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藥控制柏金森氏症 外丹功得氣減手抖


: 2007-05-06 19:05:29
(吉隆坡訊)58歲的前工程師於6年前開始出現手抖的現象。醫生怀疑他患上柏金森氏症(Parkinson’s Disease,PD),建議他去看腦神經專科,結果嚇得他3天吃不下飯。後來,醫生證實他患上輕微的柏金森氏症,不需手術治療,只要每天服藥就可以控制病情。於是,他遵照指示服藥,還學習外丹功訓練肢體反應。如今,他的藥量從每天3次減少至2次,還成為眾柏金森氏症病患追隨的外丹功導師。這名來自雪蘭莪梳邦的駱權漢,雖然40歲時患上糖尿病,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被柏金森氏症盯上。他說, 大約在2001年,他發現其中一根左手指常常會顫抖,不過他沒有理會,以為這只是一個習慣,如喜歡搖腳一樣。“直到有一天,我傷風感冒去看醫生。當時這名普通醫生看到我的左手指在抖,就告訴我可能患上了柏金森氏症。我嚇了一跳,突然覺得人生就快失去樂趣了。”看診時手指反而正常回家後,駱權漢馬上和腦神經專科醫生預約時間,但是醫生在3天後才有空檔。他直言,在這3天內,他坐寢難安,吃也吃不下,心情極度緊張。終於,他等到了看診時間。奇怪的是,在專科醫生面前,他的左手指卻不抖了,醫生叫他走來走去,也找不到任何異象,醫生甚至和他握手試手力,結果他的手比醫生更有力。他指出,這個測試後顯示他沒有柏金森氏症。當他詢問醫生為何他經常手抖時,醫生也表示不知道。雖然如此,他並沒有放下心頭大石。幾個月後,他從報章讀到一篇柏金森氏症的報導,文中有很多症狀與他很相似,於是他便撥電報館,找上了這名受訪醫生。新藥副作用少較愛睡“當時,這名在馬大醫藥中心任職的趙姓腦神經專科醫生,對柏金森氏症非常有研究,一下子就診斷出我患上柏金森氏症。不過,他叫我不用擔心,還耐心地開解我。”他自稱很幸運,因為當時剛好有新藥上市。“相比傳統藥物,新藥的副作用比較少,不會出現一般的嘔吐及腹瀉等不適症狀。不過,新藥還是有一種缺點,就是服用後比較愛睡。”不讓病症主宰鑽研功夫正常生活在服藥的當兒,駱權漢開始學打外丹功。他運用得氣的道理,在肌肉僵硬時,慢慢放鬆自己,從而減少手抖的情形。詢及他如何知道自己得氣,他表示,當放鬆肌肉時感到一股麻痹感,就證明氣來了,這時手就不會震得這麼厲害。目前已退休在家的駱權漢,與妻子育有1男1女。問他孩子會否特別注意他的病情,他笑笑搖搖頭,“孩子常說爹地沒甚麼不同,正常人一個。”正因為這樣,駱權漢更要做個正常人,不讓柏金森氏症主宰他的生活。他學完基本功後,發現整個人有所改變,於是再追隨外丹功大師,鑽研更深一層的“功夫”。現在,駱權漢一週教3班外丹功, 其中一班就在馬來西亞柏金森氏症協會(MPDA)。他說,有些會員剛來學外丹功時,腳沒有力,需要坐輪椅,現在看到他們已能站著打功,他的心裡滿是欣慰。患病不怕人知照常駕車教外丹功駱權漢說,手抖並沒有影響他的駕車能力,他仍可以如常駕車去授教外丹功,到柏金森氏症會所開會,唯一不便的是,當他拿起報章或書籍時,不能持續太久,因為手會不自覺地震顫,繼而打擾到他的閱讀興致。他知道柏金森氏症不能被治癒,但是開朗的他深信,“誰能擔保10年20年後,會不會有一種新藥可以治癒柏金森氏症?”“我從來不介意別人知道我患有柏金森氏症。說不定我可以從遇上的人中知道此症的其他新藥或療法,這樣我就可以去嘗試。無論成功或失敗,至少給了我希望。”其實,駱權漢被診斷出柏金森氏症後,人一度變得憂慮及緊繃,還好主治醫生介紹他加入馬來西亞柏金森氏症協會,讓他可以和其他病友互相扶持。他說,他第一次去到會所,見到口齒不清及坐輪椅的柏金森氏症病患時,他就知道,手抖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所以他要好好地活下去。疾病小辭典:柏金森氏症柏金森氏症是一種神經系統疾病,一般從身體單側開始發作,最常見的症狀是動作遲緩、四肢僵硬、靜止時顫抖及步履不穩等。除了服藥,柏金森氏症病患也可以進行腦部手術來控制病情。初期的症狀並不明顯, 但病況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嚴重。約1%的65歲人士患上柏金森氏症,85歲者則約3.5%,但不乏一些年紀較輕的病患。
光明日報‧2007.05.06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