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憂鬱症當中邪 藥物治療勿求神拜佛


: 2007-05-13 17:05:41
(大山腳訊)台灣歌手兼電台主持人何方13年前因面對感情風暴而患上憂鬱症。當時她強顏歡笑忙唱片宣傳跑節目,放工後獨自面對內心的煎熬。何方在無助之下找人算命,對方說她命中有劫無法解,把她推向憂鬱症的深淵,最嚴重時她一直想死。何方後來看精神科,以藥物控制病情,才慢慢地走出憂鬱症。她勸告憂鬱症患者和家人,千萬別把憂鬱症當成中邪而求神拜佛,不當的諮詢將加劇病情,造成終身遺憾。配合光明日報協辦活動《愛的詩篇》,何方從台灣飛到檳威兩地主講“愛在何方”憂鬱症講座會,接受光明日報的獨家專訪。何方說,26歲那年,她和交往了3年的男朋友分手,對方擁有她理想中的父親形象,也是她想結婚的對象。2個月後對方即結婚,她受到很大的打擊。當時她正為新唱片宣傳。當時台灣很流行藝人上綜藝節目表演,她內心不快樂,卻得為別人帶來歡樂,晚上放工後回到空盪盪的屋子,她就開始胡思亂想。失眠滿腦負面想法“我試過72小時失眠,滿腦子都是負面的想法,覺得自己很差勁,他為甚麼在這時候結婚?我要如何報復?我放大了負面的情緒,內心很驚恐。當時台灣和中國的關係很僵,我想我是失敗的人,台灣也要打戰了,我完了。”因為失眠,她食慾減少,體重在一個月內暴跌至剩下38公斤。只要在窄小的空間裡,她便胸口鬱悶、呼吸困難,睡醒時莫名的痛苦,只能一直哭。蹲在牆角很想自殺有一天,何方獨自在家,內心有聲音對她說:“你是瘋子!你是瘋子!”她家掛著一幅瑪麗蓮夢露的照片,突然所有自殺女星的名字都冒出來,有聲音對她說:“你是另一個自殺的女星,你活不過明天。”那個聲音的力量逼迫何方自殺,但是何方不想死,她很焦慮,不停地走來走去,喃喃自語。突然她想到一個大學的朋友,致電對方後在電話裡哭泣。朋友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到她家,陪著她入睡。有一天她要出門,明明看到家裡的門,就是走不出去。“我在屋內走來走去,像個瘋子。聲音又來了,叫我跳下去,死了就沒有人知道我是瘋子,念頭越來越強。但是我要活,誰可以來救我?”無助任由神棍擺佈“我很怕,蹲在牆角狂哭,我想到我姐姐,她是基督徒。你知道嗎?我當時是爬著去打電話,因為我一站起來可能就會跳樓。姐姐後來帶我去朋友家,大家為我禱告時,我失控地在床上走來走去,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那時何方對未來沒信心,不時藉著研究紫微斗數、算命等迷信動作探討未來。當她知道前男友結婚的消息時,心中一涼,找回算命師,質問對方為何沒有算出她的感情挫折。“算命師當時為我把脈唸咒,我居然沒有反抗。我們常聽說有人被神棍騙財騙色,一個人在無助之下,很容易受到神棍的擺佈。我很幸運沒有被騙財騙色,不過對方卻說我命中的劫數不能解決,我直接崩潰了。”何方給予憂鬱症患者的建議◆千萬別一個人解決問題。通常患者抗拒接觸群眾,甚至不想見人,但是必須要尋求一個好的支持團體,可以是家人、好的信仰、醫務人員。◆採取藥物治療,別感到害怕,藥物能幫助病人控制情緒。◆攝取提供愉快的營養食物,如深海魚類、香蕉、綠色蔬菜、豆漿、少油少糖、維他命B、深海魚油(飯前食用)、鈣質補充、銀杏。◆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直接觸碰內心最傷痛的地方,建議先諮詢醫院專業人才的輔導。大馬仍需民間力量助康復者回歸社會何方多次到新馬兩國分享憂鬱症的經歷,她發現大馬應付憂鬱症方面的工作仍不足。她覺得,政府需要民間團體的力量,尤其對康復的病人,他們走出醫院後,需要一個團體的支持鼓勵,才能回歸社會。她舉例,台灣醫院為患者設立交流會,參與者包括醫務人員、康復者和初患者。“我在裡面看到企業大老闆,原來除了我們這些小職員,有錢人也面對憂鬱症,我不是那麼糟糕的。”“交流會以半封閉式進行,第一次出席者可能不敢說話,就先由有經驗者分享,互相鼓勵。患者對患者的鼓勵更有力量。”她鼓勵已痊癒者配合醫院,要求院方挪出空間,一旦有相關的講座或課題,聯絡在醫院掛號的所有憂鬱症患者,在醫院提供的場地主講。若患者過度情緒低落而互相影響時,醫生可以適時將病人從低落的情緒中拉出,畢竟多數痊癒者還帶有負面情緒。成長過程缺少父愛無法表露內心需要十多年前,人們對憂鬱症還很陌生,教友的朋友幾經轉折,才打聽到何方的病情似憂鬱症。何方是藝人,她經喬裝後偷偷摸摸到醫院看精神科醫生。她先諮詢精神諮商師,在治療過程中,何方內心最痛苦的被遺棄感被挑出來,她回到小時候缺乏父親關愛的記憶。“我父親在單親家庭長大,從小沒有父親為榜樣。小時父親失業了,他瞎了聾了,經常發脾氣,我在驚恐中成長。”她說,她的生命中缺乏父愛版圖,直到遇到前男友後,才把這塊版圖填上了。但她一直要別人給,自己卻給不起一樣的感情。病癒至今,何方發現很多憂鬱症患者都缺少了成長過程中一部身的愛,無法表露自己內心的需要。找到生命最深的痛後,何方接受藥物治療,一段時間後慢慢回復正常。後來,她選擇從歌手的身分轉換為電台主持人。她解釋,歌手的收入和工作時間不穩定,對憂鬱症患者不健康。“當電台主持人的收入固然不比歌手,需要適應用錢的方式,但是我個人的時間多了很多。在電台7年,我有時間慢慢整理我和父親兩人的關係。”長時間的治療是沉重的經濟負擔,於是何方走入教會尋找支持團體,在信仰上紮根并認識自己,同時大量閱讀有關情緒的書籍。何方檔案何方畢業於台灣政大社會系,身兼多職,是歌手、電視、電台主持人、文字工作者,也經常主講有關憂鬱症、生命重溯、身心健康情緒關懷相關的課題。她曾出過7張專輯,後期出了兩本有關憂鬱症的書籍──《從憂鬱飛向陽光》和《愛在何方─後憂鬱時期的尋愛手札》。她目前在中廣流行網“立體世界”和“星情心情——何方時間”擔任節目主持人。曾主持中國廣播公司“快樂兒童”、“快樂兒童七十二變”、“星、星、星”節目,也曾入圍廣播金鐘獎兒童節目主持人,並獲新聞局頒發優良廣播兒童節目獎。
光明日報‧2007.05.13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