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劉墉光環下成長 壓力化為動力 劉軒走出自我

  • 在新書《Get Lucky! 助你好運II:幸運透視眼》中,劉軒嘗試把心理學的知識化繁為簡,帶領讀者由淺入深的認識「幸運」。

  • 以往,大部分讀者都是通過劉軒父親劉墉的著作認識他,如今,大部分讀者都是通過他本身的著作而認識他的為人。

  • 自嘲在29歲前的人生皆是“順風順水”的劉軒,從未遭遇大風大浪,直至2001年美國紐約發生911襲擊事件,方才在他生命中掀起波瀾。

  • 在檳城大眾書展上,一眾粉絲除了捧着劉軒新書等待簽名,同時也爭相與偶像合照留念。

父親劉墉的筆下,劉軒是一名好與父親唱反調的孩子。頂着知名作家父親的光環成長,於他而言是一種壓力,皆因讀者都是通過劉墉筆下對他的着墨,來勾勒出他的形象和為人,而非通過與他本身的接觸來認識他。

“過去常有讀者對我說,他們都是通過父親的著作內容認識我,這時,我都會擺出一副臭臉,因為他們所認識的是書中的形象,而非真實的我。但父親的書走在我前面,這是一件無可改變的事情,我唯有轉換念頭,將父親舊作裡對我的形容,當作一種個人簡介。”

輔導911罹難者家屬

在經過自我調適後,如今,每當再有讀者提及他父親筆下的他時,他的內心總會煥發一股愉悅感。他說,這是一件很值得興奮的事情,皆因過去藏在劉墉書中的孩子,如今竟然活生生的出現在讀者面前,這總會讓人覺得驚喜,而他又何必要令讀者掃興呢。

他現年44歲,出版過多本暢銷書,如今,從劉墉的著作認識他的讀者人數越來越少,反是多了一群自幼便閱讀他的著作長大的讀者。

“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許多讀者都知道我的存在,既然如此,何不給我機會去認識他們呢?無論是從父親的作品中,或是從我的著作中認識我,我都覺得是一種緣分,因此倍感珍惜。”

在台灣出生,於美國長大的劉軒,自嘲在29歲前的人生皆是“順風順水”,從未遭遇大風大浪,直至2001年美國紐約發生911襲擊事件,方才在他生命中掀起波瀾。

“當時,紐約設立了臨時輔導中心,需要大量有心理學背景的志工協助,以輔導罹難者的家屬。由於我人在紐約,於是參與其中。然而,輔導是需要長時間實習的,面對眾多的罹難者家屬,聽着他們之間的故事,實際上帶給我不少打擊,也讓我開始思考生活是怎麼一回事。”

帶着對生活的疑問,他隻身回到台北,並獲得工作機會後,留在當地尋找生命的意義。時值29歲,他方才初步踏入社會,租了一間小套房,每日搭公車、捷運上下班,唯有這時,他方才覺得腳下的土地是踏實的。

“我花了太多時間在大學上,大部分學生22歲時已畢業走入社會,而我則選擇修讀研究所。一般人利用假期實習時,我則在台灣出書與演講。雖然這些經驗寶貴,但對我來說好像雞肋般,皆因這些經驗都無法套用在日常生活中。這世界改變得太快了,而我則把自己大部分時間困在象牙塔中,在有所醒悟後,我開始不斷的體驗各種生活模式,希望彌補我錯失的時光。”

父親像老師又像百科全書

在劉軒眼中,能言善道的父親劉墉既是一名作家,同時也是一名藝術家。

“父親是一名藝術家,因為他不但會寫作,還會畫畫,而他的工作基本上都可在家中完成,不過,每隔一段時間,他便會外出演講或辦畫展。當一名藝術家不簡單,但父親的成就卻備受肯定。其次,家人對他的支持也讓他毫無後顧之憂,我覺得這是一件特別幸運的事情,因此我覺得他是一名Lucky Guy(幸運男子)。”

詢及劉父的教育之道時,他說,父親就像是一名老師,當劉家的孩子去森林時,就像是上植物課般,若劉家的孩子去美術館,那就會像是在上美術課般。“我們一起去散步時,他還會說起人生道理來,甚至在餐桌上,他都會仔細解說菜式的作法。我常覺得他是一部活動式的百科全書。”

他認為,世間大部分的父親都是一樣的,恨不得把腦海中的知識全部下載到孩子的腦海中。

“唯一的分別是,父親特別喜歡說道理,講故事。也許是他的朋友圈小,加上他無需離家工作,因此,他把全盤心思都放在家人身上。”

詢及劉墉如今是否還會經常向他說道理和講故事時,他說,他的父親至今仍愛說道理,或許是因為他的知識淵博,而他想藉機與大家分享的緣故。

“若是家人不聽勸告,他便把有關道理寫入書中,並在演講時對讀者說:‘我兒子都不想聽我說話’。許多朋友都羨慕父親與我的互動,但我偶爾難免會想,若有一個不常說話的父親,感覺也蠻不錯的。”

自創一套獨有教育方式

目前,劉軒亦是一對兒女的父親,必須擔起養兒育女的責任。重視兒童教育的他,除了效仿父親劉墉的教育方式,同時也通過自身曾修讀過的教育課程,理出一套獨有的教育方式。

“就像不久前岳母告訴我的兒子,吃稀飯時要吃上面那一層,因為比較涼。由於弟弟正值愛發問的年齡,因此,我便藉此為媒介,把稀飯比喻成一顆地球。指地球是由多層構造組成,地心炎熱但處在地表的我們卻感受不到一絲一毫。而稀飯也是如此,由於底下那層熱氣遲遲無法散發出來,因此較上層的稀飯燙。”

雖然這類作法與劉墉的教育方式相似,但卻略有差別,皆因他是以身邊的事物為媒介,然後由淺入深的作出解釋,而不像父親般只是單純的敘述。
他說,目前,全球教育趨勢已經從“一個蘿蔔一個坑”轉向鏈接式教育。孩子不應再只專精於某一個科目,而是應該把所有知識鏈接起來。

“也許我的兒女未必會明白我的解釋,但我希望能從生活上給予他們指導。例如我們要舉辦派對,在擺設座椅湯勺等用具時,我都會藉機向他們解釋西方禮儀中關於湯匙與叉子的擺放方式。我認為,這種教育方式更為活潑與容易吸收。”

親寫英文遊記 父代翻譯出版

訪談中,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劉軒總會不經意的夾帶一些英語,這是由於他自幼在紐約成長的緣故。

他出版的第一本書《顛抖的大地》便是以英文寫成,再由父親翻譯成中文。不過,他如今已有能力以中文撰寫與心理學相關的書籍,如《Get Lucky!助你好運II:幸運透視眼》。

“《顛抖的大地》這本書實是我與父親前去中國旅遊時寫下的遊記。出發前,媽媽給了我一本筆記本,希望我能珍惜遊覽中國的機會,趁着記憶猶新時記錄當下的所見所聞。回到紐約後,我所寫的遊記在機緣巧合下被父親發現,他還讚賞我的文筆流暢,過後更幫我翻譯成中文並出版。”

雖然這本書的銷量佳,而且父親劉墉也翻譯得很不錯,但他卻感到不甚滿意,皆因書中的語調、慣用詞已非他原先的習慣用詞,而是父親劉墉的語調,這讓他十分介意。因此,從第二本書開始,他都嘗試以中文書寫。

贏獲《我是演說家》總冠軍

2015年,劉軒參加中國節目《我是演說家》第二季賽事,並一路過關斬將,最終獲得年度總冠軍的榮銜。但對他來說,比賽的過程遠比成果重要,皆因他在比賽中,不斷的挑戰自己的極限,並經過多種嘗試方才嚐到勝利的滋味。

“許多選手都會以自身故事為出發點,然而,我不想敘說自己的故事,我想分享一些知識層面的事情,因此,我選擇演講心理學。然而,我也必須顧慮觀眾的反應,嘗試把心理學說得活潑一些。”

這是一項艱難的挑戰,皆因在站上舞台後,將有無數對眼睛同時注視着他。此外,他需自己寫稿、背詞、演說,而身邊不時響起的“建議之聲”,也在某種程度上打擊他的自信。此外,他的新書當時也正處於完稿階段,多方面的壓力不斷的向他湧來,讓他吃盡苦頭。

“以往演講,都不會有人坐在我的身邊,指點我該說什麼,如何說,且不會有人錄下我的表現,然後向全中國民眾播放。然而,頭過身便過,在經歷了苦熬的過程後,便可享有甘美的成果。”(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