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員:僅衝擊甲火箭 4人退黨難撼黨中央

Create: 02/13/2017 - 15:56

(檳城13日訊)行動黨4名馬六甲議員“平地一聲雷”宣佈退黨引起震驚,但時評員卻認為,馬六甲4名議員退黨雖會對馬六甲行動黨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與傷害,但對黨中央或其他州屬來說影響不大。

莫迪卡研究中心經理陳承傑說,目前有關鬥爭已經來到個人化問題,相信也不會引發行動黨退黨風潮。

引起民眾高度關注

他說,黨領袖退黨雖不至於引發退黨風,但卻會引起民眾高度關注,同時會對行動黨的聲望與觀感有所改變。

他今日接受《光明日報》電訪時指出,此舉也會讓人感到“國家大事沒人關注”,卻一直糾纏在黨爭的印象。

“黨領袖退黨對馬六甲行動黨來說會造成比較大傷害,因為退黨領袖都是元老級成員,除非行動黨能積極吸取更多年輕人加入並轉型,才能將傷害降至最低。”

他說,每個政黨都會有不同派系及不同意見,這很正常,惟來屆大選若繼續出現“選黨不選人”風潮,那這4名退黨議員若以獨立人士上陣,就會在上述定律發酵下敗下陣來。

阿都阿茲:不滿走太近
退黨主因是敦馬

行動黨前副主席東姑阿都阿茲認為,前首相敦馬哈迪是導致行動黨領袖退黨其中的重要因素。

他昨日接受《新海峽時報》訪問時說,馬六甲4名國州議員退黨,顯然對黨領導與前首相走得太近而感到不滿。

“早前行動黨一直視馬哈迪為敵人,但如今卻乖離原則,給人渾水摸魚之感。”

他說,馬哈迪是行動黨黨員退黨的主因,因為他是國家很多腐敗制度的始作俑者。

“我認為未來將會陸續有更多黨員退黨,因為他們已開始看清行動黨的真面目。”

東姑阿都阿茲是於2008年加入行動黨,並於2012年因反對淨選盟集會,認為此集會鼓勵人民違反法律,進而選擇退黨。

謝詩堅:屬地方鬥爭
不會引起骨牌效應

時評人拿督謝詩堅認為,馬六甲4名議員退黨只是地方上的派系鬥爭,不會引起骨牌效應。

他說,2015年馬六甲行動黨改選,由中央派出的挑戰派勝出,過後對馬六甲當權派異議分子採取邊緣化態度,並凍結了2名重要領袖的黨籍1年。

他相信,在2名領袖“解凍”期到了,黨卻無任何“重新合作”的表示,才讓他們深感政治氣氛變了。

“馬六甲派系與中央的鬥爭已是十多年累積下來的事,爆發退黨事件是遲早的事,也是預料中事。此事不會引發退黨潮。”

他認為,行動黨與前首相馬哈迪“走得太近”也不是導火線,行動黨早前既然能與伊斯蘭黨合作,那為何不能與土著團結黨合作?要知道,政治上是沒有永遠的敵人的。

他說,4名退黨的議員在來屆大選可能需另組隊伍,因為加入國陣的勝算仍未知,或將以獨立人士身份上陣。

“可惜的是,選黨不選人的風潮仍會延續到下屆大選,以獨立人士身份上陣大都失敗收場,這對4名議員來說是比較吃虧的。”

霹大臣:退黨顯示嚴重
火箭內鬥如火山爆發

(怡保13日訊)霹靂州務大臣拿督斯里贊比里指出,行動黨甲州4名國州議員退黨的事件,顯示出行動黨內部的鬥爭已經“火山爆發”了。

他今日接受霹靂電台訪問後在記者會上受詢時說,以甲市區國會議員沈同欽為首的4名退黨前行動黨國州議員,人數和影響力不少,證明了該黨的內斗危機已經到了一個嚴重的地步。

他說,據他所知,霹靂州行動黨也有內斗的情況,但他不願對此發表太多看法,否則就要被人說要拉攏該黨的人進國陣。

凱里指不清楚內情
退黨事件是警惕

(布城13日訊)青年與體育部長凱里說,他並不清楚民主行動黨馬六甲州4名國州議員退黨內情,但他認為,對所有政黨來說,這事件是一次警惕與教訓。

凱里也是巫青團團長;他今日在青體部見證該部與柔佛石油發展企業簽署備忘錄後說,他不確定他們為什麼要退出行動黨,但他認為這是他們的事情。

“政治就是這麼可笑,雪蘭莪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茲敏前幾天才聲稱一名資深的內閣部長將會辭職,但忽然之間這樣的事件卻發生在他們(希望聯盟)身上。”

凱里認為,所有政黨都應該將這事件視為一次警惕與教訓。

有關阿茲敏聲稱將有部長辭職的言論,凱里說,雖然他不知道阿茲敏掌握了什麼情報,然而這看來這並沒有根據。

“我們所有人都不相信,你知道的,我們在內閣,大家都是同事,所以我們可以很快地互相查詢,而我們發現這說法並沒有根據。”

馬袖強:越來越多人質疑
火箭領導層乖離原則

(吉隆坡13日訊)針對4名馬六甲行動黨議員辭職一事,民政黨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指出,這證明行動黨壯大了伊斯蘭黨,從一個東海岸的政黨變成全國性政黨,而這也導致發生了實行伊斯蘭刑事法的問題。

他在文告中說,行動黨4名議員的辭職,是至今證明行動黨誤導選民和認可伊斯蘭黨的最有力證據。

“4名行動黨議員辭職後所發表的聲明,印證了越來越多民眾批評和質疑行動黨。

“民眾認為行動黨領導層已乖離最初的鬥爭,並為了政治利益而摒棄原則,這些也通過馬六甲行動黨的揭露獲得證實。”

馬袖強表示,4名行動黨議員有權質疑該黨領導層,同時也有責任警告民眾有關行動黨內部的錯誤和腐敗情況。

他強調,此次辭職事件最值得注意的事項是,4名行動黨議員承認犯錯,並為他們在上屆全國大選誤導選民支持作為中庸政黨的伊斯蘭黨而道歉。

“行動黨不能再逃避責任和過錯,至今依然與伊斯蘭黨合作。儘管行動黨知道這是違憲的議程,但依然誤導選民和壯大伊斯蘭黨,這是一個事實。”

光明日報‧2017.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