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我心】打造一個理科環境

Create: 05/17/2017 - 10:04

不說不知道,原來政府(開國以來,就是這麼一個政府)早在1964年就立下宏願,要培育60%的理科生。

1964年正好是我踏入初中的門檻。那時候,國家剛剛獨立,百廢待興,政府敢於提出這樣的一個願景,真是勇氣可嘉。我們有什麼基礎可以讓我們平穩地起飛呢?在那樣的環境下,提出這樣一個非理性的理科目標,如今回頭看,不無感覺是頗為荒謬的。1964年以後,政府還是堅持這樣的願景,實在值得讚頌。

這樣的堅持,到了今天已經有半個世紀。我從一名中學生到今天步入退休年紀,還在吶喊,60%理科學生!這樣喊叫,當然是因為我們還沒有達到目標。不但如此,最新一次報告,我們只達21%而已,離目標太遠了。不過,如果我們和新加坡比較,情況不無令人擔憂。新加坡建國於1965年,一切從零開始,如今科技成就遠遠比我們出色。

為什麼半個世紀不能實現我們的目標呢?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資金絕對不是我們面對的問題。馬哈迪醫生在退休之前,曾經提出英語化所有數理科目。他豪氣萬千,投下巨資,贈送全國中小學校電腦、投影機等等電子器材,希望在現代教材具足的情況下,能夠迅速轉移學生的讀書選項。他希望通過教學器材充足的環境,能夠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激發學生傾向選讀理科。

朝令夕改學生家長無所適從

馬哈迪醫生的建議雖然不完全對,但是他揠苗助長的策略並沒有獲得教育界的認同。他的目標原來是希望孩子們通過英語教數理,學生的英文會掌握得好,然後又轉回來,以英文學習數理。但是他最後還是失敗了,幾年前不再重提舊恥。

馬哈迪醫生的失敗有幾個方面:

其一、老師們還沒有足夠的時間準備就實行英語教數理,老師們強烈抗拒,尤其是市郊的學校,英語薄弱更難以適應。在中學教數理的馬來老師,一時之間要轉換母語媒介為外語,難。

其二、學生也抗拒,難以適應英語教數理。

其三、科學教學變成理論化,科學實驗被邊緣化,剝奪了學生探索的機會。

如果沒有獲得老師的配合,再好的器材也不能讓一個政策順利實行。有了硬體,更需要軟體的相輔相成。那幾年英語教數學,馬來學生的數理一落千丈。教育部檢討後,終於結束這個好動機策劃的失敗策略。

由過往的例子,不難看到我們的理科生不能取得進展,更因為是朝令夕改,學生家長無所適從。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小黑)

光明日報‧2017.05.17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