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論劍】乾杯泯恩仇

龜島一名史官到衙門擊鼓伸冤,起訴龜島長官貓頭英誹謗,誣蔑他沒報德,不專業,且影射他企圖推翻龜島的喜盟武權。

這是番薯國首宗史官起訴一州長官的訴訟,震動史官界和朝野武林。但是,貓頭英表現出一臉不在乎,還指責代表該史官起訴的大狀乃朝廷明正派大狀,暗指該史官意圖明顯。

貓頭英把問題武林化的態度,令人聽之心寒,該史官是否具武林意圖,不是貓頭英或其手下說了算;更嚴重的問題在於,貓頭英不分是非黑白,又把這筆賬算在史官頭上,已對史官造成二度傷害。

只要出現批判就神經過敏

貓頭英與其手下理應清楚,史官是監督朝廷和官府的第四權,享有新聞自由的權益,無論是朝廷陣線或喜歡聯盟,當上百姓父母官之後,就要受到史官界嚴密監督,讓百姓可以理性的態度去明察秋毫,而非只會對父母官點頭稱是。

這一點,表現再窩囊不過的星光派,反而最為明白,多年來儘管受盡史官猛烈抨擊,但星光派領導們不曾指責史官偏袒或失實報導,這就是基於尊重新聞自由的精神,一切交由讀者去判斷對錯。

反觀,火箭幫向來對史官的新聞報導特別敏感,只要出現一些批判喜盟官府尤其是針對龜島官府的報導,火箭幫一些領袖就會神經過敏,跳出來大罵,並揚言控告史官,而他們的手下也會對史官府或該史官展開人肉搜索,誓要還以顏色。

貓頭英是人,不是神,人是不可能完美的,所以他的所作所為,理所當然是可以被史官或百姓批判的;這一點,貓頭英的手下必須莊敬自重,勿繼續把他們的領導人神化,更別操縱新聞自由。

貓頭英理應明白,一則新聞是否可以刊登,並非操控在一個史官手上。貓頭英動輒辱罵史官,只會顯示自己已目中無人,並不會突顯其高貴。

這一場筆戰,貓頭英已得罪了整個史官界,對他或火箭幫,甚至整個喜盟都不會是好事。為了長遠利益,亦為了華山論劍大會這一場超級硬戰,貓頭英必須收手,表現卑微一點,大不了向該史官公開道歉,同時擺一場和頭酒,宴請全體史官府的老總,乾杯泯恩仇。

這很難嗎?大局比較重要,還是被神化的面子比較重要?請好好想清楚。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蝠王維一笑)(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