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風景】甘香啦啦

Create: 10/03/2016 - 10:22

某個周日下午,先生興致勃勃帶我到賣冷凍海產的超市逛了一圈。他原也是愛吃海鮮的人,可我對海鮮認識不深,年少時有一段時間對帶殼海鮮過敏,抓過的皮膚浮現一層疙瘩,奇癢無比。在我家附近開設診所的林醫生據說曾是軍醫,他說我蛋白質合成有問題,要暫時遠離海鮮。我很聽話,此後鮮少吃海鮮。

“蛋白質合成有問題”這句話應該沒記錯,這麼拗口的句子我記了廿年。後來我還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狀況去向他求醫,一直到他退休後,我突然覺得似乎再也找不到這麼博學的醫生了。他總是讓我記住各種不同的名堂,除了蛋白質合成問題,還有腳筋發炎。

所幸的是過敏問題過了一段時間就沒事了,現在吃海鮮也不會有多大問題,既然看到各種冷凍海產,也有點躍躍欲試。平常我到菜市場買魚,總是買切片魚肉,有頭有尾的魚似乎很難處理。煮法也很死板,大多用鹽抹過就下鍋煎香就好。偶爾也買打好的魚肉,蘇東蝦子這些不太常出現在餐桌上。

難得入了寶山,豈能空手而歸,何況先生有備而來,帶了冷凍箱出門,準備買一些海產回家。於是,選了扇貝、小蘇東、一大包啦啦,還有一包鮪魚卵回家。扇貝跟小蘇東當晚就當成火鍋料吃掉了,剩下的一大包啦啦,想來想去決定用香鹹辣重口味的甘香醬來煮,萬一啦啦鮮味不足,甘香醬也能起補足作用。

冷凍啦啦不知道是否需要吐沙,上網拜谷神居然也不得其解,也有可能是因為啦啦不是規範的叫法,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我還是泡了淡鹽水洗干淨,開始煮甘香醬。甘香醬用咖哩粉、蠔油、醬油、糖等炒香剁碎的辣椒和蝦米,最後加上咖哩葉就完成了。這甘香醬充滿南洋風味,但真正是哪個籍貫又或者是如何混血而成就不得而知,似乎沒在其他國家碰見它。我喜歡它鹹香的風味,又有着濃濃的海味,口味極重,只能偶一為之。

冷凍後的啦啦不太懂開口

煮甘香啦啦的那天我喉嚨有點干澀不舒服,啦啦已經解凍了我哪有回頭路,只好冒着明日會失聲的風險硬着頭皮煮下去。我當然也可以選擇不吃,可鳥為食亡這句話是老祖宗的智慧,你不得不相信美食當前大部分沒有定力如我的人都會淪陷。甘香醬煮好以後滿室香氣,啦啦很容易就熟了煮起來本該不難,偏偏冷凍後的啦啦似乎不太懂得開口,希望它能跟我裝熟等了半天仍然很含蓄。最後不管它開不開口,端上了桌子,味道很像外面賣的,很快就一掃而空,唯冷凍啦啦鮮味果然無法跟新鮮的比較。

吃香喝辣的代價是次日不僅僅是失聲還發燒,全身發軟喉嚨被火燒一樣,連忙奔向醫生。醫生說喉嚨腫得嚴重,還有潰瘍現象,囑咐我遠離煎炸香辣,兩三日內情況沒有好轉要回去打幾劑抗生素。沒想到甘香醬的威力無窮,下回我得要管管自己的嘴巴,只是這話我已經說過一萬遍連狼都不相信我,沒錯我還沒藥到病除已經在策劃下一次的甘香大餐。在美食前面人人都得低頭,我實在無力抗拒,希望下次喉嚨乖乖地不要作怪。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葉君菡)

光明日報‧2016.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