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教畫抹殺孩童創意發展 禪繞畫助自由發揮想像力

  • 禪繞畫是一種沒有具象,也不需要使用橡皮擦的作畫方式。

  • 蘇美子一邊畫禪繞,一邊向學生講解學習禪繞畫有助於舒解壓力的好處。

  • 小女孩專注地學習畫禪繞,媽媽陪在一旁。

  • 樂齡人士畫禪繞不但可鍛煉肌肉運動技能,同時也可提升存在感和喜悅感。

  • 全體學生在完成禪繞畫後,開心地拿著小小張的禪繞畫與蘇美子(中間)來張大合照。

禪繞畫是一種沒有具象,也不需要用橡皮擦的作畫方式。“禪”意指“修禪”,“繞”意指“重複”,作畫者畫禪繞時,可在放鬆的情況下重複作畫,猶如在進行一場深度的靜心活動,不但有助舒壓,同時也能促進心靈上的和諧。

芙蓉美術老師蘇美子在接觸並學會禪繞畫後,即投入其中,並積極傳授禪繞畫,以助更多人靜心舒壓及自由發揮想像力。

來自森美蘭州芙蓉的蘇美子是一名美術老師,過去曾指導學生以水彩和蠟筆作畫,2012年,她接觸了禪繞畫(Zentangle)和曼陀羅藝術,並覺得它們有助作畫人療癒身心靈,於是,她在2014年遠赴美國接受禪繞畫創辦人立克羅伯茲(Rick Roberts)和瑪莉亞湯瑪斯(Maria Thomas)的培訓,並獲得美國方面的第18期認證,繼而成為禪繞畫教師。

她說,禪繞畫、禪陀羅和曼陀羅都屬於藝術治療的範疇,禪繞畫屬於基礎班,禪陀羅屬於第二級課程,而曼陀羅則屬於第三級課程。

美國夫婦所創藝術治療

由於她覺得並非每個人在創作曼陀羅時可以進入深度靜心的狀態,反之,多數人是在畫禪繞畫時才能達致靜心的功效,於是,她回國後即積極推廣禪繞畫藝術,並曾受邀到中學的美術社、老人院、988電台、慈濟基金會和馬來西亞精神健康協會等組織指導禪繞畫,以協助社會各階層人士通過禪繞畫來放鬆心情和舒解壓力。

具有多年兒童美術教學經驗的蘇美子說,傳統的美術教育多強調畫什麼得像什麼,例如畫貓得像貓,畫狗得像狗,如此的美術教育方式等同抹殺了孩子的創意思維和對美術的興趣。

“許多人幼時都有過塗鴉的經驗,當他們畫了許多抽象的圖像來反映內心的世界時,卻被成人批判指他們的畫作不夠好,並硬是把孩子送到美術班接受刻板的美術繪畫訓練,導致孩子在創意思維難以發揮下,逐漸失去對繪畫的興趣。其實,在兒童教育裡,讓孩子發揮他們的想像力,比起揠苗助長式地灌輸他們畫出符合成人傳統美術觀的畫作更為重要。繪畫是最能開發人類右腦的訓練方式,若是孩子的創意和對繪畫的興趣被抹殺了,那也等同抹殺了他們訓練右腦的機會。”

她說,許多人在成年後會一直認為自己不會繪畫,實際上並非他們不會畫,而是因為他們在童年時就被成人賦予“你不會畫畫”的想法,導致他們因為被否定而失去創意思維以及對藝術的興趣。

“禪繞畫與傳統的美術觀念有很大的差別,禪繞畫是抽象畫,並沒有任何立場和對錯之分,作畫者可以無需具備任何美術背景,從7歲至70歲的各階層人士都可以畫禪繞。”

禪繞畫是來自美國的一種藝術治療,於2004年由一對美國夫婦立克羅伯茲和瑪莉亞湯瑪斯創辦。

立克羅伯茲曾有多年的僧侶生涯,對東方禪學甚有研究。瑪莉亞湯瑪斯則是藝術家,兩人創辦了畫法簡單但具有靜心功效的禪繞畫,希望忙碌的現代人可通過提筆畫禪繞來達到舒壓的作用。

緊張時可畫禪繞舒壓

蘇美子說,畫禪繞並不一定得在上禪繞畫課時才能畫,無論是在任何時間和地點,任何人都可以隨時畫禪繞畫,每當需要靜心時,就可直接拿出棉紙和代針筆來畫禪繞,例如在考試前或上台前,心情感到緊張時都可以通過畫禪繞來放鬆心情。

“即使身上沒帶棉紙和代針筆等工具,也可以隨時隨地的以任何媒介來畫禪繞,因禪繞畫也可畫在布塊、磚塊和木材上。”

她曾試過在上考場前和首次接受電台訪問前,因擔心自己表現不好而感到很緊張。於是,她當時就拿出紙筆畫禪繞,結果,她在考場和受訪時的表現都很不錯。

強調簡單圖 重複畫

蘇美子披露,禪繞畫是由5個基本元素,即點、線條、圓圈、曲線和半圓組成。她在指導學生畫禪繞畫時,並不要求學生得跟?她的方式畫禪繞,而是給予學生一些指引方向後,讓學生自由發揮想像力。

“禪繞畫強調‘簡單圖,重複畫’。作畫者可用以上5個元素不停地重複作畫,無須擔心所畫出的圖像是否符合傳統的美術標準,只是單純地簡單畫禪繞即可達到靜心效果,同時讓我們的注意力更集中,就像是在靜坐時一樣觀照自己的呼吸。”

她說,畫禪繞的工具很簡單,主要是棉紙,代針筆、鉛筆、推紙筆和彩色筆。由於現代人都很忙碌,一般人在一天之中最多只能給自己20分鐘的時間來靜心,無暇抽出一至兩小時來靜心。因此,立克羅伯茲和瑪莉亞湯瑪斯在創辦禪繞畫時,都是在小張的棉紙上畫禪繞,而不是畫在呎吋比較大的圖畫紙上。

“用來畫禪繞的棉紙最大的呎吋為12公分乘12公分,最小的是5公分乘5公分,中型呎吋則是9公分乘9公分。作畫者在以上尺寸的棉紙上畫禪繞,比較容易在短時間內完成畫作,同時達到短時間靜心的效果。反之,若是用大張的圖畫紙,作畫者可能在初時會完成禪繞畫,但是日子久了,可能因為沒有耐心而對禪繞畫失去興趣,漸漸就不再畫了。

她也說,以代針筆畫出的線條都很細,那是因為畫細線可以幫助人們讓身心更輕鬆。

樂齡人士多抗拒禪繞畫

蘇美子說,靜心對於忙碌現代人是很重要的,因為唯有當一顆心能夠靜下來時,人們才能以很清晰的思維來作決定。反之,當一個人的內心無法安靜下來時,他所作出的決定往往都並非最好的決定。

“靜心也有助人類更專注,這對於尚在學習階段的孩子來說尤其受益。因此,孩子學習禪繞畫將有助他們集中專注力。”

曾有一個朋友協助她到工廠推廣禪繞畫,但該工廠卻拒絕為員工提供禪繞畫課程,讓她感到很難過。她說,在職場上,每當面對問題時,一般公司都希望員工可以一直往前衝,但其實只有讓員工的心靜下來,他們才能以更清晰的思維來化危機為轉機。

她披露,她過去不只曾受邀到馬來西亞精神健康協助指導精神病患畫禪繞,同時也曾受邀到政府學校為在職教師授課,以協助工作繁重的教師舒解壓力。

“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上了一堂禪繞畫的課程後就即刻有所改變,唯有長時間勤加練習,才能慢慢地讓心安定下來,不容易在面對問題時怒火中燒,而是可以用清晰的思維來解決問題。”

除了兒童和成人,她也鼓勵樂齡人士學習禪繞畫,因為樂齡人士畫禪繞不但可以鍛煉肌肉運動技能,同時也可善用空餘時間提升存在感和喜悅感,充實他們的生活。

然而,她感嘆從2014年在國內推廣禪繞畫迄今,每當開設樂齡班時,她都面對困難,因為許多樂齡人士多會以不需要或不會畫畫為由拒絕學習禪繞畫。

畫作反映精神狀態

蘇美子披露,禪繞畫主要分為黑白和彩色兩種。由於一般人都有各自喜愛的顏色,為讓學生可以集中注意力來作畫,她多會先讓學生用代針筆畫黑白禪繞畫,希望藉此協助他們集中注意力,不用為上色而分心。待完成黑白禪繞畫後,她才鼓勵學生隨心拿彩色筆上色。

“我鼓勵學生隨心取彩色筆上色,而不局限只選自己屬意的顏色,因為嘗試跳出自己原本的框架,以不同的顏色上色可能會使畫作呈現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作畫者是精神病患,那麼,他隨意上色的禪繞畫也可以反映出他的精神狀態,這對治療其病症有所幫助。”

她一邊向學生示範禪繞畫一邊說,在畫禪繞時,人們應以一顆簡單的心來作畫,不要跟前後兩旁的人作比較,而是應該學會欣賞自己的作品。

“一般人喜歡找自己麻煩,認為自己不夠好,或是伴侶和子女不夠好,從來沒有欣賞自己和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學習禪繞畫則有助於人們改變不懂得欣賞自己的想法。”

她說,禪繞畫也有助人們排解心理負能量,若有人在畫禪繞時出現身體上的不適,並不需要太緊張,因為那是心理排毒的自然反應。

“曾有一個學生在畫禪繞時覺得頭痛,經了解才知道他在童年畫畫時曾被老師批評,而他也因此就不再畫畫,直到在畫禪繞時才勾起兒時的不快樂回憶,並從畫禪繞的過程中排解過去所承受的負能量。”

光明日報/劉楚珊.2017.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