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沙酮替代療法(三) 醫生哥哥研究戒毒療法 打救前警長脫離毒海

: 04/10/2007 - 08:32
(馬六甲訊)一名從中學就沾染毒品的前警長,從開始的享受到最後變成與毒為伍,他不無後悔。因為警察的身份,他更容易得到毒品,只要有壓力或不快便吸毒。後來,他任職醫生的哥哥發現了這件事,為了幫助他戒毒,花了十多年的時間研究戒毒替代方案。從最初的土醫、中醫到美沙酮藥物,最後終成功把他救出毒海。目前,這名前警長是馬六甲前吸毒者協會PENDAMAI的主席。現年35歲的巫裔前警長莫達(Moktar),曾在柔佛新山交警部門服務6年。在吸毒的那段日子,他內心充滿了掙扎,每次毒癮發作時,他的腦袋都會閃過戒毒的念頭,但是每回忍了一天,他就向毒品低頭了。莫達說,他17歲初次接觸毒品,當時只是偶爾享受吸毒所帶來的滿足感。19歲時,他被大馬皇家警察錄取,當時為實習警長的他,立志要當一名好警察。壓力太大受不住誘惑“坦白說,18歲到20歲期間, 我完全沒有再碰毒品。但是進入警隊後,工作壓力太大,再加上有很多誘惑,結果自然而然地又吸毒了。”詢及何謂太多誘惑,莫達坦承,他當時身為一名警察,黑白兩道當然熟悉,這本來有助他的查案工作,但是他卻濫用了這條捷徑。每隔4小時毒癮發作“這個方便讓我很容易拿到貨(毒品)。那時,只要有壓力或感到不快,我就會把自己埋在毒品中。久而久之,我吸上癮了,每隔4小時就要‘補貨’。”莫達吸毒兩年後,終於被任職醫生的哥哥慕沙(Musa)發現了。“說也奇怪,當時哥哥並沒有打罵我,只是用很實際的行動去研究戒毒療法。”他說,本來感情一般的兩兄弟,因為這件事而靠得很近。他慶幸自己有個當醫生的哥哥,可以在他最迷茫的時候,對他不棄不離,最後把他扶回正途。傷身損細胞神經針筒注射易染愛滋莫達披露,由於吸食海洛英比注射方式貴3倍,加上注射能加速身體達到亢奮狀態,所以很多癮君子都選擇針筒注射,但是這個方式卻加劇了愛滋病毒的散播。他把針筒注射比喻為高速大道,因為海洛英注射劑能直達靜,刺激大腦亢奮;至於吸食方式不是直接通靜脈,因此效果比較慢。“1994年,一小包的海洛英在新山已叫價150令吉,吉隆坡則便宜50令吉。若供吸食,這包粉可能夠2天,若是注射則可用上6天。不過,我只吸不打針。”問他為何不選擇注射方式,莫達笑說,他怕染上愛滋,而且這種方式真的很傷神經及身體細胞。昏迷3天戒斷症狀鎮定麻醉減低毒癮剛剛下定決心戒毒時,莫達找上了巫師及土醫,吃了一年的藥,求了一年的神也不見好轉。他笑說,“根本沒有鬼,自己才是鬼(tak ada hantu, sendiri hantu),哪有什麼解咒的東西?”每一次毒癮發作,莫達都會躲在角落偷偷吸毒,從來不敢明目張膽,因為他身上還披著警衣。從警第六年,他欲做個好警察的念頭再次浮現。反覆思考後,他終於放下心中的顧慮,向上司呈辭,同時道出他吸毒成癮的事情。“上司並沒有馬上接受我的辭職,他說會給我時間戒毒,只要我做得到,就讓我重新歸隊。但我還是失敗了。我決定離開警隊,再去尋求自己的一片戒毒天地。”後來,哥哥找來中國醫生,利用鎮定麻醉(sedation)的方式替他戒毒,即打針讓他昏迷3天,待他第四天醒來時,36個小時的戒斷症狀就過了。這時毒癮會隨著下降,病情繼而減輕。目前,脫離毒癮已有11年的莫達直言,癮君子比乞丐更惹人憎厭。至少有人會給乞丐錢,癮君子則是人見人打的過街老鼠。PENDAMAI簡介前吸毒者協會PENDAMAI(Persatuan ALUMUNI Agensi Anti Dadah Kebangsaan Malaysia)是國家反毒機構(Agensi Anti Dadah Kebangsaan,簡稱AADK)的聯盟之一,於2002年9月,由當時的國內安全部副部長拿督諾奧瑪主持開幕。目前,PENDAMAI在全國各州皆有分會,會員達4000名,他們都是正在戒毒或已脫離毒癮的人士。全國PENDAMAI主席莫哈末哈夫尼(Mohd Heffney)指出,這個協會主要是為會員提供輔導咨詢服務,同時教導會員提升生活素質,例如鼓勵會員創業,並成為他們的生意擔保人。
光明日報‧2007.04.05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