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母激發研修治癌 徐克成救人也自救

: 03/03/2007 - 17:37
(吉隆坡訊)因為患上肝癌,中國廣州复大腫瘤醫院院長徐克成教授更願意把個人的力量奉獻給癌症病患,以實際的醫藥知識及技術對抗癌症。他為了向腫瘤宣戰,勇於接受已被醫學界宣判死刑的奇難癌症病例。去年甫戰勝病魔的他,在全球華人的注目下,毅然拿起手術刀,替象臉男女割除畸形瘤。在抗癌生涯中,他再次打了漂亮的一仗。徐院長惋惜地說,當年他只是一個普通醫生,整個醫療系統還很落後,已處於癌症末期的母親,在眾人的無能為力下撒手塵寰了。專門研究肝癌自此,徐克成下定決心要投身肝癌研究。他一直都記得自己蒙受喪母的打擊後所立下的誓言:“ 縱使不能治好母親,也要治好更多的癌症病患。”其實,除了喪母因素,家鄉肝癌發病率居高不下,也是徐克成研究肝癌的推手。出生於中國南通的徐克成,1963年自江蘇南通醫學院畢業後就留校任教。當時,南通及啟東肝癌的發病率高居全國榜首,一種特殊的責任感讓徐克成選擇了肝癌研究,結果一做就是40多年。較後,徐克成到美國瑞特州立大學研修肝癌病理學及免疫學,並於2000年出任复大腫瘤醫院院長一職。目前,他也是國際肝病研究員及世界肝病學會會員。找出病因果斷除瘤他慶幸,他的專業讓他提早發現及確診自己身上的腫瘤,從而採取果斷的腫瘤切除手術。“6年前我做了身體檢查,發現自己的肝囊長了一顆小小的瘤。但是,我因為太忙而不給以理會, 而且當時醫生說是肝血管瘤,這讓我稍為放心。”去年1月中,徐院長準備接受腫瘤治療,卻在插管造影中,發現不是血管瘤。這下糟糕了,大家都對徐院長的腫瘤面面相覷,最後徐院長憑著自身的經驗與感覺,找出了病因──肝內膽管細胞癌。正子放射斷層造影診癌最精準也最貴徐院長指出,膽管細胞癌是罕見的腫瘤,它的繁殖速度特慢。在過去6年內,他體內的那顆腫瘤就只有兩三公分,成長率不大,這一個特點讓他找出了破綻。“之前我做了電腦斷層掃描(CTScan)及磁力共振造影(MRI)檢查,兩者皆顯示出肝囊病變部位為血管瘤。還好,當時我當機立斷做了正子放射斷層造影(PET),結果與我所推測的一樣,是膽管細胞癌。”正子放射斷層造影是一種依靠正子作用而得到的電腦斷層檢查,屬於核子醫學影像診斷,目前是診斷癌症、心臟病及神經精神疾病最具有突破性意義的診斷工具。它最大的貢獻是讓癌症無所遁形,同時在基因治療等尖端醫學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徐院長補充,雖然PET的診斷結果非常精準,但是費用不菲,照一次要萬多人民幣(逾5000令吉),並不是一般民眾可以負擔的。從準確診斷到手術開刀,徐院長只花了一週時間。他說,還好癌腫不是長在肝中心,因此不難切除,再加上這種癌性比他母親所患的肝細胞癌“溫馴”得多,較易控制。為象臉男女操刀比自身抗癌更煎熬身為一名肝癌專家,卻被肝癌纏上,徐院長從未覺得這是一項恥辱或諷刺,這個經歷反而讓他更加瞭解癌症病患的痛苦,他甚至希望在有生之年,用僅有的醫術專長,為東南亞甚至全世界的華人服務。徐院長坦白,因為本身的癌症,說服了他治療無人敢碰的象臉男女陳嘉欣及洪秀慧。當時,他在眾多媒體的鎂光下,與复大醫藥人員展開了長達7個月的拼癌路程,最終在去年12月中,完成了治療兩人的承諾。話說出院後的第二天,徐院長接到了大馬朋友兼复大駐大馬的業務代表劉麗寶的電話,對方代象臉男女向他央求,复大腫瘤醫院收取治療這兩個孩子。當時,傷口才剛癒合的徐院長,看了對方傳來的資料,就沒考慮太多,馬上飛來大馬跟進整件事。“我常常對人說,我有兩次死裡逃生的經驗。除了自身患癌,另一個就是治療象臉男女所帶來的心靈煎熬。那時只要其中一人不能活著回來,我就會心生虧欠,感覺自己就是死了。要知道,心靈的創傷遠比肉體傷害來得嚴重。”目前,徐院長尚在接受免疫治療,最常做的保健運動就是打高爾夫球。肝內膽管細胞癌vs肝細胞癌肝癌是指發生於肝臟的癌症。如果是肝臟內細胞所引發的癌病,我們稱之為“原發性肝癌”;若是肝外的癌細胞透過血液或其他途徑擴散至肝臟,則稱為“轉移性肝癌”。原發性肝癌根據病發部位再可以細分為“肝細胞癌”及“膽管細胞癌”。95%的原發性肝癌屬於肝細胞癌。因此,一般的肝癌都泛指肝細胞癌。肝細胞癌:在肝葉的肝細胞發生的癌變;膽管細胞癌:在膽管的上皮細胞發生的癌變。本病症狀隱匿,早期難以發現。
光明日報‧2007.03.03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