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少年組團籌演售票舞台劇 同心協力齊圓戲劇夢

  • 90製作團隊是由一群熱愛戲劇的90後青少年一同組成的戲劇製作團隊。前排右起為黃家易、張潤名、林楷渂及莊湄月。

  • 《爸爸陪我的日子》敘述的是男主角林順心出世前,直至後來成家立業時的故事,導演希望藉此與觀眾分享親情的可貴。

  • 對於李于原(右)而言,這部戲劇最難的部分是需使用不同語言作對白,以及需結合唱、跳與戲曲所需的肢體動作。

  • 越來越接近演出日期,一眾演員正密集排練,以便把一幕幕好戲呈現給觀眾。

  • 劇中年紀最小的角色便是這名8歲的小弟弟陳徵謙,他飾演童年時的男主角林順心。

  • 嚴麗婷曾因角色與實際年齡有出入而一度動念辭演,但最終仍決定留在團隊與伙伴共同奮戰。

由一群90後青少年領軍的“90製作團隊”是檳城戲劇圈子中剛崛起的一支戲劇製作團隊,而團員的年齡介於17至26歲之間,他們試著以初生之犢的姿態,讓青春歲月不留白。

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便是嘗試在沒有任何劇團的幫助下,以90後青少年的力量製作一部公開售票的戲劇。從最初的策劃、籌備、設計、編導、宣傳與行銷等,皆由他們一手包辦。

或許有人覺得他們年少輕狂,也或許有人覺得他們經驗不足,但他們不以為忤的繼續向前邁進,同時把他們對周遭環境的觀察,盡數寫入劇本,再合力演出這齣劇名為《爸爸陪我的日子》的舞台劇,希望藉此讓觀眾認識他們這群檳城戲劇界的新生代。

90製作團隊並非一個已註冊的戲劇團體,而只是由一群熱愛戲劇表演的90後青少年聚在一起製作戲劇的團隊,這個團隊是由《爸爸陪我的日子》的製作人黃家易發起。

曾在中學時期參與戲劇社,熱愛表演的黃家易,畢業後卻不曾參與戲劇製作與演出,反而是投身在工作中,只是偶爾觀看戲劇演出。長時間的沉澱,使得他體內的表演欲如螞蟻般爬滿全身,心癢難耐。

在那段期間,他曾數次想獨力製作一部戲劇,但卻缺乏勇氣與衝動,唯有作罷。直至2016年,他不想生活一成不變,並決定親手製作一部公開售票的戲劇,當作送給自己21歲的生日禮物。

“我曾數次參與中學生戲劇比賽,在過程中,我發現我們編導的劇本與演出,並不遜色於正規演出,因此,我便萌生製作公開售票的戲劇念頭。然而,當時我只感覺這是件很遙遠的事情,直至早前,我不想繼續蹉跎光陰,於是便聯同數位好友一起完成這個夢想。”

在下定決心後,他便致電聯絡好友張潤名,希望對方能擔當該劇的編劇與導演。初時,張潤名只當他是一時衝動,畢竟製作戲劇的經費龐大,且過程艱辛,需要眾多人手合力方能完成,因此便勸他打消念頭。

不過,在掛斷電話後,張潤名卻開始仔細思考製作舞台劇的可能性。由於兩人同樣喜愛戲劇,最終,他決定與黃家易患難與共,一同承擔製作舞台劇的盈虧。這時,也正是90製作團隊的雛形漸成之時。

過往戲劇賽敵手變戰友

“中學參加戲劇比賽時,我們只需擔心劇本優劣、導演手法與演員演技等問題。然而,製作戲劇及演出所需要顧慮的事情卻不止這些,我們還需擔憂票房好壞、演出地點、宣傳管道、劇照拍攝、舞台設計與道具製作等等。這對我們來說都是莫大的挑戰,所幸一路走來都有貴人相助。”

在此次製作過程中,黃家易便以過去參加戲劇比賽時結下的人緣,邀請一些“敵手”加入製作團隊中,經此一役,他們都從敵手變成了“戰友”,並一同完成製作工作。

他感嘆說,在籌備舞台劇期間,許多戰友都因故請辭,這也讓團隊消沉了一段時日。

“最初,我們只想以90後作為主軸,來籌備這一次的戲劇表演,但後來決定邀請資深演員加入,並希望藉此機會讓兩個世代之間可以互相交流。兩個世代的處事方式、表演風格都有不同,若能經由排練時互相學習與磨合,這何嘗不是一種傳承方式。”

劇情敘父子情

《爸爸陪我的日子》是由張潤名編導,劇情是講述男主角林順心與父親之間的故事。

由於林父氣質陰柔,因此,林順心在就讀中學時就非常忌諱父親出現在校園中,直至學校舉辦“爸媽陪我上學計劃”時,他在逼於無奈之下,唯有與父親一起上學,而父子之間亦因此鬧出許多笑話。

“這是一部橫跨30年,敘說順心在成長過程中與父親關係變化的戲劇,我們希望以喜劇的演出方式來呈現出我們對於親情的感悟。”

在撰寫劇本時,他一直想把90後的生活模式寫出來,因此,他便把劇情重點鎖定在親情關係中,並結合兩部過往的作品,以及國外作品的劇情,改編齣近一個小時半的舞台劇。

劇本寫成後,他也曾遭到團友,包括副導演莊湄月的質疑。她說,她初次讀過劇本後認為,該劇的劇情過於單薄,而她個人較偏愛轟轟烈烈的故事,因此,她當時並不看好這部劇本。

由於她與編導已非首次合作,基於兩人之間的默契,且尊重團隊的決定,雖然她不太贊同劇本的內容,但她仍然決定參與製作工作。在經過數次排練後,她方才了解編導的巧思,雖然劇本看似沉悶,但經由演員演繹後,劇情卻出奇的受落。

“潤名並不擅長用文字描述內心的想法,因此,劇本乍看之下總覺得平平淡淡,不甚吸引讀者,但因為一種莫名的信任感,我和家易始終認為他一定會編導出讓人驚艷的好戲。”莊湄月說。

最小演員僅8歲

在《爸爸陪我的日子》一劇裡,僅是男主角林順心一角便動用了3名演員演出,他們分別演繹8歲、16歲與30歲的林順心。在這當中,現年16歲的演員林楷?則是演出16歲的林順心。

雖然他年紀輕輕,但他具有豐富的舞台經驗,並曾多次在中學戲劇比賽中獲頒最佳演員獎,但他卻在這次演出中遭遇挫折,事因劇中的角色設定為一名思想成熟的16歲少男,而以往他較常扮演小孩子的角色。

“由於家易與潤名都是我的學長,而且我曾看過他們編導的戲劇,因此他們當初邀我參與此劇時,我便一口答應。而為了連戲,我必須觀察演出8歲林順心的演員的演技,並且從中尋求我們的共同點,再延用到這個角色之中。”

在還未排練前,導演對他的能力早有所聞,並對他抱有很高的期待。然而在初次排練時,他卻發現對方的演員功架、口條清晰與否及舞台站姿等都不符合他的期待,因此,導演唯有化整為零,讓他重新學習戲劇基礎知識,且不斷雕琢他直至滿意為止。

27歲女郎演少女自覺尷尬

現年43歲的李于原是90製作團隊中的“老戲骨”。他的本業為工程師,卻因按捺不住表演慾望,而答應製作人的邀請,不料卻被安排演出帶有陰柔氣質,但深深愛著兒子的父親一角。

“這個角色的挑戰性較大,單是語言便有華語、粵語與福建話等,而且還要加入大量的唱、跳與戲曲等元素,讓我有一種自討苦吃的感覺。但在排練數次後,一切都陸續上了軌道。”

另一名演員嚴麗婷則是飾演男主角16歲時的女朋友豬豬。而現年27歲的她也對此感到尷尬不已,皆因她的內心始終無法說服自己可以演出一個年輕少艾的角色,因此,她一度想請辭。然而,生性倔強的她最終還是留在團隊內,努力揣摩角色並演出。

導演笑稱,她的最大缺點便是在剛排練時,試圖把角色表演到最好。“然而,戲劇是一個循循漸進的過程,第一次對稿,第二次細雕,第三次彩排,第四次演出。沒有任何一個舞台劇演員在拿到劇本的剎那,便可以完全把角色揣摩透徹。”

綵排遲到齊受懲罰

對於導演張潤名的編導手法,演員們都異口同聲說,導演非常嚴格,從不允許工作人員及演員遲到,否則將會採取“一人犯錯集體受罰”的嚴厲處罰方式。

詢及導演所採取的處罰方式時,他們都苦笑說,那是一場“有益身心”的運動。

導演本身也表明,他對演員和服裝都有一定的要求。

“我比較喜歡與演員討論劇中角色的演繹方式,並在聆聽他們的想法後,把其中可行的東西加入劇中,這樣一來,既可豐富劇中角色,又可統一大家的想法。由於劇內演員的年齡差距大,從最小的8歲至最年長的43歲,因此,溝通顯得格外重要。在製作過程中最需要的便是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都能齊心朝著同一個方向不斷前進。”

此外,由於必須在短短一個半小時內演出這齣背景橫跨30年的舞台劇,所以舞台設計對他們來說是一大挑戰,因為他們必須通過背景佈置讓觀眾感受到30年間的變化,這讓他們費了好大一番功夫。

“在籌備這部舞台劇時,最難的便是接觸與理解我從未接觸的事情,而此時資深演員就顯得格外重要。我曾聽從其中一名演員李于原的建議,採用一首我從未聽過,卻具有時代感的歌曲,即周璇演唱的《天涯歌女》貫穿整部舞台劇。”

此外,他們也面對找不到合適的排練地點的問題。他說,每次的排練地點都不一樣,偶爾是在他人的公寓樓下,偶爾是在一個空曠的公園裡,而他們也經常面對被管理員驅趕的窘境,但為了實踐夢想,他們唯有默默地承受這些不友善的對待。

光明日報/丁俊勇.2017.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