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沙酮替代療法(完結篇) 9個月前接受美沙酮療法 青年減毒癮如常工作

: 04/10/2007 - 15:06
(馬六甲訊)29歲的祖爾(化名)當初低估了海洛因的威力,以為自己不會上癮,結果他才知道自己錯了。後期深陷毒海的他,吸毒如吃飯,每隔4小時就要吸毒一次,平均一天要300令吉。沒有錢時,他便與朋友駕摩多去攫奪。過後,朋友失手就擒,成功逃脫的他痛定思痛,於9個月前接受了美沙酮戒毒療法。目前,他每天飲用65毫克的美沙酮,已可像常人般工作及生活,重拾尊嚴。很多癮君子都稱海洛為白雪公主(snow white),因為它是他們朝思暮想的戀人,也是能給予他們無限遐想的夢中情人。不過,並非每一個人對它一見鍾情,29歲的祖爾(化名)就是一個例子。吸毒逾12年的祖爾,於17歲時接觸海洛因。他猶記得自己初嚐海洛因,難受得拼命嘔吐的感受,一點也不美妙。1994年,剛剛中學畢業的祖爾,在巴生港口找到了一份燒焊工作。吸食3次即上癮祖爾說,入住員工宿舍後,他才發現舍友們都是癮君子。當時,舍友邀他加入吸毒的行列,祖爾沒有抗拒,因為他很有信心,認為自己不會上癮。可惜,祖爾低估了海洛因的威力。雖然第一次吸毒的感覺奇差,但是吸了兩三次後,祖爾開始戀上海洛因,只要一天不吸食,就會感到渾身不自在。“剛開始時,我一天大約花30令吉來買海洛因,後來錢不夠用,我就把它分裝成3支小管的份量,每支轉售10令吉,一支供自己吸食。雖然量不夠,但是我還可以撐得住。”女友出錢買毒品後來,祖爾的毒癮越來越深,甚至要女友出錢買毒品。問他為何女友會支持他吸毒,他苦笑,“以前拍拖時,女友並不知道我吸毒,後來住在一起,她才發現這件事情。不過,她並沒有放棄我,每次都勸我戒毒,只是每次一看到我毒癮發作的樣子,她又忍不住塞錢給我。”他強調,他深愛女友,從來不會為了錢財之事打罵她。女友後來成了他的妻子,還為他誕下一名可愛的女寶寶。買毒品日需300令吉當攫奪匪找快錢後期深陷毒海的祖爾,吸毒如吃飯,每隔4小時就要吸毒一次,平均一天要300令吉。他在掏盡積蓄的情況下,駕著摩多去攫奪,只為了找快錢買毒品,最後差點落入警網。祖爾說,剛開始幹案時,他都是一個人出動,因為不熟練,加上膽子小,結果都未得逞。後來,一位同道中友與他組成攫奪隊伍,每次由他負責駕摩多,朋友則下手搶奪,幹案時間通常在早上。“受害者都是來自巴生一帶。我記得第一次只搶到兩令吉,第二次有上百令吉,第三次則增加到2000令吉。”他指出,其實第三名受害者並沒有攜帶這麼多現金出街,那些錢都是通過受害者的提款卡,從自動提款機裡提出來的。“朋友很聰明,一搶到這位受害者的皮包及手機後,馬上從手機內查看重要資料,結果發現受害者的提款卡密碼,因此順利地把錢提出來。”他說,朋友拿到錢後,馬上拿去買毒品狂歡,他則回家休息。翌日,他才知道朋友吸毒後昏睡在巴生港口,被聞訊而來的警方逮捕,而他則僥倖逃過了。離鄉與毒友重逢又走回吸毒路為了撇掉毒癮,祖爾下定決定離開巴生,到沙巴生活及結婚。兩年後,他受聘用於檳城船務公司,當時已沒有碰毒品的祖爾,竟然在公司重遇當初邀他吸毒的舍友。結果他又把持不住,掉入這個黑色陷阱。祖爾說,當時他月入2000令吉,平時沒什麼消遣,剛巧又面對一些家庭問題,在這種有閒錢又有壓力的情況下,他重新走上吸毒的路。“那時外頭風聲很緊,警察捉得很嚴,因此毒品價錢水漲船高。3克的海洛因,就叫價200令吉。”後來,祖爾的上司發現他吸毒,給了他500令吉,要他回鄉好好戒毒。祖爾不但沒有善用這筆款項,還拿去買毒品,結果在一週內花得精光。以己為例勸吸毒者接受美沙酮戒毒祖爾知道,他一天不離開損友,他的毒癮都不會戒掉。於是,他再次收拾包袱,回到家鄉馬六甲,並獲專門治療毒癮的慕沙醫生推荐,加入政府推行的美沙酮戒毒計劃。目前,他每天只要飲用65毫克的美沙酮,就能如常人般工作及生活,重拾尊嚴。首月,慕沙醫生每天配給祖爾40毫克的美沙酮,而祖爾必須天天到診所報到,在醫生的面前飲用美沙酮,同時接受身體檢查及尿液測試。後來,醫生發現,40毫克並不足以“抵銷”祖爾的毒癮,於是便將劑量提高至70毫克,結果解決了祖爾的戒斷症狀。到了第8個月,祖爾的毒癮開始降低,醫生便把劑量調低5毫克。祖爾坦承,他曾試過“偷吃”而被警察抓包一次,結果惹怒了慕沙醫生。還好,過後他徹底醒悟,乖乖戒毒。現在,祖爾在馬六甲野新縣任職廠工,體重已恢復當年勇,從58公斤增加到68公斤。他還常常以自己的過去為例子,勸勉身邊的吸毒者接受美沙酮療法。
光明日報‧2007.04.06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