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敦馬對中資的愛與恨

如果慕克力沒有“提前”下台的話,中國駐大馬大使黃惠康上週一首次官訪吉打時,他所禮貌拜會的吉打州務大臣會是這位前首相敦馬哈迪的兒子,而並非出現在他面前的阿末峇沙。

黃惠康從本月起將走透西馬半島6個州,對中方投資的12個重點項目進行考察,為“2017中馬深化務實合作年”掀開序幕,而他這回巡視位於敦馬老鄉的“魯海豐吉打綜合農漁產業園”,則是北馬的“唯一”。

令人深感興趣的是,黃惠康大使在聽取這項為配合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並列入2017年中馬深化務實合作的重點項目之匯報後,他不知會否評估“魯海豐吉打綜合農漁產業園”計劃於大馬來屆全國大選後可能出現的“變數”。

如果慕克力目前仍是吉打州務大臣,相信會持續推展這項於2015年他仍在位時啟動,而已由中國青島的魯海豐食品集團與吉打州政府簽訂諒解備忘錄的大型計劃。

然而,敦馬和前副首相慕尤丁領導的土著團結黨自首相納吉去年11月第三次官訪中國,成功引入合計1436億4000萬令吉的總投資額以來,就一再政治化馬中關係,肆意妖魔化陸續湧入大馬的中國投資,所以不禁讓人們聯想到,一旦反對黨陣營於來屆全國大選重奪吉打州政權,屆時不知會否對近幾年來紛至沓來的中資尤其是“魯海豐吉打綜合農漁產業園”計劃重新審核。

無論如何,黃惠康大使深信這個斥資20億令吉的“魯海豐吉打綜合農漁產業園”一旦落實,可在吉打打造世界級漁業終端;換句話說,如果這項被喻為吉打有史以來最高投資額的漁業項目真的有如黃惠康大使所指的,可望於未來5至10年內,帶動吉打的整體經濟取得量和質的騰飛,那麼某些政客訴諸挑起反中資和反中國的情緒,藉以撈取政治資本和選票的任何企圖,註定難以得逞。

當黃惠康大使前往敦馬的老鄉巡視“魯海豐吉打綜合農漁產業園”的同時,身為土團黨榮譽主席的敦馬日前造訪慕尤丁老鄉柔佛,持續追擊他所曾指控未來將有70萬中國公民“落戶”的碧桂園“森林城市”計劃,當時他甚至質疑他們將取得大馬國籍,進而於來屆全國大選投票。

持雙重標準對待中資

這次實地視察這項由中國碧桂園和柔佛州政府所擁有的柔佛人民基建集團聯營之大型綠色發展項目,現場目睹“永久產業”的廣告牌後,他隨即駁斥納吉指森林城市只是99年租賃地契的說法,因而重申森林城市計劃“出賣國土”。

在巡視“魯海豐吉打綜合農漁產業園”後,黃惠康大使上週四續程考察受到爭議的碧桂園森林城市計劃,他聆聽匯報時獲告知,未來入住森林城市的70萬居民並非全是中國人,碧桂園無意把森林城市打造成中國城或唐人街。

敦馬對慕克力掌權吉打州政府時引入中資,包括推展中的“魯海豐吉打綜合農漁產業園”至今不曾給予否定,同時也未對沙地阿拉伯國王薩勒曼最近首次官訪大馬與我國簽署總投資97億4000萬令吉的諒解備忘錄,而擔心我國恐將被“殖民化”,他卻把納吉引入中資之舉狠批為“喪權賣國”,其真正動機不啻是心照不宣,欲蓋彌彰。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