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灼傷嬰兒眼睛 滴血清神奇獲救

: 02/20/2007 - 12:02
(吉隆坡訊)一名11個月大的台灣男嬰遭化學藥劑灼傷眼睛,醫生參考日本治眼疾的方式,抽取男嬰父母的血清,每天滴用,結果這名小病患第四天就能睜眼張望。不過,本地眼科專科醫生指出,遭化學藥劑灼傷眼睛,病情輕微者,只需洗眼及滴藥水,病情嚴重者則須進行角膜移植手術。他說,血清不是主流的治眼疾方式,而且療效欠缺科學驗證。在許多眼科急診中,眼部化學藥劑灼傷是最需要緊急處理的項目。因為大部份化學物品灼傷眼部後,會在約5分鐘內形成傷害。若不立刻把化學物品移除,傷害會持續增加,因此灼傷後的首要工作,應以大量清水來洗眼。最近,台東一名男嬰與哥哥在家中玩耍時,不慎被通水管的化學藥劑灼傷頭、臉及眼睛。他被轉送到醫院時,已延誤近兩個小時。經過醫生診斷後,男嬰的眼球灼傷約三分之一,眼中可讓角膜再生的輪部細胞也未受嚴重破坏。醫生相信,男嬰若搶救得宜,眼睛應該還有希望。黃穎昌:非主流治法醫生隨即大量沖水,將男嬰眼內殘留的鹼性藥劑清除,然後使用類固醇藥物消炎,再抽取父母的血液,製成血清,每天點用,男嬰第四天就能睜開眼睛東張西望。除了右眼角膜下側留下一小疤痕,男嬰視力幾乎不受影響。負責治療的眼科醫生表示,眼睛若遭化學藥劑灼傷,一般都使用類固醇及抗生素,避免發炎及感染,但這些藥物無助於角膜細胞復原。不久前,他赴日考察發現,日本的角膜移植病患,術後常滴自己的血清,加速復原,所以他便如法炮製。醫生說,血清中含有許多養分及抗炎物質,本來就是修補細胞的最佳營養劑,早年醫學界也會利用,但隨著藥物發達而逐漸被取代。其實,這名男嬰本可用自己的血清,但嬰孩抽血不易,後來才改用父母的血清,一般只要二三十西西(相等於二三十毫升)血液就夠用了。針對這宗案例,本地眼科專科醫生黃穎昌披露,大馬曾在幾年前進行血清治眼疾試驗,但是發現療效不大,甚至比眼藥水及類固醇藥物更差,因此不受本地醫學界推崇。“血清抽取法是指醫生先為病患抽血,然後把血液送到化驗室。這時化驗師會把紅白血球及其他雜物分割出來,留下來的就是純正的血清。”他補充,若非要抽取血清,最好“自體供應”,以減少排斥的風險。化學藥劑分酸鹼鹼性侵蝕最強眼科專科醫生黃穎昌指出,化學藥劑可分為酸鹼兩類,其中以鹼性藥劑的侵蝕性最強,會不斷侵蝕眼球蛋白質組織,導致角膜損傷,造成角膜上皮被角化(KeratinisedCornealEpithelium)。人的眼角膜共分為5層,最外面那層厚約50微米的非角化鱗狀上皮叫做角膜上皮(cornealepithelium)。若角膜上皮因疾病或嚴重外傷(如化學藥劑腐蝕),往往會影響視力。黃穎昌說,當化學藥劑蝕穿角膜上皮後,週圍的血管會向內生長,形成一塊不正常的皮,使原本透明的角膜變白。“整個角膜角化的過程約數週,甚至數月。除了外傷,一種稱為史蒂芬強森綜合症(Steven-JohnsonSyndrome)的疾病也會引起角膜表皮脫落。”他強調,角膜角化後,若沒有及時醫治,情況就會越來越嚴重,屆時病患就要進行角膜移植手術(cornealgraft),以挽回瀕臨失明的視力。化學劑致眼壓增高長期引視網膜剝落化學藥劑不只會損害角膜,同時會破坏眼內前房隅角組織,造成纖維質收縮,房水難以排出,致眼壓增高,最終引起青光眼。眼科專科醫生黃穎昌指出,眼壓若長期增高,就會壓迫視神經血管,這時容易引起視網膜剝落、白內障及眼球萎縮。這些疾病都是致盲的主要因素。前房隅角是虹膜與角膜邊緣的接合處,功用是將流經瞳孔的房水排出。若房水產生過多或排水系統阻塞時,房水就會積聚在眼球內,形成一股壓力。這股壓力會壓迫視神經,使視神經萎縮。當視神經全部萎縮後,視力就會完全喪失。不過,他表示,若化學藥劑呈酸性,碰到眼內蛋白質會自動凝結,使藥劑無法滲入深層,因此只要把角膜表面沖淨即可。
光明日報‧2007.02.19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