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第四波工業大革命 搶先機賺第一桶金


: 2016-12-04 15:12:24
(檳城4日訊)隨著物聯網(IoT)時代來臨,工業應用領域也開始整合各種技術,而掀起新一波的工業革命。目前第四波工業大革命的戰火已延燒全球,許多工業強國如德國、美國、日本、中國均已展開強勢攻擊,以爭著成為先驅,搶賺第一筆大錢。碩吉系統管理有限公司(Softegic)首席方案架構師林德瀚指出,第四波工業大革命目前屬起步期,這不僅是世界趨勢,也是讓我國在低迷中尋求蛻變的黃金契機。林德瀚長期關注製造業流程優化和跨企業供需鏈架構方案,也曾受邀參與大馬智能製造生態體系藍圖擬定工作。他指出,國內各行各業的業者,必須有所知覺,如果能夠在起步時就對其充分了解,那麼對本身的業務勢必有很大幫助。經濟社會出現嶄新面貌第一波工業大革命實現了“大機器生產”,第二波實現了生產電氣化即“大規模的標准化生產”,第三波則實現生產自動化,是“自動的、大規模的標准化生產”。 概括上述三波的工業大革命,我們可以歸納出界定工業大革命的指導原則,即:在科技上有重大突破,使國家經濟產業結構產生重大變化,進而使經濟、社會等出現嶄新面貌。 回顧人類工業發展史,人類累計幾千年經驗才從手工業突破到第一波的工業大革命,從第一波到第二波和從第二波到第三波的工業大革命,皆以階梯式方式進程。然而從第三波到第四波工業大革命,雖耗時只有約60年,卻將會是一場顛覆性、爆炸性的進步。在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於2011年6月向全國發布“先進制造伙伴計劃”(Advanced Manufacturing Partnership),強烈表達振興美國制造業的決心,技術發展推動項目包括強化先進材料、生產技術、先進制程、數據資料與設計等產業共通基礎能力。 未來三、四年內,美國製造業乃至整體經濟應該會是生機勃勃,這是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受益於奧巴馬的政策。按特朗普的房地產背景,應是屬於短線利益導向思維,製造業發展是較傾向短線的立竿見影效益,符合特朗普風格。特朗普治理下的美國,相信會進一步加速美國智能製造生態體系成形,並不再扮演世界警察,逐漸形成全球新秩序和新常態。中國推出《中國制造2025》文案,落實“智能制造生態體系”(Smart Manufacturing Ecosystem)。中國和德國簽署雙邊合作協議,共同制定標准,秉承“智能製造,標准先行”的理念,且在沈陽建設“中德產業園”,以作為智能製造生態體系的試床範本。 有別於其他國家由政府主導第四波工業大革命計劃,“日本產業重振計劃”是由企業界主導,而代表人物是日本軟銀集團創始人兼總裁孫正義。按該計劃,各類智能機器人是把日本經濟競爭力在2050年成為全球第一的方案。問:“智能制造生態體系”是什麼,它在馬來西亞的發展來到什麼階段? 按目前的發展,各國對智能制造生態體系並無一致的規範理解,着重點也不同。我們可以廣泛理解,“智能制造生態體系”是先藉由當下最流行和新晉的各項信息科技技術,特別是人工智能技術以深化整合進入制造業體系,從而建設跨企業供需鏈平台,並持續實踐優化作業和商務形態的變革。馬來西亞起步得較慢,工業生態體系觸覺不敏感。目前國際貿易與工業部、科學,創新與科技部、通訊與多媒體部,正各自着手探索“智能制造生態體系”。當局已成立特工隊於明年開始一系列工作,預計大馬版本的《智能制造生態體系》會在明年底或2018年初出爐,並與《第三工業發展大藍圖》相呼應。 落實服務導向製造業目前世界工業已出現了第四波工業大革命的雛形,目前尚無法界定第四波工業大革命的實質內涵。各國對第四波工業大革命都提出不同概念,如:美國提出的“工業互聯網”(Industrial Internet)、德國的“信息物理系統”(Cyber-Physical System)、中國的“互聯網+”(Internet Plus)等。 雲計算(Cloud Computing)、大數據(Big Data)、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加密暗語(Cryptographic)、移動計算(Mobile Computing)、量子計算(Quantum Computing)、擴增實鏡(Augmented Reality)等,成會是第四波工業大革命的重要技術組件。 就企業內部的作業流程系統而言,它必須提升至跨企業供需鏈平台架構的整合與集成,以落實“服務導向的制造業”(Service-based Manufacturing)。檳州製造業已走了46個年頭,盡管不能算是十分成功,但308變天後的檳州製造業,彷彿成了孤兒棄子,讓製造業同仁無所適從。這是我從不少製造業資深管理層得到的反饋和我本身的密切觀察所獲得的結論。 在前檳州首席部長丹斯里許子根博士時期,政府與制造業關系非常緊密融洽,定期每兩周在檳城技術培訓中心(PSDC)董事會議室召集製造業領導者會議,由許子根主持,是屬於高層次、群策群力為制造業而作出的貢獻。在當時,一旦檳州制造業有什麼傷風感冒,許子根必會給予解說,闡述解決方案,穩住軍心。 反觀今日看到的是拿督斯里李家全孤身給予解說安撫,而掌管檳州製造業發展的第一副首席部長拿督莫哈末拉昔甚至對希捷科技(Seagate)和威騰電子(Western Digital)的裁員與撤資行動,給了一個讓人驚訝的評論:“這很正常,生意有上有下,外資可來可走。”這種談話猶如向其他跨國企業散播了負能量,讓信心加速崩盤。 我建議州政府放下身段,修復與製造業的關系,主動親近大型跨國企業領導層,尋求意見以振興製造業,定期由首長召開短期解困會議。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