就可以逃跑了。”輔導員王妤嫻講述一則真實案例以為大馬是天堂柬少女被推入火坑18歲的安妮來自柬埔寨。父早亡,母辛苦經營雜貨店,養活一家。安妮小學四年級就輟學,到店裡協助母親。3名弟妹仍在求學。對於馬來西亞,她的印象是:繁榮、容易找到工作、生活舒適……。後來,一名相識已久的柬埔寨友人介紹她一份到馬來西亞當卡拉OK伴唱的工作,薪金每月1500泰銖(約馬幣130令吉)。安妮心動,與母商量後,決定前往大馬。至於國際護照及入境等事務,全由友人處理。在友人安排下,她與另兩名柬埔寨女子於2005年3月21日來到大馬,一個她以為的天堂。提供毒品提神較後,她們被帶到一間酒吧,受指示換上性感衣服去接客。初時,安妮感到害怕,不願接客,可是在淫威之下,不得不乖乖就範。據悉,只要她們不願接客,老闆就會毆打及虐待她們。晚上,她們接客,如果早上有客,即使身心疲累,她們也得接客。老闆每天只給她們吃一餐,而且僅是白飯配一菜。老闆時常給軟性毒品她們吃,讓她們提神。她們被安排與老闆一家住在一起,平日不得外出半步。面對這種生活,安妮與友人再也待不下去。她們使用嫖客送她們的手機,撥電向柬埔寨的家人求助。後來,在家人協助下,她們聯絡上柬埔寨駐馬大使館。在大使館官員指點下,她們趁著在屋外曬衣服的時候,逃出來。一個好心的德士司機把她們載到柬埔寨駐馬大使館,終結了她們的惡夢。安妮說,如果一早知道是做這種工作,她絕不會離鄉背井來大馬。
光明日報‧2007/01/01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