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活使用可養生 方劑獲臨床驗證

: 01/20/2007 - 10:23
(吉隆坡訊)方劑是中藥裡的瑰寶之一,是中醫臨床用藥的主要形式,其配伍規律有深刻的藥理內涵,在在凸顯中藥博大精深的一面。方劑的歷史悠久,從公元200年開始至今,經歷千年的考驗,迄今累積的方劑數量多達百萬計。這些方劑都是臨床驗證過的藥方,身體若有不適,可依據本身的情況靈活使用,寓治療於生活中,不失為一種簡單的養生方法。任何人在服用方劑之前都須經醫師診斷,因每個人的稟賦(一代代傳下來的健康傾向)和體質不同, 而不同的方劑對應不同體質者,用量也有所不同,應在服用時多加留意。方劑最早的起源是醫聖張仲景著的《傷寒雜病論》,此書結合理論和臨床的經驗,把方劑規範下來,成了傳世經典。《傷寒雜病論》由《傷寒論》和《金匱要略》組成,是中醫著作的四大經典之一(其他3本為《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和《難經》),收錄的方劑逾百,例如桂枝湯、仲景豬苓散、麻黃湯、承氣湯和瀉心湯等,迄今仍是中醫常用的方劑。可依病情調整中醫師楊建輝說,中藥通過一定組織形式和一定的份量配伍後,就稱方劑。換句話,每一方劑都有其公式(formula),只能依據病情稍為加減,不能隨意更換,例如六味地黃湯。同時,通過配伍,可使藥有相輔相成的作用。“雖然方劑的組成有一定的原則,但也不是一成不變。用方時要依據病人的病情、體質、年齡、生活習慣等做調整。”他受訪時表示,方劑的用藥要運用“君臣佐使”的原則。“君”意指針對疾病的主藥,中醫稱“君藥”,例如桂枝湯的主藥是桂枝。“臣”是指輔助主藥的藥物,以加強其療效。“佐”是對主藥有制約的作用,減少其副作用。“使”也稱“ 引經藥”,有引導君藥和臣藥歸經(使藥直達病所)及有調和諸藥的功能,例如甘草。以方歌來熟記他說,方劑的名稱也有其典故,深入研究後會發現其豐富及有意思的一面,例如白虎湯。白虎湯的成份有石膏、知母、甘草和粳米,此方劑清熱解暑的功效猶如白虎般疾猛迅速,加上石膏是白色的,故稱“白虎湯”。方劑也有方歌,以便易記, 例如益氣健脾的四君子湯成份有人參、白朮、茯苓和甘草,其方歌是:“參朮苓草四君湯,補氣健脾推此方,食少便溏體羸瘦,甘平益胃效相當。”楊建輝說,目前常用的方劑有逾300方,民眾要瞭解這些方劑的作用可從方劑名稱着手,例如凡是有“青龍”字眼的皆和水有關、白虎則和熱有關、四君子湯是和正氣有關等。方劑用藥君臣佐使原則例子:四逆散功效:治療四肢厥冷成份:柴胡、白芍、枳實和甘草君藥:柴胡(入肝經,可升發陽氣、疏肝解鬱)。臣藥: 白芍( 斂陰養血柔肝, 與柴胡配伍,可使柴胡升散而不會傷陰血)。佐藥:枳實(有理氣解鬱的功能,和柴胡配搭,一升一降,有加強舒暢氣機的效果;與白芍合用使氣血調和)。使藥:甘草(有調和諸藥的功能,益脾和中,可達疏肝理脾的功效)。方劑的主要變化1.藥味加減――在主證未變的情況下,隨病情的變化,加入某些與病情相適應的藥物,或減去與病情不適應的藥物,中醫稱此為“隨證加減”。這種變化只變輔藥不變主藥,適用於主證未變而兼證不同的情況。2.調整藥量――藥物組成相同的方劑,由於藥量的加減,而使君藥與臣藥的地位改變,其功效、主治、方名隨之改變。例如三承氣湯、厚樸枳朮湯及三物厚樸湯。3.改變配伍――方劑的方藥不變,而配伍的其他藥物改變,有時可直接影響該方的功效和主治。又如麻杏石甘湯與麻黃湯,均用麻黃、杏仁、甘草以止咳平喘,但前者配用生石膏,後者配伍桂枝,使功效、主治截然不同。前者清肺平喘,主治肺熱咳嗽;後者發散風寒,主治風寒咳嗽。由此可見,藥物配伍的變化與功效主治有密切關係。懂多一點醫聖張仲景張仲景生於東漢末年(公元150年),姓張名機,字仲景,出生地在南陽郡(今稱河南南陽)。當時的傷寒病(現稱流感病)猖獗,民不聊生,死於傷寒者不計其數。張仲景有200多人的家族也不能倖免,死的人超過一半,這使他毅然學醫,拜張伯祖為師,博覽群書,並向民間的土醫請教。當時的他為長沙太守,他一邊做官,一邊坐在堂上為人看病,因此中藥店都稱“XX堂”也是從這傳下來的,至於醫師則稱“坐堂”。張仲景不僅熟讀醫書如《黃帝內經》,也廣泛搜集古今治病的有效藥方,尤其是民間喜用的浸足、針刺、吹耳等療法進行深入研究, 終於寫出《傷寒雜病論》。此書是今人學中醫必讀的巨著,後人也稱他為“醫聖”,並將《傷寒雜病論》改編成《傷寒論》及《金匱要略》兩書。張仲景死於公元210年,為了紀念和表揚他對醫學的貢獻,後人在河南南陽設有張仲景紀念祠、張仲景醫藥節、張仲景醫藥大學等。
光明日報‧2007/01/2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