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不再家 穿插童年遊戲 巡演列車開入社區免費演出

  • 社區巡演的魅力在於,觀眾與演員間並無隔閡,例如演員可以邀請觀眾入鏡,一起自拍留下回憶。

  • 劇中不時出現諸如“老鷹抓小雞”、“老人在家嗎”等遊戲,除了讓場內的成人觀眾得以重溫舊時記憶,同時也吸引孩童上前玩耍,並與演員打成一片。

  • 舞台經驗豐富的張丹鳳,近來多是退居幕後擔任工作人員,然而最終被體內蠢蠢欲動的表演欲征服,而參與演出阿美一角。

  • 導演黃麗珍說,檳城是多元語言匯集的地方,對當地民眾來說,語言從來不是隔閡,因此,她在劇中亦加入大量方言。

  • 從初中三起便參與戲劇比賽的林浩暐,至今已參與近30齣戲劇的製作。

  • 製作人顏珮琳感嘆,社區巡演耗時耗力耗錢,且無法以售票抵銷製作費,但她與伙伴堅持把戲劇帶入社區從中尋知音。

  • 喜歡孩童的陳慧恩,聽聞此次製作是以兒童劇為主,因此便決定參與其中,用戲劇的方式與孩子們同樂。

  • 因缺乏運動,體力吃緊,連俊航坦言,接拍這部舞台劇讓他吃盡苦頭,但如今卻是苦盡甘來之時。

  • 方才中學畢業的劉家榮為飾演老人一角,特意下了一番功夫去觀察身邊的老人,學習他們說話的語氣和動作等。

“大朋友!小朋友!大家一起來看戲咯!”由檳城表演藝術中心與路人甲表演社合力製作,走入檳城各社區的《老人不“再”家》戲劇巡迴演出捲土重來了。

自2014年起,路人甲表演社經已製作並演出郭寶崑的著名劇作《我要上天的那一晚》,並與檳城各社區議員合作,在大山腳、北海、馬章武莫、高淵與五條路等社區中,用舞台魅力感染鮮少接觸戲劇的民眾。

雖然社區巡演的籌備過程艱辛,單是尋找演出地點已是一項考驗,但仍澆不息他們心中的熊熊烈火,也正是這把火,支撐他們一一解決籌備巡演時所面臨的各項難題。

“老人在家嗎?”相信無數人在童年時,都曾玩過類似遊戲,即由四五個人聚在一塊,其中一人充當老人並閉上雙眼,其餘人則在旁不時詢問,直至老人回應“老人在家”後,其餘人等便得馬上奔逃,躲過老人的追襲。

在《老人不“再”家》一劇中,即不時穿插?這類童年遊戲,如“老鷹抓小雞”、“老人在家嗎”等,除了讓場內的成人觀眾得以重溫舊時回憶,同時也希望藉此吸引年小觀眾上前與演員們“玩”成一片。

記憶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雖然它記錄了童年時期的點點滴滴,但隨?年歲漸長,這些記憶卻會逐漸退隱腦海深處。而路人甲表演社與檳城藝術表演中心便是希望藉由這部戲劇,敘述這段人與人之間曾緊密聯繫在一塊的快樂時光。

那時候,網絡不如現在發達,且智能手機也還未問世,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並非通過冷冰冰的屏幕進行,而是面對面,用言語、眼神和肢體動作來達致溝通目的。雙方一來一往,互動既簡單又直接。

孩子們自行設計遊戲,然後玩得不亦樂乎,即便吵架了,但一下子又和好如初了;老人們用口說故事,說到激動處,神情嚴肅,氣氛緊張,他們好像天生就是擅長說故事的人。在那個簡簡單單的時代裡,人和人的接觸,是多麼的真實與生動。

永遠無法預測觀眾反應

這便是編劇尤傳隆撰寫《老人不“再”家》劇本的初衷,如今則由檳城表演藝術中心的駐館導演黃麗珍執導此劇本,兩者合力共同完成一部製作。

“一直以來,社區巡演也是檳城表演藝術中心非常重視的一塊。然而獨力難支,恰好路人甲表演社每兩年便會走入社區巡迴,因此我們兩者合力,一同製作上述戲劇。”

在表演開始前,觀眾不時耳語,討論?“他們要幹嘛?”,“這是什麼表演?”之類的問題。然而,隨?開場音樂響起,觀眾的目光逐漸被演員精湛的演技吸引,成人掌聲雷動,孩童則是嬉笑聲不斷。演出結束後,成人帶?孩童與演員合照,並希望他們明年可以再來社區巡演。

該劇製作人顏珮琳說,社區巡演的魅力在於,永遠都無法預測觀眾的反應。他們所能做的便是把辛苦籌備的演出,毫無保留的在社區民眾眼前“重演”。

加入福建童謠增親切感

《老人不“再”家》是一齣以華語為主要媒介語,並穿插福建話、客家話等方言,讓無數觀眾倍感親切的舞台劇。

導演黃麗珍說,檳城是多元語言匯集的地方,對當地民眾而言,語言從來不是隔閡。因此,她也在劇中加入這段劇情,以便呈現華人社會的多元面貌。

此外,劇內也沿用大量福建童謠,每當演員唱起時,多會吸引場內成人一起吟唱。然而,對於孩童來說,這些福建童謠顯得既熟悉又陌生。

“在劇中加入福建童謠,一來是希望喚醒一整個世代的記憶,二來則是希望讓孩童了解,方言原來如此有趣生動,甚至可以用來進行各種創作。”

節奏感強烈,朗朗上口的福建童謠,亦容易引起觀眾共鳴,跟?節奏拍打,堪稱是早期的“洗腦神曲”。

演員兼當髮型師
一人充兩人用

舞台演出與社區巡演之間的差別在於,前者是在一個設備完善的舞台演出,而後者則胥視天氣、環境等變化,或是在空曠的籃球場,或是在廟前的空地上,或是在組屋裡的小閣樓,或是在學校禮堂演出,這也考驗導演的導戲功力,以及演員們的臨場反應,以及後台工作人員的配合度。

“社區巡演對演員的要求更高,平日需勤於排練,熟記台詞、走位與肢體動作,演員之間培養出一定的默契,方才可以臨陣不亂。”

每一次巡演時所面對的狀況皆不一樣,有時是環境空曠但並無麥克風與揚聲器,只能依靠演員們的聲量,有時則是在沒有廁所的環境中演出,這時,演員也需調適心態,以適應不同的環境。

此外,參與社區巡演的工作人員有限,因此,他們常需“一人當兩人用”,例如製作人顏珮琳同時是演員的化妝師。演員之一的連俊航在演出前,則需化身髮型師,幫助演員設計髮型。

耗時耗力又耗錢

把舞台帶入社區,讓戲劇走入民間,一直以來是路人甲表演社與檳城表演藝術中心的主旨。

雖然過程艱辛,耗時耗力又耗錢,且無法通過售票抵銷製作費,但製作人顏珮琳卻與一眾團員勤找贊助人,並請商家、議員慷慨解囊,或動用劇團的儲蓄。

“現在經濟並不如以往,贊助難尋,但為了巡演,唯有咬緊牙根,凡事能省則省。我相信我們的堅持,一定會引來許多願意幫助我們的人。我記得有次巡演至威南時,適逢大風雨,原以為觀眾必定零零散散,殊不知當晚來了大約四百多人,這也讓我們更堅信自己的努力。”

為演戲減重

《老人不“再”家》一劇共有5名演員,他們是飾演老人的劉家榮、飾演阿明的連俊航、飾演阿花的陳慧恩、飾演阿美的張丹鳳及飾演豆沙餅的林浩暐。

舞台經驗豐富的張丹鳳,近來退居幕後,擔任工作人員。當製作人邀請她出演阿美一角時,她不禁猶豫再三,然而最終被蠢蠢欲動的表演欲征服,答應參與演出。

“由於我的年紀是眾多演員中最大的,因此,體力較難跟上其餘演員的步伐,加上太久沒排練,技藝早已生疏,需要時間適應。”

而喜歡孩童的陳慧恩在聽聞此次製作是以兒童劇為主後,便決定參與其中,以便能用戲劇的方式與孩子同樂。由於不擅長福建話,而劇本內卻有大量福建台詞,單是學習發音便已讓她吃盡苦頭。

此外,生性愛吃的慧恩,亦為了戲劇減重。在劇中,她需被一名身形較她瘦弱的男演員背起,為了零失誤完成這一幕,她唯有積極減重,把體重控制在男演員可負荷的範圍內。

已有3年沒有出任演員的連俊航,由於恰巧睹見《老人不“再”家》社區巡演舉辦演員集體工作坊與甄選活動,因此抱著上課學習,精進演技的心態前去,卻不料被甄選為演員。

“這是一部處處都需要能量的戲劇,無論是跳舞、背誦福建童謠等,都讓我吃盡苦頭。由於我缺乏運動,體能早已大不如前,因此排練結束後,常讓我感到疲憊。”

模仿語氣演好老人角色

剛中學畢業的劉家榮飾演老人家一角時,常使人忘了他的真實年齡。他說,這是他首次接觸老人角色,因此,他下一番功夫觀察身邊老人,學習他們說話的語氣及動作等。

“與以往的舞台演出不一樣,社區演出的觀眾群對於表演形式的喜好也不一樣,我希望藉此機會去了解個別觀眾的喜好。此外,我亦想累積更多舞台經驗,並學習如何臨危不亂,以解決一場又一場突如其來的變化。”

從初中三起便參與戲劇比賽的林浩暐,至今已參與近30齣戲劇製作。現年19歲的他,為了挑戰自己,選擇跳出舒適圈,投身社區演出中,與不同年齡身份背景的觀眾互動和交流。

“許多人問我,為何耗費那麼多時間在戲劇製作上。然而,每每看?觀眾臉上掛?微笑離席時,我都有莫大的滿足感。我想,無論是演員或工作人員,大家所希望的不過是自己的努力獲得觀眾的認同。此外,在社區演出結束後,不時有孩童主動要求與我合照,這也讓我非常感動。”

光明日報/丁俊勇.2017.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