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啤主張】雞年啤語言

  • 四杯不同梅果的白巧克力蜜酒, 配搭甜點,完全是味蕾的完美結尾。(圖:光明日報)

  • 啤酒是可以慢慢喝,配搭比如不同味道芝士感受不同味道層次變化的美味。(圖:光明日報)

  • “大象屎”咖啡豆聽起來沒什麼詩意,這支用了世上最貴咖啡豆之一釀製的桶陳黑啤,喝起來就是香。(圖:光明日報)

  • 充滿“壞掉”桃子香味的美國新釀坊果酸啤酒,非常有層次,很有驚喜,說鶴立雞群不為過。(圖:光明日報)

  • 不明白啤酒花話?喝多一些上佳的作品,比如近期大熱的這家就會領略一斑。(圖:光明日報)

  • 很多啤迷都想擁有的“週日系列”大黑啤,複雜程度何止“一雞兩吃”。(圖:光明日報)

進入雞年,來說說幾個跟雞沒什麼直接關聯的啤酒事。

雞群中總有鶴

Craft Beer最吸引之處是不同類別啤酒種類繁多,這是有時候讓很多新朋友困惑的事情。

其實,不單只不同風格的啤酒繁多,就算同一類別,分身也多不勝數。

比如強調啤酒花功能的IPA,先不說不同品牌,就是同一家釀坊,分分鐘就有數十種同一品牌但不同風味IPA。

原因很簡單,啤酒花有很多不同風味特質,目前已知的不同風味啤酒花就超過百種,而釀造IPA除了可以不同啤酒花混合用(A+B,B+C+D,C+E+F+G,反正是無限可能組合),還有玩單一啤酒花系列的,所以,一家釀坊單一品牌但無數多不同IPA是常見事。

同樣的,放在其他啤酒類別風格也一樣,除了啤酒花,釀酒師可以通過不同麥芽、酵母,或是添加食材,桶陳方式把同一款啤酒玩出不同分身。

那麼多不同類別風格,最後成品當然會有高低之分,Craft Beer文化起源最根本的重點就是不想喝水準不佳啤酒,基本來說,Craft Beer是比一般大廠啤酒好喝,不過,一旦是不同釀坊品牌之間的同類型啤酒有比較,就會有鶴立雞群的情況出現,意思是,總會有幾家的啤酒水準高過其他釀坊。

怎樣從雞群中找出鶴?一般做法是參考諸如Ratebeer或Untappd網上評級,個人覺得只有自己嘗味過再判斷比較準,因為網上評級還是會有過譽或者是某釀坊太新太小太少人喝過所以評級拉低之類情況而誤判。

雞同鴨講很正常

Craft Beer在亞洲很多城市都是小圈子玩意,雖然每個城市都會有一班人(可能是業者,更多時候是給錢喝酒的啤迷)嘗試推廣Craft文化,在大廠啤酒行銷無處不在和速食文化包圍市場情況下,只靠口碑,據點零零落落的Craft文化推動起來總是事倍功半。

亞洲任何一家Craft專賣吧工作人員都面對過這樣的情況:

“你們不是賣啤酒的嗎?怎麼會沒有賣XX牌子的大廠啤酒。”

“這個啤酒,什麼來的?這樣苦,那麼澀,好難喝……”

這是完全不瞭解什麼是Craft的一般啤酒飲客反應,很正常。照說,只要是有喝過啤酒的人就有可能成為Craft Drinker,不過,很可惜,很多時候這些飲客因為不瞭解,不敞開胸懷眼界,也不聽人介紹,結果是懵懵懂懂的,喝了幾口或幾杯後,從此不再喝Craft,錯過了真正認識浩瀚啤海的機會。

對於這些“啤酒愛好者”,就讓他們繼續開心喝著自己熟悉的大廠啤酒吧,反正有些人只是需要一點酒精冷飲感覺,又或是高談闊論聚點,喝什麼完全不是重點。

一直雞同鴨講,不如不講,就由得它去吧。

“一雞幾吃”是Craft玩法

會煮菜的人都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

說的是同一隻雞,可以煮成幾個不同口味。

這在普通大廠啤酒的世界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因為那是一雞一味,甚至是一雞無味的世界。

Craft Beer玩的是各種想法創意,“一雞幾吃”很正常。

比如說一款STOUT,單只是原版就可以有咖啡、香草、烤麥芽香等基本味,要是釀酒師玩高興了,同一支黑啤可以變成很多不同版本,比如加入辣椒版,加入水果版,加入巧克力版,加入花生醬板,加入甜甜圈版,變化可以無窮盡,更可以進一步玩不同風味木桶熟陳提味。

單只是稍微想想,大概都知道喝什麼樣的啤酒會比較爽吧?(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