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做自己(三之一) 時興不跟風 適合就時尚 髮型師蓄長髮做自己

  • Ken Frost認為,民眾應為褪色的頭髮重新上色,才算是符合時尚精神,但許多人常常忽略這點。

  • 蔡禮帆說,因天氣炎熱,大馬人在服裝打扮方面的選擇不多,所以只能從鞋子判斷究竟有多潮。

  • 澳洲髮型師Ken Frost坦言,流行是需要花費的。

  • 台灣髮型師蔡禮帆從17歲開始當學徒,21歲當上髮型師,他一頭披肩的蓬鬆髮型,讓他看起來酷似道明寺。

跟隨潮流和做自己究竟有什麼差別?究竟我們要模仿最新的流行趨勢,砸下重金不斷購買和穿著市面上最新推出的名牌潮流服飾,還是勇於做自己,用自信去撐起骨架上的衣物?
當你這樣自問時,就顯示你可能缺乏自信。其實,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許多人都已不再盲目跟隨潮流,或跟隨偶像的打扮。只要登上網絡一看,眼前所見皆是各式各樣不同風格的打扮,如斯文、狂野、甜美、龐克、可愛、搖滾……
而對於上述問題,自我認同強烈的台灣籍髮型師蔡禮帆說,只要是能令他感覺舒服的外觀,那就是他想要的風格。

在時尚的潮流中盲目追隨一段時日,似乎是必然的事,因為唯有經歷這些階段,我們才能夠不斷清醒、不斷打破,不斷確立自己的定位。也就在這樣的過程中,時尚才能夠沿梯而上,走到社會的最前端。

時尚是個很玄的東西,我們無法觸摸到它,但卻可以強烈感覺到它的存在。

在馬來西亞談時尚,這邊廂,腦海中馬上會出現雜誌裡的五顏六色的時裝,或是成群穿?流行或前衛服裝的模特兒,但另一邊廂,內心又難免會閃現這樣的疑問:“大馬天氣那麼熱,除了一般的短袖T恤或薄衣裙,我們還能穿得多時尚呢?”

由於本地天氣炎熱且潮濕,就連噴了發膠外出30分鐘後,即需馬上補膠,試問,本地人又如何能穿上最常出現在時尚圈子裡的披披搭搭式的多層次時裝、有型大衣或各式各樣的厚重外套呢?

但對許多時尚達人來說,時尚只是一種態度,只要適時把這種態度落實到生活的衣食住行中,那就算是在履行時尚精神了,換句話說,時尚並不是指分分秒秒都穿上時尚服裝,而是指把時尚精神糅合至生活裡頭。

對此,來自台灣的Alpha Hab技術顧問蔡禮帆的見解就非常具體,他說,即使是在熱帶國家也可穿外套,但卻是在需要的時候才穿外套,如入夜後溫度驟降,或是在冷氣室或一些因地勢較高而溫度較底的地區時,外套總可以派上用場了吧。

天氣熱非妨礙時尚理由

對他來說,炎熱的天氣並不會成為“不能時尚”的理由。“大馬人在裝扮方面看起來較保守,但‘處於熱帶’不應成為他們打扮保守或‘不時尚’的理由。”

他從17歲開始當理髮學徒,21歲就當上髮型師,而他一頭蓬鬆的披肩長髮,讓他很有偶像劇《流星花園》裡道明寺的味道,而現年39歲的他,看起來卻像是廿來歲。

長髮必然比短髮更難打理吧,詢及他起床後是否需花很長時間把這頭長髮吹捲時,他想也不想就說:“不會啊,只要在替頭髮沖水後,再用吹風機吹乾頭髮,形狀自然就會出來了。”

由於目前流行的時尚髮型是把兩邊頭髮剷平,再把前額上方的頭髮堆高,所以有人難免會對身為髮型師的他何以不剪一頭這樣的時尚髮型當生招牌?對此,他直言,他很喜歡自己目前的髮型,而這也幾乎已成了他的個人風格,所以他不想作出改變。

“造型師可以為顧客剪一頭最In的髮型,但同時也可以為自己設定最獨一無二的風格啊。我對我現在的外觀感到滿意又舒服,而這就是我的風格和我的個人造型。”

他向來都很強調個人風格,“如果時尚不允許凸顯個人魅力,那時尚就失去它的效用。”

“亞洲區的造型市場多以上班族為主要服務對象,但台灣人對髮型卻有很多天馬行空的看法,且勇於在自己的髮型上展現創意。這是因為台灣的髮型店很多,馬來西亞的髮型店相對較少,所以台灣髮型店的競爭很大,唯有不斷以創意取勝,才能突圍而出。”

以大馬人鞋款判斷潮不潮

蔡禮帆說,熱帶和溫帶國家的氣候和人文都有所不同,身處溫帶的民眾在服裝搭配上可以很有層次感,那是受到地理位置影響所致,換言之,這種風格是由地理位置塑造出來的。

“在馬來西亞,你若是在大熱天穿上超過兩件衣服,別人就會笑你是神經病,哪有甚麼層次感可言!”

然而,時尚本身就是一種很自我的態度,它不需要別人去肯定它的存在,而在時尚精神裡,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元素。

大馬人對流行的敏感度多集中於鞋子方面。“驟眼望去,大馬街頭的行人的服裝打扮仿彿清一色,若想判斷這些行人究竟有多潮,那就一定要看他們所穿的鞋子。”

“在學做造型方面,起初,我們都是先模仿和跟風,慢慢的,我們才會看到適合自己的造型,於是,我們會逐漸把身上的一兩樣東西拿掉,在加加減減以後就成了最真實的自己。在自信萌生以後,我們就開始勇於穿出自己的風格。”

他認為,許多“網紅”之所以成為人氣王,主要是因為他們勇敢做自己,不在意他人的看法去穿出自己的風格。

“時下年輕人都不喜歡被約束,且最推崇這種做自己的態度。而在馬來西亞,你想要穿出多層次感並沒有錯,你也不需要耐得住他人的眼光,最重要的是你耐得住炎熱的天氣。”

模糊也是一種美

蔡禮帆認為,世界上有兩種偉人,一是具有思考能力的人,二是能引起別人思考的人。

“同樣的,世界上也只有兩種時尚達人,一是追求時尚的人,二是能引起別人追求時尚的人。在這兩者之間,我們無法定義誰更偉大,或許是因為時尚本身就是一種模糊的存在,而模糊也是一種美,一種動力。就因為模糊、清晰、再模糊、再清晰……一直的演變下去,時尚便得以進步。”

他說,時尚本身是花錢的,無論是髮型、服裝或是美甲。

“若要追隨流行的腳步,必然需要耗費大筆金錢,因為它不斷在跑?,不斷在更新。我們一不留意或一時脫節,就可能會偏離時尚的軌道。”

流行需耗費金錢

澳洲髮型師Ken Frost坦言,流行是需要耗費金錢的。

“就以染頭髮為例,當時當圈流行灰白色的髮色時,一些人就會跟風把頭髮染成灰白色,在這過程中,首先得先把頭髮漂染兩三次後再上色。回家後,染髮者還必須使用特定的洗髮劑護理頭髮,一旦頭髮褪色,還得自行補色。很顯然的,染髮既耗錢又耗時。”

不過,他說,這對藝人來說卻不成問題,因為他們隨身攜帶造型師。“然而,這對一般人來說卻有些不切實際,因為他們得為時尚付出代價。”

染髮褪色應補染

身為專業髮型造型師的Ken Frost認為,馬來西亞髮型師不應該只是一昧向錢看,而需要更專注於學習。

“髮型師本身應根據顧客的臉型判斷適合他們的髮型,而非跟?顧客的感覺和喜好來修剪他們的頭髮。”

他說,大馬人在髮型上的創意還有待加強。

“大馬女性偏好褐色的髮色,雖然她們多會染髮,但都鮮少保養頭髮,很多時候,即使染色的頭髮褪色的部分已長達6吋,她們都還是沒有補染髮色。至於男性方面,追求流行並沒有錯,但切記勿替頭髮染上各種顏色,而應選擇適合自己膚色的髮色。”

他指出,現代人想要跟上潮流並不難,也不再像過往般需花錢買雜誌參考,如今,只需上網觀看時尚走秀的視頻,或是跟隨潮流部落客的發文,幾乎不難捉到流行的精髓。

廿一世紀是一個外觀印象相當重要的時代,無論是出外遊玩或工作,大家都不忘先“自我包裝”一番。“時尚固然是耗錢費時的,但我們還是可以做自己。只要謹慎計算置裝費後,勇敢穿出自己的風格,我們便會更有自信和吸引力。”

光明日報特約/克里斯.2017.02.15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