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康復記憶力卻衰退 划龍舟積極生活

: 03/10/2007 - 17:52
(檳城訊)6年前患上乳癌的郭秀花,歷經了切除右乳房、化療等痛苦後,更發現自己出現記憶力衰退的現象,讓她非常難過,更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她常常忘記想做的事、做錯事仍未察覺或無意識地說錯話,一度萌起自殺的念頭。一直到參與了划龍舟的活動,並認識一班情同手足的朋友後,她才漸漸接受記憶衰退的事實。現在她每天都期待週末的到來,因為可以拿起槳划龍舟,划出更有意思和信心的人生。66歲的乳癌康復者郭秀花受訪時表示,由於妹妹曾經罹患乳癌,所以她不敢掉以輕心,時常自我檢查乳房。2000年12月尾一次自我檢驗乳房時,她發現右乳有一粒硬塊。她馬上到醫院做切片檢驗,結果證實她患上乳癌,須儘快進行切除手術。郭秀花說,既然患上乳癌,她唯有面對現實。她在2001年1月15日入院動手術,醫生將她整個右乳和右手臂的淋巴腺切除,術後還得做化療和電療。“進行化療時很辛苦,除了疼痛、胃口不好、想吐又吐不出外,晚上睡覺時我也會在不知覺的情況下大喊大叫或發出可怕的哭號聲,這些都是我先生過後告訴我的,我一點都不知情。”講錯話得罪人也不知“失去乳房和化療的辛苦我都能夠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化療開始後的一段日子,我發覺自己的記憶力和組織能力變得很差,時常不自覺地講錯話,得罪了人也不知道。”郭秀花舉例,她看到某個車牌號碼並唸出時,明明以為自己唸得正確了,可周圍的人卻說她把號碼的次序唸錯了。於是她再試一次,結果還是出錯。“有一次,我在抄寫一位親戚的名字時,竟然把他的名字也寫倒轉了。最糟糕的是犯下這些錯誤後,我也沒有察覺。更多時候,我想要拿一些東西,可是走到那個地方,站了很久都想不起到底要拿甚麼。”情緒消沉一度想自殺患癌前曾在一家素食餐館工作的她,病情較穩定後回到餐館工作,只是礙於記憶力衰退,沒有辦法把工作做好而覺得內疚,最終她自行辭職。“那段日子我覺得自己很沒用,連一些簡單的事情也做不好,心裡很煩。當時我還有甲狀腺腫大的問題,妹妹在2003年去世也給我不小的打擊。當時整個人的心理和生理狀態都不好,意志消沉,還真的想過自殺……”如今已走出幽谷的秀花輕鬆地談起那段難熬的日子。成為划龍舟會員接受鼓勵不再執著一直悶悶不樂的郭秀花,在去年中旬參加檳城癌協公會的龍舟活動,並認識了一班情同兄弟姐妹的朋友後,才慢慢釋懷,並重新積極投入生活。她說, 那時她出席醫院的一個癌症講座會, 認識了一位檳城癌協公會(Cancerlink Penang)的成員,並介紹她參與這個公會的龍舟活動。“一開始我也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進行這頗需要體力的活動,雖然我已康復,右手還是比較無力。但是那位朋友很肯定地說可以,她還說在外國70多歲的老婦也在划龍舟呢!”於是,從來沒划過龍舟的她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參與划龍舟。第一次嘗試之後她就覺得好玩,且不會太累,覺得讓海風吹撫的感覺很爽。過後她便加入了公會,成為划龍舟的一員。“在Cancerlink裡,大家都是癌症過來人,可以像兄弟姐妹般互相瞭解和關懷。雖然我的記憶力仍然不好,但我發現原來一些成員也有類似的經驗。在大家的互相安慰下,我看開了,也不再執著了。”醫生配合保持心情開朗郭秀花指出,癌症患者需和醫生好好配合,聽從醫生的勸告,因為他們是這方面的權威,切莫道聽塗說,亂吃草藥之類的。還有,患者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心境開朗。“我妹妹在戰勝乳癌12年後,因胃部受感染而於3年前去世。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備受家庭問題困擾,心情煩憂所致。”她說,患癌的人有點像帶著一顆計時炸彈,因為癌症隨時會復發,所以應時時保持開朗,心理上健康了,身體才不容易出毛病。同舟共濟划龍舟乳癌康復者的龍舟活動在1996年始於加拿大的溫哥華市。當時很多人以為乳癌療程常產生的副作用─—淋巴腫大*Lymphoedema),是因人體上身連續的過度劇烈運動(repetitive upper body exercise)所致。然而身為體育醫療專家的Dr. Don Mckenzie,對這種說法持有不同的見解。於是他徵募了一組從乳癌中康復的婦女,讓她們進行划龍舟這類牽涉到上半身連續運動的體能訓練項目,並作了詳盡的監測錄。結果發現這類活動不只沒造成淋巴腫大,還能防止它的發生。這項小小的研究項目,從而掀起了全球性乳癌康復者熱烈參與划龍舟的學習、訓練和比賽。通過龍舟比賽,乳癌康復者們除了可鍛鍊身體,還能團結一致,互相鼓勵支持,享受乳癌後的積極人生,達到了“同舟共濟”的目標。
光明日報‧2007.03.1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