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展身手】堅信集郵小孩不變壞 兒科醫生辦國際郵票展

  • 鍾全山處理過的一個早產嬰只有600公克重,如同手掌般大,令他印象深刻。

  • 鍾全山把罕見的病例都拍成幻燈片,有條不紊地排列整理。

  • 鍾全山:“集郵的小孩不會變壞,還能當醫生,這是王者的嗜好。”

  • 鍾全山珍藏的郵票及明信片中,有主題比較特別及少見的醫藥系列郵票。

  • 這名如同套上黑手套和黑腳襪的女嬰因父母放棄治療並失去聯繫,令鍾全山感到深深的遺憾。

(新山訊)“集郵的小孩不會變壞,還能當醫生!”小學6年級發生的兩件事奠定了59歲小兒科醫生鍾全山這一生的追求,即對集郵的興趣以及從醫的志向。他很自豪地說,集郵是王者的嗜好。

因此,喜愛集郵的孩子不但不會學壞,還能當上醫生,成了鍾全山最愛說的一句話。

出生於霹靂州怡保的鍾全山來自一個務農的家庭,家境並不富裕,而且有12個兄弟姐妹,但是排行第九的他比較會讀書,因此成為家中學歷最高的一個。

在三德國民型中學畢業後,他前往台灣國防醫學院深造,過後不斷進修,成為一名專科醫生。

他說,哥哥和弟弟不愛讀書,放學後都去玩樂,只有他泡在學校讀書,所以成績也是最好的。

不過,哥哥喜歡交筆友,還結交了很多外國的筆友,他見到哥哥收到的信件有許多漂亮的郵票,從此愛上了集郵,那年他才小學6年級。

父親患重病 激發念醫夢

在同一年即1970年,他的父親重病一場,住院兩三個星期才出院。父親出院後,身體瘦得很,他也不知道究竟父親生了什麼病。

在那個時候,他常常陪?母親到醫院探望父親,打從那一刻起,他就有長大要當醫生的志向。

由於家境不好,他不能像一些有錢的同學一樣到澳洲、紐西蘭、英國等學費昂貴的國家深造,所以跟家庭比較窮的同學一起赴台灣升學。

在三德學長提供的升學輔導下,他選擇前往台灣修讀醫科,並且成功進入國立的國防醫學院,當時半年的學費只需馬幣700令吉。

順利完成學業及行醫後,鍾全山於30歲在台灣娶了當麻醉師的太太。從1979到台灣習醫,直到在當地娶妻生子,離開馬來西亞35年後,他於2014年12月在人才回流計劃下返回我國。

【Profile】
59歲,來自霹靂州怡保,1979年赴台灣國防醫學院修讀醫學系,畢業後選修小兒科,並在台灣行醫,是一名兒童專科、新生兒專科、兒童胸腔及重症專科顧問。離馬35年後,於2014年12月在人才回流計劃下重返祖國,落腳於柔佛州新山。從小學6年級開始對集郵及交筆友產生興趣,並延伸到收集明信片,曾經參與在新加坡及台灣舉行的國際郵票展。

單鎗匹馬回國 妻小留台灣

“回來是為了家人。”鍾全山回來的原因就是那麼簡單,那些“回饋社會,報答祖國”的話,他不說,也不想讓自己偉大。

不過,他並不是回到家鄉服務,而是落腳在馬來半島南端的新山。

“因為在新山,我回台灣探望老婆和孩子比較方便。”

原來他是單鎗匹馬回國,老婆和孩子還留在台灣,因為老婆是獨生女,需要照顧父母而不能隨行,以致他們一家三口分隔兩地。

因此,鍾全山每個月都會到台灣一次,住在新山也方便他越過新柔長堤,從新加坡搭飛機到台灣。

台18歲仍看小兒科

在鍾全山眼中,小孩子是如此的天真活潑及可愛,且充滿希望,所以他很喜歡小孩,在國防醫學院畢業後,就選修小兒科。

他指出,其實小兒科不好做,因為小孩子不會表達,生病很難判斷。

“有些人動不動就把小孩帶去看別的科,其實小孩就是要看小兒科。在台灣,小兒科是看到18歲大的孩子。”

但是他說,有很多家長沒有這個概念,小孩有一點傷風感冒就去看耳鼻喉科。

“小孩子就要看小兒科,耳鼻喉科醫生有很多不瞭解小兒科的,因為他們的訓練不一樣。”

同學非小兒科 兼職看診鬧出人命

他指出,在台灣的耳鼻喉科和小兒科就常常吵架,為一些醫療失誤的問題針鋒相對。

他說,大人和小孩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小孩的身體結構在18歲前還未完全穩定,病情的變
化也很快。

在台灣留學行醫期間,鍾全山就有一名同學去賺外快,晚上到診所兼差而鬧出人命。

這位同學並不是小兒科,當晚有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兒發高燒被送來看診。同學看診後,認定這個嬰兒發燒沒大礙,有一點感冒而已,便開藥給他,結果嬰兒回去死了,引起家屬不滿並要提告。最終,這位同學和診所各負責一半的賠償費。

鍾全山說,小孩子不會講話,很多不是小兒科的醫生看不懂病情,因此無法作出正確的判斷。

早產嬰需專業護理團隊

鍾全山處理過很多早產嬰的病例,最小的一個只有600公克重。

這個男嬰出世時,只有手掌般大,母親在懷胎23至24週就把他生下來。

男嬰就在加護病房的保溫箱內住了兩三個月,直到體重達到2.2至2.3公斤才抱出保溫箱,並沒有出現併發症,如今已有20幾歲。

鍾全山指出,照顧這類早產嬰需要有一個專業的護理團隊,有新生兒科的專業醫生和護士才能救活,在我國的大多數私人醫院相信都無法做到。

他說,幸好在台灣有健保計劃,這個男嬰得以受惠,否則男嬰的父母也無法負擔高達二三十萬令吉的醫藥費。

遺憾父母放棄治療

一宗罕見的病例,因為嬰兒的父母放棄醫治,令鍾全山無法施醫而感到深深的遺憾。

這個女嬰出世時,手掌和腳掌已發黑,如同套上黑手套和黑腳襪。

鍾全山指出,這個女嬰患的是蛋白質S缺乏症,造成血管發炎阻塞壞死。

“我對女嬰的父母說,這個孩子以後會很麻煩,可能要截肢,非常嚴重。”

他說,女嬰的父母放棄醫治,把女嬰抱回去後,失去聯絡,令他感到很遺憾。

女嬰膀胱長腹外 罕見病例數不清

另一個患上奇難雜症的女嬰因為手術太大,父母也放棄醫治。

這個女嬰的母親在懷孕時,吃了很多安眠藥,造成女嬰先天性異常,出世就出現膀胱長在腹部外面而且外翻,髖骨也異常。

鍾全山碰過的罕見病例還有不少,其中有個新生兒的屁股生畸胎瘤,開刀取出裡面有頭髮、牙齒等;6歲童患上肝臟膿瘍,這是一般患有糖尿病的成人才有的疾病。

男嬰3疾病纏身
不放棄拼命搶救

令鍾全山難忘的一個病例是一個有3種疾病纏身的男嬰,死亡率高達90%。

男嬰出世4個小時就一直在喘氣,鍾全山以為他是心臟有問題,就給他做超音波檢查,但是心臟沒有問題,於是給他做腰椎穿刺檢驗腦脊髓液。

“一般人的腦脊髓液是清澈透明的,這個男嬰的腦脊髓液像發膿一樣是牛奶色。”

原來男嬰的頭腦已全給細菌侵襲,患上的是早發型乙型鏈球菌腦膜炎。不但如此,男嬰還患有敗血症和肺炎。

當時,男嬰的父母想要放棄這個小生命,不要搶救了。

鍾全山就對他們說:“如果你們不要救,就把孩子抱回家。”

高劑量抗生素 救活一條命

可是,他們又不敢把孩子抱回家,一直把孩子留在加護病房中。於是,鍾全山再對他們說:“你們不把孩子抱回去,把孩子留在加護病房就一定要搶救。”

想到孩子的父母都要放棄了,他就死馬當活馬醫,敢敢下藥。

他指出,一般嬰兒的盤尼西林抗生素使用量是每公斤體重15萬至20萬單位,他和助手就大膽注射到100萬單位的劑量。

這個男嬰就這樣被救下來,上小學時還不會自理大小便,也不會認字。

男嬰現在已有20幾歲,長得高頭大馬,可是仍不會認字。

參加國際郵票展

鍾全山在台灣行醫時,把罕見的病例都拍成幻燈片,並把醫藥研究、醫學心得、研究報告等發表到醫藥刊物。

在收集郵票上,他也是如此有條不紊,名列不同主題的郵票編排在一起,如生肖、醫藥、燈塔等。

他就是如此認真的集郵,並非隨隨便便的玩票性質,也帶?他收集的主題郵票參加過國際郵票展。

前年他到新加坡參展,去年在台灣,今年國際郵票展將在印尼萬隆舉行,已經有郵友訂好行程並約他一起,不過他因有職務在身,今年可能不能成行。

他說,集郵是在小學6年級培養起來的興趣,當時他受哥哥交筆友影響,從此愛上了漂亮的郵票。

寄名信片 多到名列排行榜

從郵票的方寸世界上,鍾全山不只認識了世界,也交上了筆友,並且擴展到收集明信片,還參加一個明信片交換網站。

在這個明信片交換網站上,網站會抽選出一名陌生的參與者讓他寄出一張明信片給對方,並在對方收到他的明信片後,網站會再抽選另一名陌生的參與者寄回一張明信片給他。

因此,他結交了一些筆友也收到不少明信片,曾經在台灣排行榜上名列第八寄出最多明信片的人。

由於在這個交換網站上,他有提及喜歡的主題如瑪麗蓮夢露、馬、燈塔、醫藥等,網上的筆友也會依他所好,選寄這些特別的明信片。

外甥受薰陶 喜集郵交筆友

他說,為了引導女兒也有同樣的嗜好,他都親自動筆寫信寄去台灣給女兒,希望藉?漂亮的郵票和明信片引起她的興趣,可惜女兒不為所動。

“女兒對我說,老爸,我才不要你這些東西。”

不過,他倒影響了姐姐留學英國並已當土木工程師的兒子,從小跟他一樣喜歡收集郵票和交筆友,迄今仍不時會寄明信片給他。

愛上歷史小說

在台灣國防醫學院就讀時,歷史是必修科,這也造就鍾全山愛上歷史小說。

開始時,他是因為在大學的課程關係,愛上中國的近代史。

隨?興趣逐漸濃厚,他從近代史延伸到清朝歷史,近期則選讀明朝史的小說。

他指出,中國作家二月河的清代帝王系列歷史小說《康熙大帝》、《雍正王朝》及《乾隆皇帝》,他都看完了,現在看?大明王朝的歷史小說。

他喜歡一卷在握地看書,多過看改編的歷史小說連續劇,因為看電視劇比較浪費時間。

光明日報/謝邦孝.2017.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