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啤主張】你進化了沒?

  • 完全想像不到草莓果醬啤酒會是怎樣的,這支絕版釀品讓人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圖:光明日報)

  • 比利時天然發酵果酸啤酒複雜層次,一旦克服最初「怪味」侵襲,就能領略那種神奇。(圖:光明日報)

  • 最初喝過黑啤中,“米記”啤迷系列是個人最愛,旁邊的紐西蘭釀坊煙燻淺啤也讓人開竅。(圖:光明日報)

  • 去年初第一次喝到這種神級別蜜酒,那種美妙味蕾震撼,至今記憶猶新。(圖:光明日報)

  • 低度農場風格釀品,淡淡的卻又很有層次,讓人瞭解什麼是內斂的力量。(圖:光明日報)

  • 一頭栽進浩翰Craft啤酒中,當初讓人驚艷的這支8號瓶子功不可沒。(圖:光明日報)

  • 本地市場類型選擇不多,風味也讓人疲乏,差不多放棄喝IPA時遇上朋友寄來美國指標性釀品,原來上佳IPA可以如此美好。(圖:光明日報)

達爾文《進化論 Theory of Evolution》說的是從簡單生物演化成複雜有智慧的人類進程理論。

放在啤酒的世界,也滿有趣適用。

所有經歷過從完全不知道有Craft Beer存在,到開始接觸喝過一些不同類別啤酒,從此一頭栽進浩瀚啤海的啤迷朋友都懂得這是怎麼一回事。

在喝啤酒人“進化”過程中,能決定一個人是只好奇喝上幾口然後就轉身喝回自己熟悉的單調無趣大廠啤酒,又或者是會自動進一步探索的決定性因素有幾個,不過,最關鍵的莫過於是不是碰上“通關”的“進化啤酒”(Evolution Beer)。

如果我們把大廠啤酒想像為城門外遍地唾手可得的野花雜草,那Craft Beer就是關在城門內不太為人知的秘密花海,只有踏進城門之內的喝酒人才有機會發現什麼是Craft Beer的變化多端美好世界。

這樣說或許有點武斷,不過,事實是,所有新人,在喝上第一杯或最初幾杯Craft Beer的開始,所有從喝大廠啤酒或看廣告得來的所謂啤酒認知基本全部廢掉,味蕾不適應或感官被震撼又或是覺得難喝死了等感受都是正常現象。

因為那樣,有的人會掉頭就走回到自己熟悉的單調無趣大廠啤酒懷抱。

進化了就沒有回頭路

不過,一旦碰上對的啤酒,特別是讓人“通關”的“進化啤酒”,那就基本已經雙腳踏在不歸路上,是的,如果你還沒喝過Craft Beer,這是所有啤迷的共同認知,一旦發現這個浩翰啤海的美好,就不可能再回頭去喝那種淡出鳥來的無趣啤酒。

什麼是“進化”啤酒?

很簡單,就是喝了能讓你驚艷,驚歎,覺得幸福,感覺美好,從此變成啤迷的啤酒。

這是“進化”啤酒最奇妙的功能。

個人經驗,從當初懵懵懂懂喝啤酒,到有點開竅,第一支“進化”啤酒是比利時的修道院釀坊作品Rochefort 8號瓶子,當時自以為“比其他人懂”,因為已從最基本淡而無味大廠啤酒喝到一些德國比利時“較有味”大廠啤酒,不過,一喝到8號瓶子這樣的Craft級別啤酒,根本就是懵掉,想像不到原來啤酒可以是這樣豐富多層次,而且應該慢慢品嚐感受不同溫度變化帶來風味演化,那種美味和幸福感完全不是冷颼颼快飲的所謂啤酒可以比擬,這是絕對全新啤酒境界。

敞開味蕾迎接新世界

對任何新朋友來說,在最開始階段,是不是能碰上對味“進化”啤酒很重要,這是能決定味蕾開不開竅的重要時刻。

當然,開始階段,因為味蕾感官接受度不高,對一些朋友來說,像8號瓶子也未必是每個人都能接受或喜歡的啤酒風格/味道,不過,只要敞開視野,就一定會找到自己喜歡的啤酒類型,也肯定會遇上讓自己鑒賞力和味蕾功力提升的“進化”啤酒。

在喝Craft的路上,“進化”啤酒無處不在,無論是新朋友或資深啤迷朋友,只要是願意嘗試不同類別風格啤酒的,都會在不同階段碰上開拓味蕾新世界的“進化”啤酒,而這正是Craft Beer世界最美好一面,因為世界某個角落總會有某位釀酒師在試著讓自己的或瘋狂或簡單想法變成啤酒(或蜜酒)等着有心人品嚐。

你碰上過什麼樣的“進化”啤酒?(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