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啤主張】看成語學啤酒

  • 不少人覺得麥芽酒(Barley wine)一定甜,烈,不容易喝,試過這支美國桶陳版就知道區別。

  • IPA一定就是喝起來“苦哈哈”?這幾款同一釀坊不同釀品會讓你改觀。

  • 傳統比利時風格啤酒,帶水果香料風味的解渴易喝啤酒,會不會是你的那一杯?

  • 美國釀坊淺啤(Pale Ale),是跟一般啤酒完全不同級別的味道層次享受。

  • 啤酒也可玩玩新意,比如將黑魔王黑啤倒入裝著烤香椰絲容器擠壓增添風味。

  • 比利時水果啤酒陳釀,可能會有新朋友覺得接受不到,怎麼完全不像啤酒?

喝Craft Beer的確有味蕾訓練這回事,那是無論怎麼上網看資料或看書都沒辦法替代的。有時候,同一支啤酒,今天喝,跟相隔一二三年後再喝,可能會有截然不同感受。

苦盡甘來

這句話聽起來怪老土的。

用在不習慣Craft Beer味道變化新世界的新朋友,還滿貼切的。

喝慣普通大廠啤酒的大多數人不會知道啤酒花(Hops)是什麼一回事,第一次接觸Craft Beer,無論是易喝的Pilsner或Pale Ale都會感受到啤酒花作用,有人會說“比一般大廠啤酒香”,再來“好像有點苦”,當然,要是喝IPA的話,會第一口就“好苦”。

每個人對不同食物味道喜好厭惡是不一樣的,苦澀味普遍來說最不討好,不少人會選擇避開,所以,當大多數人開始喝到用較大量真材實料啤酒花釀造類別風格啤酒時會覺得難以接受,甚至還“味蕾震撼”是容易理解的事。

其實,喝較偏向啤酒花苦澀味啤酒就像吃東西一樣,所謂苦澀難接受,有時只因為自己預先心理設限鬧彆扭而擴大了初接觸的排斥感。

已過當初“受不了苦”階段的朋友會瞭解什麼是啤酒味道層次帶來的“苦盡甘來”,這是很貼切的形容詞,只要味蕾適應了啤酒花最初帶來的苦澀,就能領略到什麼是啤酒花的甘香,還有融和釀造過程中所有材料的甘甜。

指鹿為馬

大家基本都知道這句話意思。

在Craft Beer的世界,不同風格類別啤酒很多,不過,這裡要說的不是喝?A類型啤酒然後錯指為B類型。

要說的是一個比較常發生在一些新朋友或“好奇寶寶”的現象。

有時候常會聽看到某些人在酒吧或社交媒體發表類似這樣評語/意見:

“IPA? 很苦的,有什麼好喝?”

“Stout比黑咖啡難喝,好像喝藥材湯那樣,怪怪的。”

“Craft Beer又貴又不好喝,喝啤酒罷了嘛,還是大廠啤酒便宜好喝。”

“Mead?蜜糖釀的,一定甜死人不賠命。”

雖都是個人意見,也可能是所謂消費者喝後感,不過,一旦這些個人意見變成社交媒體討論點,就不只是朋友間隨便說那麼簡單了。

Craft Beer不像大廠啤酒那樣直截了當,就算同一類啤酒也有風味層次區別的釀品。這種情況下,只是喝過一兩瓶可能自己都不太清楚什麼啤酒類別風格就隨意下負面定論的“消費者”其實跟指鹿為馬的亂說沒區別。

舉一個實際發生例子,之前在一個美國啤酒論壇內看到幾個人因為對某支啤酒意見不同,在FB對上了,其中一句話是這樣的“當你像我那樣喝過超過4萬各種不同類別啤酒之後,那時才來討論吧。”當然,這句話可能是炫耀,誇大或氣話,雖然喝的多不代表一定懂的比較多,不過,肯定會比只粗略或好奇喝過三五瓶就隨便下定論的人懂得多。

喝Craft Beer的確有味蕾訓練這回事,那是無論怎麼上網看資料或看書都沒辦法替代的。

下次,如果你想在社交媒體打負面定論時,或許應該深呼吸十次後再想想,自己的味蕾真的對那支啤酒的味道層次/類別風格有所領會?

溫故知新

有時候,同一支啤酒,今天喝,跟相隔一二三年後再喝,可能會有截然不同感受。

那種感受可以是絕對兩極化,也可能是曾經熟悉味道中有新感受。

這樣的經驗,不少啤迷朋友都經歷過。

拋開不同時候釀酒造成差異不說,在酒質一樣情況下,相隔一段時間喝會感覺不同的原因很簡單,個人味蕾功力,啤酒鑒賞力,對啤酒不同類別風格或同一風格但不同釀坊啤酒都有更進一步認識,因為那樣,很可能會對某一支以前覺得“好喝到不行”的平庸啤酒啞然失笑,也可能對以前覺得“很難喝”的啤酒有全新認識而對自己當時的無知覺得不好意思之餘也慶幸沒有在品酒路上停滯不前。

溫故知新聽起來就是老土,也可能是一些致力追逐Untappd勳章需要不斷嘗新酒朋友不會做的事,不過,從新發掘一支已喝過啤酒的美好或不足之處,會是有趣動作。

光明日報特約/CT.2017.01.08
Blog/cttai.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