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輟學投入美容業幫補家用 劉俞讌勤學30年當馬首席彩妝師

  • 劉俞讌常告訴孩子,只要用心工作,要在各自的領域闖出一片天並非不可能。(受訪者提供)(圖:光明日報)

  • 劉俞讌三十多年的彩妝旅程裡並非一帆風順,而是熬過了各種風風雨雨方有今天的成就。(圖:光明日報)

  • 劉俞讌本身接受微整容,她認為,儀表是表現自己的最基本方式。(圖:光明日報)

  • 那個在工廠打工存錢的小妹,三十多年後是馬來西亞首席彩妝師,她靠的是毅力而非幸運。(圖:光明日報)

時尚究竟要怎麼追?劉俞讌自小就整個人散發潮流教主的味道,當時沒有網絡,一般人只靠流行雜誌探測最新的流行趨勢。十來歲的她沒有多餘的錢買雜誌,僅僅靠着班上經濟能力尚好的同學所攜帶的雜誌認識時尚。

當代紅星在報章和電視上的造型,也就是當時的流行趨勢。中學時期,最流行的女星是玉女周慧敏,淡淡的妝扮令她看起來恍如鄰家女孩。1985年,梅艷芳推出專輯《壞女孩》,而她這種壞壞的裝扮也掀起一股風潮,女孩開始跟風煙燻妝。後來日風吹起,女孩們學起松島菜菜子的可愛裝扮,蓬鬆的頭髮圓圓的大眼睛。

2000年韓流席捲全球,八十年代的裸妝重返時尚界。時尚走得快去得快,走了又回來。活了半個世紀,劉俞讌一度和其他年輕人一樣,每天都在跟風,總是要走在流行的最尖端,腦袋裡資訊的更新更是要快,只因為她是馬來西亞美甲與彩妝協會的主席,也是Y Snow Beauty的創辦人兼校長,以及馬來西亞人力資源部技職發展部的教練。身兼數項重任的她,是在15歲那年輟學投入美容業開始其美容生涯,三十多年後的今天,她卻憑着個人努力成了大馬首席彩妝師。

裸妝是看起來沒有化過妝的妝裸容,似乎沒有着妝的痕跡,卻看起來比平日還要精緻很多。它強調五官立體化但是粉底要輕薄,用自然淺色的粉液輕輕刷在眉毛的尾部,按照原有的眉形輕輕描畫。

韓風吹啊吹地放縱,楚楚可憐的裝扮是近代的流行元素。眼妝把女性的雙眼打扮得如同日本漫畫少女的雙眼,雙眼皮貼兩三層拉長眼睛。

“現在的少女已經不會像以前那樣靦腆並拒絕化妝。若你要幫她化妝,她高興都來不及,很少會拒絕你。”

化妝後才出門似乎成了一種禮儀、一種禮貌。劉俞讌認為,年輕人化妝如今已是見慣不怪的現象,市場上的化妝品很多,價錢也不貴。只要上一兩堂課程,幾乎就可以化個人模人樣的妝了。

微整容科技發達成功率高

“他們甚至上網看視頻教學就可以了,要化妝容易得很。一支口紅二三十令吉就可以買到品質不錯的,而且每支可以用上至少半年的時間。”在這種情況下,世上早已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

化妝帶給人們的不只是艷麗的外觀,同時也促使個人的自信增加。

“有些人沒打理自己,然後口口聲聲說自然就好,並抗拒化妝和微整(微型整容)。告訴你,天底下沒有人是不喜歡被讚美的,而這些人通常也是缺乏自信的一群,所以他們就隨便編個理由來掩飾自己的自卑感。”

她認為,打理自己不一定要濃妝艷抹,因為這樣的上妝和卸妝會很累,化妝最重要的是簡單就好,將自己佔優勢的部位凸顯出來。

俞讌的思想新穎,她鼓勵年輕人化妝,無論是男是女,因為遮瑕並沒有錯。若是有人想要整容,她也不反對,但她說,在選擇醫生的時候要精明,現今的微整容科技發達,成功率都相當高且副作用少。

“我聽過一種到韓國玩一個星期的旅行團,旅遊、住宿、食物、交通甚至整容全都包在內。遊客整容後兩天內就可消腫,然後就可以用全新的面貌在首爾街頭購物。神奇得很!”

鼓勵兒子化妝

劉俞讌說,她身旁也有不少男性對微整特別感興趣。

“有些長得很帥,整體外貌已經很不錯了,卻一直嚷着說不夠。”

她披露,日本的男性似乎都有上妝,地鐵上個個拿着化妝器材補妝,完全不避忌。

她也建議男性在出門前塗上一層BB霜以遮瑕,上妝的男性並不意味着他是娘娘腔,而是證明他懂得打理自己,對俞讌來說,化妝可為男性加分,她也鼓勵自己的兒子對儀容方面加以關注。

“可能是因為我從小對美這東西就有着一種嚴格的追求吧,所以我的要求自然會比較高。”

許多人衝着韓國偶像到當地旅行,期待在韓國街頭碰到長得像韓星宋仲基或李敏鎬的韓國人,以便來一場美麗的邂逅。

豈料,他們回國後多說,韓國人確實很會打扮,但他們的長相和熒幕上看到的韓星相差甚遠。

“那些明星多是有微整或是上妝的。我們熒幕上看不到,即便演唱會上也很難看得出來。對我們行內人來說,很顯然的,他們都是靠微整和化妝來增加顏值。”

投入教學到深夜

劉俞讌說,年輕一代因為性子太急,手藝還未完全掌握好,便急着要出人頭地。

“他們好像什麼都要快。還沒學會這個就要學那個。就說畫眉好了,我們畫眉最重要的是要對稱,而且眉形要畫得好畫得細緻。有些學生還沒將眉畫得對稱,他們就告訴你說已經會了,要你教他別的。我聽了都快暈過去。我們早年學畫眉要兩三天呢!”

當然,在她的學徒裡,也有很多是很優秀及很用心的,就算已付出許多的時間和精力,仍舊咬牙學。

“美容學院的基礎班是由老師教,我通常只負責高等班的教學工作。我曾經因為太過投入教導工作,直到凌晨深夜都還沒放學生走。”

俞讌在這門美的行業裡是一個成功人士,但她從未讓自己停止學習,反而是披星戴月地讓自己進步。

2003年,她隻身前往英國學習美甲,在3間不同的學院考了十三張文憑回來。

“那時候,我看到美甲風氣開始流行,於是到國外進修,回國後把美甲概念散播出去。”

開彩妝店設美容學院

15歲那年,劉俞讌因為家境貧困,決定放棄當時的學業。她是家裡最大的孩子,看到父母生活艱難,於是決定輟學出外賺取外快。

“那個年代,美容風氣剛剛流行,女人上美容院洗臉、擠黑頭,甚至上妝等。過去,類似的情況很罕見,即便是新娘出嫁的時候,人們也都只是請個大家姐來到現場替新娘搽水粉或做個簡單的新娘頭。

美容風吹起以後,年紀輕輕的刘俞讌開始接觸美容直銷公司,並存了些錢以便上課學藝。

當時,她一邊上課一邊上門工作,生活好不忙碌。上門幫人化妝的時候,她常一個人背着大包小包的化妝袋到處走,從早到晚伴隨新娘進進出出,幫新娘補妝。一天得跑上兩三個場合,相當辛苦。後來存了些錢,九十年代,她開了自己的美容彩妝店,不久又設立了自己的美容學院。

她自稱學習全是因為對美學的熱愛和興趣,所以才會堅持三十多年.。“若只是抱着賺錢的心態,你不可能做得長久。因為它是一門技術,我們需要慢工出細貨地完成。”

從事彩妝業逾30年

劉俞讌認為,美容彩妝的行業不能單單只是靠着技術,而是需要具有生意頭腦和溝通能力,方能在這個領域扎根出位。

“現在的經濟不景氣,年輕人要找吃絕對不容易。你總要在某方面比別人好一些,才能夠在這個戰場上倖存。我明白年輕一輩都希望自己當老闆,家裡有些成本的就可以開店,但是技術和運營不到位,很多時候都會被迫關閉。單靠技術卻沒有生意點子,同樣也無法完善經營彩妝事業。”

常常有年輕人的家長問俞讌,究竟彩妝行業是否可以找吃。“我對他們說,我本身都做了三十多年,你說呢?當然可以啊,但你需要去經歷前段時期的心酸和辛苦,熬過了就可以。每個行業都可以賺錢,最重要的是在於你有多刻苦,意志力有多強大。”

鄰家小妹成名彩妝師

對劉俞讌來說,愛美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對自己負責的表現。從單純愛美到當彩妝師,心境的轉變自然有。兩者之間的結合和鏈接,也為她創造了別具一格的感動。

愛美靠的是心思,愛美的事業考的卻是頭腦、熱情和對潮流的崇拜。

今天,我們眼前髮色大膽過人的俞讌,三十多年前也不過是個儀容普通的鄰家小妹,而這個在工廠打工存錢的小妹,三十多年後竟是馬來西亞首席彩妝師,靠的是毅力並非幸運。

俞讌教會我們兩件事情。如果你今天是愛美的,就將自己打扮得美美,千萬不要過分在意別人眼光。如果你今天對美容事業有疑問,俞讌的見證也算是一個答案吧。(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