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風格強調女性自主權 Jo Disaya時裝酷炫偏中性

  • 認為,時尚並非「只有酷的人」可以穿得出來,只要一個人願意穿上去,他們就有變酷的可能。(圖:光明日報)

  • 2016年,Jo贏得Jimmy Choo周仰傑博士2016年度未來設計師獎(Professor Dr. Jimmy Choo Next Designer of the Year 2016 Award)。(圖:光明日報)

  • Jo 的服裝設計風格多以女性自主權為主題,她希望藉此影響其他女性穿出自我。(圖:光明日報)

  • 由於品牌設計顛覆日韓的女性甜美風,所以她自認要打進亞洲市場是一件非常有挑戰性的事情。Jo Disaya 品牌設計主要在提倡女性的自主權。(圖:光明日報)

  • 在香港和澳洲累積的工作經驗加強了Jo的時尚敏感度。(圖:光明日報)

  • “我身體裡面的反叛者永遠不會死去”(Rebel in me will never die) 是Jo的人生座右銘。(圖:光明日報)

元旦前一週,Jimmy Choo周仰傑博士2016年度未來設計師獎得獎人Jo Disaya 在行政廳劇院舉辦了一場SS17的時裝秀。活動由大馬旅遊局所籌辦,當天也請來吉隆坡的歌劇表演團 MUDKL 到場演出。當時,該品牌的靈魂人物Jo就在劇院外等候,手指間夾着一根香煙在吞雲吐霧。乍看之下有種痞痞的感覺,原來這名服裝設計師也自認心裡住着一個反叛者,不服於世道也不願意被社會牽着鼻子走。

“我身體裡面的反叛者永遠不會死去”(Rebel in me will never die)是她的座右銘。“我根據自己的個性去打造自己的品牌,這才是最有代表性的,關於我的全都可以在我的設計中看到。”

服裝秀就快開始,她以俐落的動作向到場的嘉賓打了招呼後,便到後台準備。夜幕低垂後,服裝秀就要開始,走進古老的小劇院安靜等待Jo Disaya 用服裝來表達她內心的狂野和不甘束縛。

下午4點,Jo Disaya在孟沙的酒吧點了一瓶紅酒。是的,就在鬧市裡的大白天,她想也不想就點了一瓶紅酒。

“哦,我任何時候都在喝,所以你儘管放心。越是需要工作的時候我越是想要喝。”

見面之前還以為她是一名孤冷的短髮女子,用髮帶箝着頭部,還有她身上的紋身,都給人一種打從骨子裡叛逆的感覺。但是開始聊天十分鐘以後,不難發現她其實是一個非常熱情和熱愛分享的女子。“外冷內熱”最適合用來形容這位奇女子。

這名大馬設計師自小在澳洲長大,大學時攻讀了3個學位,即貿易、法律和服裝設計。這3個學位令她的知識淵博,並不會只把自己局限於時尚領域。服裝設計這門行業本來就不容易,因其市場小而競爭大。

讀貿易法律謀求多出路

“所以我用自己的積蓄開創了這個品牌。而後,還需要兼職其他工作比如造型師、作者、時裝秀籌備單位等,才能支撐我的開支。當初,我同時就讀貿易和法律科系就是因為我知道,單要靠着設計工作來賺錢,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為了自我保障,我便兼讀其他科系,以便多一條出路。”

想要在競爭激烈的時尚界分一杯羹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是在馬來西亞這個對時尚沒有太大鑒賞能力的國家投入時尚業。

Jo在澳洲和香港時尚界累積了數十年的工作經驗後,10年前回到馬來西亞大展拳腳。很顯然的,馬來西亞的環境和時尚風潮與西方國家的有所不同。

除了因氣侯因素而形成的不同,還有大馬人對實驗性服裝或非主流服裝的接受度仍然非常有限。

顛覆女裝應甜美印象

Jo的服裝設計主要是強調女性的自主權。她的設計風格偏中性,特設的高領和墊肩給人一種強悍的感覺,並顛覆我們日常以為女裝就應該艷麗甜美的潛意識。

她的最新代表作SS17 Spring and Summer 2017在過去幾個月已陸陸續續在時裝界展出,並引來不少正面的迴響。

“我的品牌本身其實就是代表我的個性。我可以非常龐克非常中性,也可以有很女性化的嫵媚和很隨性。我不會作出迎合他人需求的設計。”

Jo的堅持其實就藏在她的骨子裡。她有一股說不出的倔強,也有讓人屈服的親切感,說起話來的瀟灑其實還夾雜着一股幽默感,讓和她聊天的人倍感輕鬆和親切。

2015年開創自己的品牌後,她的服裝目前僅在歐洲地區銷售,亞洲市場尚未開放,但是有興趣者仍可以通過網絡向她訂購她的作品。

她在澳洲和香港工作的經驗讓她對自己的時尚觸覺更具信心,畢竟十多年的磨練終究可以讓一個人成長。

體內住著一個反叛者

Jo說,對少數時尚界名人來說,穿得“過於時尚”走在街上並非一個問題,即便將頭髮染成粉紅色,也可以這非主流的髮色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孟沙的大街上。他們身着似乎在時尚雜誌見過的服裝,熟悉卻又讓一般人對它的剪裁和形狀感到難以接受。

“偏激和實驗式的打扮風格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接受的。我們總不能把自己對於時尚的觸覺就這樣丟給他人。畢竟別人也需要時間去消化這些風格。”

Jo的設計偏向暗色系,黑白或豬肝紅等顏色,偶爾帶點黃色。

“我相信在生命中,我們若是要開心,就必須打破束縛自身的原則,做自己。每個人身體裡都住着一個反叛者,在我身體裡面的反叛者永遠不會死去。

“我支持自主權和人人平權。每個人都是Jo Disaya,無論你的性別、你的膚色、你的性取向、你的宗教。做自己一直是我品牌裡所強調的。”

她的設計帶着獨特的激進,但卻仍舊保留着社會所需要的氣質。

“當你穿上 Jo Disaya 的服裝時,已經不需要外加任何配件,因為設計的本身、剪裁和材料已彰顯了設計的重點。我本身出街很少戴配飾,因為身上的刺青很多。”

盼打破對男女性穿著標籤

對Jo來說,打入亞洲市場是她的嚮往,也是相當具挑戰的一門功課。

“我們設計的作品比較歐式,也比較大膽,和日韓式的潮服有所不同。畢竟在馬來西亞我們還是比較習慣溫和的穿着打扮。”

她想要打破社會對於各個性別應該怎麼穿的古板想法,“在男女穿着打扮的方向上,每個國家都會有各自的標籤,認為男性應該怎樣穿,女性又應該怎樣穿。”

而Jo Disaya的作品就是要給予女性力量和自信,讓她們可以穿出自己的風格,並從自己的服裝造型中去證明她們的自我突破。“我真的很希望藉此為她們帶來小小的改變。

“女性並非每天都需要身着短裙和平底鞋。我想要帶給她們更不一樣的感覺和氛圍,許多人或許會有‘你能夠,我不能’的心態。她們會羨慕我們,然後說什麼我穿得很酷。事實上,任誰都可以穿得很酷,重點在於你願不願意去穿出來,敢不敢穿出來示人。有人也會說:‘這衣着太龐克,我穿不來。’我經常告訴我的模特兒,需要有不屈服於世間的心態,然後把衣服穿得好。你的坐姿你的站姿都是表達自己的一種方式。服裝會展現你的個人特色,你自己也需要嘗試去展現自己的特色。(The clothes will work you and you have to work it.)”

不看時尚讀物免創意受影響

設計師需要時常找尋創作靈感,而每個人的靈感可以是源自於不同的地方。有人讓自己頻密翻閱雜誌,以便從中找靈感,有人旅行甚至外出走走,藉此找尋一點靈光。

在擔任造型師期間,Jo拚盡全力翻閱時尚雜誌甚至瀏覽時尚網頁。然而,自從兩年前自創品牌以後,她不再翻閱時尚讀物。

“我不希望其他時尚資訊影響我的創意,其他設計師有他們的風格,而我不希望被影響。”

有時候,靈感源自於不經意之間。有一次,她在伊斯坦堡旅行,坐在咖啡館時,突然有一名披着藍色外套的男子經過。

“他的藍色外套的設計很一般,可是整個伊斯坦堡那條街上的氛圍和男子的氣質立刻給予我強烈的靈感,而我腦子裡也馬上出現一個全新外套的設計架構圖。”

在時尚創作的道路上永遠都不容易,但Jo建議年輕一輩不要輕易放棄理想,並勇於追逐自己的夢想,相信心中那股堅持,也相信藏在心中那個不甘平凡的孩子的追求。

她希望自己的品牌可以在往後的日子家喻戶曉,並在保持着品質和品牌特徵的同時,可以讓每個人都穿出屬於自己的味道。(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