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張國榮梅艷芳麥克傑遜設計舞台 縱橫港台中娛樂圈51年

  • 鄭偉強應SCCA創辦人兼執行長拿督羅明春(左)之邀前來吉隆坡進行關於美術與劇種千絲萬縷關係的分享會。

  • 鄭偉強有份參與的1986年譚詠麟演唱會,是首次在紅墈體育館使用四面台的演唱會,當時此創舉轟動了香港娛樂圈。

  • 鄭偉強先後在電影、電視及舞台設計走過51年,他認為,在這當中,他憑的是一股持續性的興趣,以及不斷學習的精神。

  • 鄭偉強用其精彩豐富的人生歷練來激勵有興趣進軍製作及娛樂行列的本地生力軍。

早前,鄭偉強受大馬SCCA創辦人兼執行長拿督羅明春之誠邀而現身吉隆坡,通過“美術與劇種講座會”分享如何能配合美術及劇種,展現美感十足,引人入勝的電視及節目製作。

鄭偉強在分享會上侃侃而談,從初期入行,到如何開始進軍香港的演唱會製作,在中港台電台裡不斷學習增值,到回流香港無線電視台,參與了之前剛播完的《城寨英雄》和《律政強人》中的點點滴滴。

在製作及娛樂圈先後行走了51年的鄭偉強說,他當初是從繪畫電影院宣傳壁報開始入行。

“記得那是1965年,那是一個沒有電腦的年代,所有電影院都需要找人繪畫這種壁報。”

後來,當他在香港理工大學(前身為“香港工業學院”)修讀廣告設計時,其老師成了無線電視的首任美術總監後,他也隨之於1972年加入無線電視,為拍攝片場的背景圖進行繪畫。

“當時電視是個新興行業,前景看俏。”以此為正職之外,他亦以“亞井”這個藝名在外承接演唱會舞台設計的工作個案。這為他漫長而有成的電視製作兼演唱會舞台設計的康莊大道作了一個很好的鋪陳。

此外,像他這樣一個歷盡也看盡風霜的人並不疏於學習,他披露,平日一有空閒時間,他都會待在家裡,不是發呆而是思考,思考如何作出更精彩的內容。

“有人認為電視業是個沒落的行業,但其實我們不應該以電視的角度看世界,更正確的說法是‘做內容’,這個內容可以用不同的科技與形式來收看。”
他認為,不管眼球還是耳朵,都需要觀看和聆聽內容。

“所以,像我們這種年紀的人,哪怕再多的歷練,也要花時間去瞭解屬於年輕人的網絡世界,以及觀察他們收看內容的形式,並作出改變。”

儘管他的人生經歷都比別人豐厚,但從不停止接受新事物,現年67歲的他說:“若不想退休,我們就要用個人的經驗去接受新的經驗,才能在行業中站穩腳步。”

他也心有感觸地說,持續性的興趣是促使他依然活躍於娛樂圈的最重要原因。

以劇本為先才能吸引觀眾

縱橫娛樂圈數十載的鄭偉強認為,一個吸引觀眾眼球的電視劇是以劇本為先,接着下來的一切皆是為服務劇本而做,這包括服裝、造型、佈景、燈光,以及藝人。

“當然,在劇本之前,我們最重要是掌握故事大綱,那是因為每個年代的時空背景不同,所以,對劇本的背景起碼要有基本認識才不至於拍出有不符合相關年代的元素。”

一般上,整個團隊會針對劇中的角色與背景進行討論,包括劇中的屋子、公司類型及人物造型。他說,在片場裡,導演是總負責人,但作為美術/設計人員,還得跟燈光師、攝影師進行協調,因為不是每一場戲的構思,他們都能配合得到。

在具備這些條件後,他們便開始投入到拍攝現場的繪圖與道具的採購程序。“當中,時裝戲和古裝戲有別,時裝戲的道具大多可以買現成的,古裝戲則相當考究與費神。”

在製作古裝戲時,除了要避免把不同年代的道具誤置其中,“當一部戲是以秦朝或漢朝為背景的,大家都知道這個年代的色彩並不豐富絢爛,為了讓電視畫面更為豐富、觀眾看得更開心,美術人員可以把色彩進行適度的美化及加強,因為人總是會自然地被漂亮的事物所吸引。”

曾任多位西方巨星舞台設計

除了擔任資深製作資源部助理總監,鄭偉強也是香港的頂尖演唱會的舞台設計師,曾分別為許多著名歌手明星在香港紅磡體育館及伊利沙伯體育館進行舞台設計工作。

與他合作過的國際歌手包括比吉斯合唱團(Bee Gees)、桃莉芭頓(Dolly Parton)、艾力克萊普頓(Eric Clapton)、奇里夫李察(Cliff Richard)、麥克傑遜(Michael Jackson)、史提夫汪達(Stevie Wonder),以及魔術大師大衛考柏菲(David Copperfield)等。

曾邀他設計舞台的亞洲著名歌手則包括已故的鄧麗君、張國榮、陳百強、梅艷芳,以及長青歌手許冠傑、徐小鳳、譚詠麟、林子祥、張學友、黎明、林憶蓮、甄妮等。

在這些成就當中,他直言,他最難忘懷的是譚詠麟及已故梅艷芳的演唱會。

“當年,譚詠麟是第一個在紅墈體育館使用四面台的歌手,在當時來說,這是一個轟動全港的創舉,而我跟我的團隊成功突破了這項新挑戰。”

至於同樣在紅館舉行的“百變梅艷芳”演唱會,他披露,最大挑戰是舞台機關陷阱多。“哪怕是嘉賓歌星也有掉入機關內的經歷,倒是梅艷芳在廿多場下來卻絲毫無損。”

在旁有人接着說:“那是因為梅艷芳熟悉這些機關”,他馬上回說:“不是,她太聰明了!”

“作為一個舞台設計師,我們所有的設計都必須得到歌手的全然接受才可以執行任務,否則他/她們會產生恐懼感,這些機關包括把舞台升高或是歌手被吊起來,而這都可能導致歌手無法開唱。”

他感到欣慰的是,他的創意構思得到了梅艷芳的支持才能落實,使得他一次又一次跨越新境界,創造出舞台的新火花。

需設法擄獲觀眾心

在一部電視劇裡,鄭偉強不只是扮演室內與服裝設計師角色,還要是心理醫師,懂得在理想與現實之間設想如何去擄獲觀眾的心。

“每個人都有理想,但做電視劇還得配合製作和預算。當預算不足時,想怎麼做都不行。”

在以賺錢為導向的娛樂事業裡,“我們要學會妥協。但妥協不意味着將失去用武之地,反之,我們要去掌握以假亂真的技巧,讓觀眾無法分辨真假。在這種環境之下,其實是在訓練一個人的適應能力,同時激發個人的創新頭腦。”

一直以來,他把團隊製作的及格底線設在60分,“若是達不到60分的目標,你可以向公司或製作人反映為何你不願意做,因為一旦劇集出街後遭觀眾撻伐,屆時,再多的解釋都無濟於事了。既然如此,何不老早定下一個目標呢?我寧可不做,但不能做不好。”

他說,在製作一部電視劇的過程中,只要預算、人手、時間與地方這4個元素俱足的話,就可以成事了。“或許錢不夠,但時間和人手要足夠,這4個元素必須要起着互補作用。”

最難忘梅艷芳躺着出場

這麼多年以來,令鄭偉強最有滿足感的一場演唱會發生在台灣,當時跟他的合作歌手是梅艷芳。

“那一次,演唱會舉辦地點是在中華體育館(此乃台灣早期的大型體育館之一),由於場地平坦加上外界反應熱烈,以致觀眾席與舞台的距離相當靠近。”

他說,當梅艷芳要求把舞台升高時,難度馬上出現。“一旦採用升降舞台,這會導致前幾排的觀眾或需伸長頸看,甚至看不到舞台。”

但是,為了符合藝人的要求兼且做到容納最多的觀眾,他必須在升降舞台下打造一個隧道,並在正中央做個機動位。

不過,這個位子的高度並不允許藝人站着等待出場。“梅艷芳必須睡在一張椅子上,我則負責把她從後台推到舞台正中央,隨後,她爬下來並在舞台下蹲着。”

他披露,梅艷芳當時就這樣等待全場滅燈、音樂響起,跟着燈光再亮起來時,她則緩慢地把身體站到直為止,之後才動用升降舞台,整個過程看起來就像自動舞台把她一直升了起來。

“她的配合度可說是天衣無縫,其精準動作甚至讓觀眾誤以為舞台下有一定的深度。”多年以後,他回憶起這場合作時依然感動莫名。

“不管是上台前還是下台後,她都必須爬行而不能站着走動,她的頭部分分鐘會與裡頭的鐵架碰撞,這不但要有心理準備且分秒必爭,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合作!

“我連彎着腰推她進進出出都感到辛苦,更何況是她呢?話說,歲月催人老,我現在這把年紀也做不到這個動作了。”語畢,現場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只是,梅艷芳也不在了,經典不能重來!

參與《城寨英雄》幕後工作

1989年,鄭偉強離開無線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但4週後,他即回流香港設立個人的舞台設計公司,但隨後因着富商林建岳收購亞視再買下他的公司,於是,他開始長達十年時間效力於亞視,期間,他掌管藝員、美術、形象三大部門。

2000年亞視易手,他奔走他鄉,前往台灣加入東風?視,2003年到上海拍劇,適逢發生沙士事件,無功而返。2004年,他重回台灣,加入中天,掌管娛樂台及綜合台,隨後到東森當總經理,並成為寶島綜藝節目的大哥大,其中,他參與製作過的節目,包括我們熟悉的《康熙來了》。

自4年前從台灣再度返港後,他再續前緣效力於無線,對於倦鳥得以知歸,他抱持感恩的心情,“都這把年紀了,人家還用我,是應該感恩的呀!”他又說道:“這個地球上難道沒有人比我厲害、比我便宜嗎?一定有。但為何我坐到了這個位置,全因緣份。”

參與了之前剛播完的《城寨英雄》連續劇的幕後工作的鄭偉強披露,他常對下屬說,他們或許都比他具有更高的學歷、更多的衝勁、更好的能力,凡一切條件都在他之上,但他之所以能坐上領導的位子,除了運氣,還有就是他受過的傷比他們重,也比他們多。

“這個行業不是靠讀書讀出來的,它必須要有相當的歷練。”目前,統領一群超過六十人設計團隊的他說,他必須依靠個人的知識來讓下屬折服。

“屬於我們這一代的人通常周身皆是刀,未必張張利,但至少有幾張利才能生存下來。”

儘管時代不同了,但他依然勸勉時下年輕人要不怕吃虧、不計較、勇於接受挑戰,以及以開明的態度不斷學習。( 光明日報)