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風景/星夜

Create: 12/12/2016 - 10:26

中學時候,英文課的老師教我們唱過幾首英文歌曲,其中一首就是《Starry Night》。課堂上老師播放錄音帶,我們邊學歌詞生字,邊學唱。這是我最早接觸的《星夜》,不是從繪畫,反而是歌曲。

老師當然也介紹了梵谷,以及這幅代表作。我們那時候還懵懵懂懂,對畫作感受不深,甚至把課堂上學過的“Once in a blue moon”跟各種流動的藍色的《星夜》聯想在一起。雖然那時候我的繪畫興趣還沒那麼濃,倒是很喜歡這首歌,歌詞模模糊糊地記了20年。

最近,風景繪畫課進入印象派課程,臨摹了幾個代表畫家的作品,包括莫內以及梵谷。老師給了兩張梵谷的作品供我們選擇,其中一幅就是有名的《星夜》。這幾年多了解了一些繪畫派別,也有自己的喜好。我喜歡印象派的奔放豪邁,強烈的色彩衝擊,《星夜》也是我喜歡的作品之一。

《星夜》像是一盤流動的色彩,裡面所有眼睛看得見以及看不見的東西,都呈流動狀。比如風、雲、光線、植物,都在緩緩流動。創作《星夜》時,梵谷精神狀態異常。正因為他瘋狂的精神狀態,呈現出來的作品是非常鮮明、色彩斑斕,成品成就到達了一個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花了差不多8個小時完成了臨摹作品,過程是痛並快樂着。我至今沒機會看過原作,很多顏色跟感覺只能看着照片來想像。整幅畫以藍色為基調,各種各樣的藍在畫中彼此融合又獨立呈現,電腦呈現出來的顏色已經和原作可能大不相同,只能儘可能地塗出接近眼睛所看到的色彩。

一面畫,一面想起老大在繪畫課也曾臨摹《星夜》。學齡前的小孩,臨摹對他們來說是再創作,梵谷的生平故事他只記得有個畫家精神失常,把耳朵割了下來。他用不透明水彩來作畫,我用油畫顏料。畫完後我把老大的畫作拿出來,兩張畫擺在一起,竟然頗為感動。

我學畫三年,老大也學畫接近三年。以前我曾開玩笑說,有一天小孩去讀大學,我也要去讀碩士,跟小孩一起畢業,一定是一件非常好玩也非常感動的事。感動因為我們朝着相同目標去努力,過程中能互相理解對方的難處,自然也能在彼此都覺得沮喪時候互相擁抱。原來不用等到他去上大學,我們就已經攜手完成了這樣的夢。

我們的《星夜》在不同時空下創作,看起來有很大不同,但又有很多共同點。這跟我們母子間既親密又獨立的關係一樣,我很高興我們有繪畫這種共同的語言,它讓我們看見彼此的差異,也讓我們發現彼此相似之處。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葉君菡)

光明日報‧2016.12.12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