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風景】搭機恐懼症

Create: 05/16/2017 - 10:34

雖然是過時新聞,聯合航空暴力對待乘客事件仍是余波未了,天價賠償費是意料中事,最沉重的代價是消費者對該公司的壞印象沒有一年半載無法扭轉過來。

事實上,機票超賣不是新聞,常常會發生,但處理手法如此粗暴直接卻是破天荒,難怪會轟動成為全球頭條新聞。

兩年前,我和家人去泰國旅行時,也出現了機票超賣情況,空姐也是一個一個乘客的問有人願意乘搭下一趟班機嗎,最后是坐在我們后座的四個女乘客答應下機,代價是升級至商務艙和可以在機場貴賓室享受一番,離下一趟航班只相差三個小時,這4個女乘客算是“執到”。看,如果換航班的優惠夠吸引人的話,自然願者上鉤,根本不需要暴力以待。以消費者的眼光為出發點,機票超賣完全是航空公司的責任,雖然航空公司也有它們的苦衷,(票賣不出誰來埋單?)但每一名乘客都有他們要乘搭該趟航班的理由,所以好言相勸是基本禮貌,有求于人時低聲下氣以禮相待甚至利誘都是正常的,否則的話誰要無端端換航班?所以說美國公司就是目空一切,這句話是代中國人講的, 因為事發之后中國網民憤慨得要把所有與美國有關的東西趕出地球,除了美元。

好多人帶着負能量上機

講到搭飛機,問了身邊好多朋友,原來不少人都有搭飛機恐懼症,吾不孤單。 一架大鐵鳥在天空飛,的確是少了幾分安全感。不少朋友告訴我,訂了機票之后就會開始擔心,一直到上飛機,但上了飛機之后就不去想這個問題,因為人在機上,想太多也無謂,一切交給上帝。

我才發現,原來帶着負能量上機的人好多,很多人都是又怕又不得不搭飛機,所以把一切交給上帝可能是最好的辦法,天大地大不如無形之手最大。

講到搭飛機,很多人會分享他們遇到的空中驚魂,有些人每個月要飛進飛出好幾次,搭飛機如搭巴士,有驚魂遭遇也不出奇,在這裡就不贅述,以免更多人留下陰影,患上搭飛機恐懼症。

但人的年紀越大,確實會越來越膽小。年輕時候我獨自搭長途機,遇到強勁氣流,飛機搖搖晃晃也不當一回事,照樣去上廁所,邊上廁所還邊擔心萬一門被晃開了怎么辦?豈不是要走光?完全沒有任何負面想法,十分陽光,神經線粗得像電線杆。還有一次,十多個小時的航程,飛機一路搖晃了七八個小時,搖到后來所有的乘客皆習以為常,該做什么的還是繼續做,直至目的地。當然,這種情況是少見的。

有人說從機場就可看出一個國家的內涵,因為它是外國人接觸本地文化的第一個窗口。以前以為雪州梳邦機場很大,后來去外國開了眼界之后才知道,有些機場大得像迷宮,地上地下分好幾層,火車、地下鐵、長途巴士、國內外飛機都有,不小心就會搭錯機、走錯站,而那些上班族個個一臉精幹的趕搭飛機去公幹,就好像我們平日趕搭巴士、德士去上班般平常,教我這個大鄉里長了一點知識。后來梳邦機場搬至吉隆坡國際機場之后,大是大,美是美,但也顯得冷清,徒有外形,而新的廉價機場又被批評為似購物廣場多于機場,不夠實際。

在廉價航空還未普及之前,很多人視搭飛機為大事,當年有人盛裝上機,因為第一次要留下紀念,而不像現代人搭飛機如搭巴士,次數一多,穿短褲T恤、睡衣、拖鞋、在機上敷面膜等等的什么招數都出齊,如今視搭飛機為人生頭等大事的人應該很少,當然拜人人都能飛所賜,話說這個口號應該是祖國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廣告口號,沒有之一。

我看過最鎮定的乘客是三姐,真正做到了把一切交由上帝決定,所以她搭飛機如搭巴士般平常,一年少說幾輪長途飛機,動輒廿多個小時,不管飛機遇到什么氣流照常呼呼大睡,最驚魂一次是從中國貴州飛去北京,小飛機遇到強勁氣流劇烈晃動,部分行李艙被搖開,行李紛紛跌出來,所有乘客滿臉驚恐,全艙寂靜無聲,幸好也是一路無事抵達目的地。

不過,怕到了盡頭,反而會豁出去,我不敢說我的飛機恐懼症已經痊癒,卻明白了人有旦夕之禍福的道理,用不着把自己搞得坐立不安、杯弓蛇影,就把一切交給無形之手吧!

光明日報‧2017.05.16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