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急性硬腦膜外出血 妻簽字開刀救命

: 01/13/2007 - 18:22
(吉隆坡訊)9年前,前中文報章副總編輯楊名萬於會議開始前,突然在廁所暈倒,過後便昏迷不醒。醫生後來診斷他患上急性硬腦膜外出血(Acute Extradural Haemorrhage),必須開刀把瘀血取出。面對這場只有50%生存機率的手術,昏迷的他無法為生命作主,最後憑著妻子的當機立斷,讓醫生成功把他的生命拯救回來。逃過劫數的他笑說,術後的一個月,他成了失憶者,別人說什麼他都無法儲存在腦,活像一個超載的記憶體。現年44歲的楊名萬,是這場戰役的勝利者。不過,他把這場勝利歸納為妻子張秋和的功勞。愛妻深切的他指出,事發時他35歲,兒子只有3歲,整個家的重擔都壓在同齡妻子的身上。“當時要是她支撐不住,這個家說不定已經散了。”昏倒在廁所那時是1997年,正值香港回歸中國。他率領隊伍前往香港採訪當年任職香港金融管理局副總裁,也是前國家銀行顧問的沈聯濤。當時他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壓力非常大。回馬數天後,他還是趕場般地工作。事發當天,他正準備赴公司廣告部的會議。會議尚未開始,他如常上廁所,原本視目清晰的他卻感天昏地暗,接着就不醒人事。當他醒來時,驚覺自己躺在病床上,左右腦都開了刀,身邊多了很多親友。大家紛紛噓寒問暖,他似懂非懂地點了頭,事與物卻裝不進腦,醫生說他的記憶體爆滿了。對於本身的病症,楊名萬也只是一知半解,這是因為他局部失了憶。他只記得醫生說過,他的頭部受到撞擊,導致硬腦膜外出血。頭部受撞擊記者追問他頭部何時受到創傷,楊名萬抓著頭,“我真的記不起來了。”原來回憶對楊名萬來說,已成了無法探勘的黑洞。他補充,在這場大病中,他遇上了不少貴人,其中一個就是他的教會朋友兼主治醫生李富強。事發當時,李富強正驅車前往機場途中,當他接到楊名萬出事的電話,馬上取消出國行程,折回頭救治朋友。像李醫生這樣的朋友,楊名萬交得今生無悔。勤游泳保健喝抗酸茶防患癌目前,楊名萬是寰宇(Astro)電視中文資訊節目監制,生活依然忙碌,但是他已懂得為健康加注。除了勤游泳外,他愛上了喝抗酸茶。他說,他什麼抗癌保健品都不信,就只相信這個抗酸茶,因為這種茶能抗氧化,防止癌細胞滋生。他對抗酸茶的情結,源自於他對癌症的恐懼。“多年前,我岳父患上了肺癌,醫生說是末期了。那時看著他在病床上備受病魔折騰的樣子,我的心真的很痛。”就是那副淒哀的神情,至岳父去世後,一直在他腦海里縈迴不去。當時,楊名萬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也不要讓自己患上癌症。不可喝酒術後服抗癲癇藥2年楊名萬用了半年的時間離開病床,花了4年的時間才完全痊癒。這段時間,他終於明白生命的不由自主,所以他要在有生之年,讓自己活得更好。他指出,術後的兩年內,他每天都必須服食抗癲癇藥物,因為醫生說他有20%患上癲癇症的機會,醫生更叮嚀他不可喝酒,否則會有不可預知的併發症。以前,楊名萬沒有做身體檢查的習慣,也沒有運動。病後,他開始定期做健康檢查,還為自己及兒子培養出游泳的愛好。他說,游泳除了可以減壓,也一併把他多年的背痛治好了。這讓他更加相信,運動是最天然的除病良藥。病發不及時搶救患者將命危腦神經外科醫生李富強指出,急性硬腦膜外出血與腦創傷有很大的關係。病患若沒有在病發後數小時內搶救,就會面臨生命危險。他推測,楊名萬可能是在廁所跌倒時,不幸摔到頭部,造成硬腦膜外動脈破裂,大量出血。“送院後,醫生先掃描名萬的頭部,過後再把頭部切開,把瘀血取出來。由於他左右腦都受傷,因此醫生在他頭上開了兩刀,整個手術花了約6個小時。”他慶幸,楊名萬沒有傷到腦結構,不然就會引起健忘、煩躁、性格變異及腦智力功能受損等後遺症。詢及他為朋友或親人施手術時,心裡會否有壓力,他笑著回答:“任何受過專業訓練的醫生,在為病人開刀時,都會抱著客觀的態度,同時隔絕自己對病人的情感。因此,在他們的字典裡,絕對沒有所謂的壓力與包袱。”
光明日報/良醫‧2007/01/13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