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法理】新年聚會可談與不可談之事

Create: 02/08/2017 - 18:10

一年一度新年聚會,家人團圓,噓寒問暖;舊雨重逢,細說當年,一樁人間樂事也!

友人從海外回鄉探親,多年不見,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從那些年年少輕狂年代之軼事,現實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瑣事,到當今風起雲湧的政經時事,都是我等茶餘飯後,長篇大論,時而激昂,時而低吟之事。

但是,總有些事、有些人,對於某些人而言,任何絲毫的異議或微言,是完全不可以容忍的。如無心觸犯,落得不歡而散事小,割席斷交可就何苦了呢?曾幾何時,有些人、有些事,成了新年聚會家人與友人聚會時不言而喻的禁忌。

久而久之,這些人與事,就逐漸演變成了某種教條式的政治正確。任何與之有意見分歧者,不管是在古早味的傳統咖啡店,還是現代連鎖時尚Cafe;又或者在社交媒體如臉書與推特等,受到有關政治正確教條信眾的圍剿、杯葛!

於是,不少人在某些課題上,即使在至親的家人與知交前,如果不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乾脆選擇沉默是金。而這是否代表有關政治正確教條信眾與其信奉為獨一無二的真理,就可橫行無忌,為所欲為?

如果我們以特朗普“奇蹟”當選美國第45屆總統的事實為例,那麼倒未必!

追求正確而不是政治正確

政治素人特朗普當選總統的事實,正凸顯了美國民主實踐近年來嚴重失靈,主要體現在議題嚴重脫離實際。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所講的人權、女權與環保等議題,與美國平民對生計和就業憂慮沒有太大關係。而美國城市精英的老生常談難以扭轉城市外美國平民的困境,更加深了平民的危機意識。

去年的美國大選中,沉默的大多數──美國內陸平民被有效動員起來。他們可是長期以來在美國民主政治中缺席的沉默的大多數。互聯網的發達不僅讓他們得到充分動員,也讓他們向被認為“背叛”他們的美國城市精英展示政治力量。

平心而論,特朗普也未必提出任何可執行、可操作的政策建議,他不是那個給美國開出最佳藥方的人,卻是指出了美國疾病的人。相比於希拉里用空話來掩飾問題,特朗普更接地氣,更能反映底層民眾的心聲。

美國精英政治的失敗,不僅是選舉中精英一方、建制派的失敗,也是媒體精英和文化界精英的失敗,亦是對以好萊塢演員、《紐約時報》社評家、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政治觀察員為代表的持傳統自由主義傾向的美國左派知識分子的政治正確教條話語霸權的反擊。

更重要的是政治正確,讓民眾不願表明立場,或是觸碰問題的癥結,不敢對當權者講真話,結果政治人物往往就因為這點而患上了“國王的新衣症”,自以為是,狂妄自大,而最終禍國殃民。

難怪新加坡已故前總理李光耀曾強調:我追求的是正確,不是政治正確。

從新年聚會可談與不可談之事談起,李老上述真知灼見裡頭的智慧,自是再明顯不過的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許文思)

光明日報‧2017.02.09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